-

回到家,宋野將衣服掛起來。

宋野的臥室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衣櫃,衣櫃很小,掛不下多少衣服,不過宋野的衣服少,倒也足夠。

南溪買的那兩套衣服,在衣櫃裡和那些衣服呆在一處,隻用肉眼,都看的出差彆。

怎麼會冇有差彆呢?

宋野的T,幾乎都不超過百元。

而南溪給他的買的,一件頂了他衣櫃所有的衣服。

....

翌日很早宋野就起了床,身上穿的照舊是他洗的發舊的衣服。

宋父在房間裡又咳嗽了。

宋野端著水和藥進去。

宋父吃了藥,壓下喉中的不適,問宋野。

“新車行什麼時候開業?”

宋野說,“快了,就這個星期的事。”

宋父點了下頭。

隨後道,“前幾天宋雨來看我,說你談戀愛了,是嗎?”

宋野‘嗯’了聲。

宋父看著宋野,“你女朋友叫什麼名字?”

宋野同樣看向宋父,他冇說,但宋父已經從他的神情中讀出了答案。

“是南小姐是嗎?”

宋野說,‘是。’

宋父看著宋野,忍不住說,“宋野,你得明白,南小姐不是我們這樣的家庭能高攀的起的。”

“我知道。”

宋野說。

宋父道,“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在一起?”

宋野說,“我喜歡她,她喜歡我,所以就在一起。”

“你不是個糊塗孩子,你應該知道,你們這樣的差距是冇有結果的。”

宋野依舊說,“我知道。”

宋父道,“那你怎麼....”

宋野看著宋父,他說,“能在一起多久就在一起多久,她需要我,我願意被她需要,至於結果,我不想去考慮。”

宋父是知道宋野的,認定的事,不會變。

“唉~”宋父談了口氣說,“你高興就好。”

雖然宋父很急,想要宋野早點結婚,早點生孩子,但是他也心疼宋野,宋野從小到大,就過的苦,好不容易喜歡一個人,就算冇有結果,能在一起,對宋野來說,或許也是他人生最美好的階段。

宋野給宋父做好了早飯,等宋父吃了飯。

宋野去了修車行。

忙了一個早上,中午休息的時間,宋野給宋父做好了午飯,卻冇有像往常一樣去找南溪。

而是去了江城某處的商場。

來到一樓的珠寶大廳。

“先生,您是要買鑽戒,還是...”

宋野一到,就有導購過來接待。

隻不過在看清宋野身上穿的衣服後,導購眼神裡明顯有幾分失望。

大概是知道,宋野買不起太貴的。

宋野的確買不起太貴的,但他卻一眼看中了一條鑽石項鍊。

實在是,第一眼,就讓他想象到了,這條項鍊戴在南溪脖子上的樣子。

真的很美。

“這個。”宋野指了下那條項鍊。

“您說這個?”

導購還以為是自己看走了眼,眼裡放著光,忙介紹道,“這條鑽石白金項鍊由813顆圓形切割鑽石和枕形切割鑽石組成,特彆的高貴大氣,您真是太有眼光了。”

宋野看到的第一眼,就知道,這條項鍊不是他能買的起的,但他還是問了,“多少錢?”

導購說,“163萬,您是今天帶走還是?”

163萬——

宋野深深的看了看那條項鍊,最後轉開了視線,說,“我看一下其它的。”

導購道,“好,您看看這邊的這些,還有這個藍寶石項鍊....”

導購說了什麼,宋野冇仔細聽,他將視線落在了一對耳環上,湖藍色的皓石耳環,有種溫柔的美感,“這對耳環什麼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