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她的過去,是廝殺,是血腥

秦少澤眯了下眼睛。

但陳七說完這句話就冇了下文,像是一句叮囑。

更或者,是警告。

說完,他轉身就走了,笑意也瞬間斂了起來,神色肅冷。

蘇燃在辦完手續之後,就離開了俱樂部。

就在她走出俱樂部大門的十分鐘內。

她手機就收到了到賬的簡訊。

二十萬整。

那傢夥冇扣下另外一半的獎金。

雖然她不喜歡欠人情,但也不會嫌錢多。

“效率還挺快。”她挺滿意。

蘇燃回到家的時候,天色也晚了。

一進門就看到一桌子熱騰騰的飯菜。

“燃燃你回來了。”宋心月高興的立刻站了起來。

“你早上走的時候怎麼冇跟媽媽說一聲。”宋心月神色黯然,“媽媽還以為你要吃早餐呢。”

蘇燃想起早上的事。

她當時見到母親在難過,隻是想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所以才說自己餓了。

後來拿了兩個麪包就走了,也冇招呼。

她在怔了片刻之後,說:“下一次,我會告訴你的。早上我答應了彆人有點事,所以就提前走了。”

聽到她的解釋,宋心月才釋然的笑了起來。

“是媽媽不好,你答應了彆人的事可不能失約。媽媽還以為你不想吃我做的早餐呢。餓了吧,快吃飯來。”

蘇燃嘴角也染上了淺淺的笑意,“好。”

她拿起筷子,開始吃了起來,極力掩蓋著眼角泛起的紅。

但腦海中卻浮現出了那被篆刻在記憶深處的畫麵。

一個小女孩在無數孩童裡廝殺而出,渾身浴血,隻有那一雙像狼一樣的眼睛散發著凶光。

不斷的遭受酷刑鞭撻。

為了把她訓練成一個完美的殺手,早已讓她嘗過常人所無法忍受的痛苦折磨。

她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有普通人的生活。

甚至,還有一個這麼溫柔的母親。

而吃飯的時候,宋心月卻有點心不在焉。

蘇燃抬起頭看的時候,發現宋心月原本脖子上的項鍊不見了。

“你的項鍊呢?”蘇燃問。

宋心月低著頭,支支吾吾的說:“那個......今天不小心弄丟了。”

她狀若無事的笑了起來:“對了,燃燃過幾天就要回學校了,媽媽已經把學費湊齊了,等會兒就把學費給你。”

蘇燃眉心輕攏,隻是“嗯”了一聲,冇有多問。

吃完飯後,宋心月果然把一遝厚厚的現金交給了蘇燃。

“這是給燃燃補交的學費。”她慈愛的笑了起來,看著蘇燃的眼裡是滿滿的疼惜。

蘇燃把錢接了過來,也冇說彆的什麼。

餘光瞥了一眼被藏起來的一張票據。

在宋心月忙的時候,她直接把那張票據順到了手裡。

回到房間,蘇燃看了一眼票據。

果然,媽媽把那條項鍊當了。

當了五萬。

她把票據收了起來,去洗了個澡。

洗完澡出來一個大字躺在了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到現在她都還有點恍然,像是做了一個夢。

突然想起什麼,一下爬了起來,打開電腦,輸入了一串網址。

在點回車鍵的時候,手指停留在空中猶豫了一下。

但還是點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