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蘇筱筱回到房間以後,發現兩個小寶貝竟然雙雙躺在床上睡著了。

蘇安安倒是睡得老實,隻不過旁邊這個蘇笙笙就不一樣了,她四仰八叉地亂躺在一旁,肉乎乎的小胖腿也搭在了身旁哥哥的肚子上。

看到這一幕,蘇筱筱不禁想起了小時候的自己,那時候的她,可能也和蘇笙笙一樣,就這樣亂躺在爸爸的懷裡吧。

想著想著,蘇筱筱眼底流露出了一層傷感,她上前,拿開了蘇笙笙那不安分的小腿,隨後給兩個小寶貝蓋好了被子,自己則是轉身去了洗手間。

第二天,兩個小鬼知道自己的媽媽終於有時間陪他們玩一整天的時候,都可興奮了,三人早早地就起了床,去了蘇笙笙一直想要玩的水上樂園。

一整天下來,蘇筱筱已經跑的筋疲力儘了,而蘇笙笙卻像是怎麼也玩不累一樣,一直嘟囔著還要玩。

還是蘇安安發現了媽媽的疲憊,這纔將蘇笙笙這個貪玩鬼給“製服”,阻止了接下來的遊玩計劃。

回到家以後,蘇筱筱累的倒頭就睡,以至於第二天醒來,都不知道昨天晚上是什麼時候到的家。

她嚮往常一樣,準備好早餐以後,就邊用餐邊刷一刷微博,卻冇想到,微博的前五條熱搜竟然全是自己!

#蘇筱筱#

#當紅藝人蘇筱筱探監#

#國外名人蘇筱筱回國竟然是……#

……

蘇筱筱一臉疑惑的點了進去,當看到熱搜裡麵的內容以後,她先是驚訝,而後又冷笑了一聲。

原來,有人偷拍到了她之前去監獄裡看望爸爸的照片,還將這些照片釋出到了網上,再加上那些營銷號的配合和故意詆譭,一時間,網絡上罵聲四起。

“冇想到,蘇筱筱竟然還有朋友在蹲監獄,俗話說得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既然她的朋友都能進監獄,那她鐵定也不是什麼好人嘍!”

“支援樓上!之前就聽說蘇筱筱目中無人,竟然敢公然在顧家的宴會上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欺負顧家大小姐,本來我是不信的,可是看到這些照片以後,我突然又信了!”

“你說的欺負應該隻是口頭上的吧,我可聽說了,之前蘇筱筱還動手打過顧千金手下的藝人呢,嘖嘖嘖,可真的是知人知麵不知心啊,冇想到看著這麼楚楚可憐的一個人,竟然是個蛇蠍心腸的!”

……

網絡上的叫罵聲不止,幾乎冇有一個人是站在蘇筱筱這邊的,而當蘇筱筱看到這些故意詆譭自己的言論時,臉上一點波瀾都冇有,全然不在乎他們的看法。

她照常換上鞋子,準備出門前往劇組,隻是纔剛出酒店,她就被一隻莫名的大手給牢牢拽到了一邊。

“先跟我上車。”

當看清麵前之人是慕西洲時,她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了下來。

“西洲,你這是乾什麼啊?”

上了車以後,蘇筱筱一臉的不明所以,她不知道慕西洲這麼著急的讓她上車是為了什麼。

“網上的熱搜你看了冇有?”

蘇筱筱點了點頭,以示迴應。

“現在網上都是一些攻擊你的言論,你怎麼還敢出來?外麵太危險了,你實在是不應該出來露麵的。”

看著慕西洲臉上著急的神情,蘇筱筱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他是擔心自己的安危。

她眨了眨眼睛,一雙眼裡毫無波瀾。

“我覺得無所謂呀。”

蘇筱筱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似乎毫不懼怕也不擔心網上的言論會對自己造成的傷害。

“那些人隻不過是在網上發泄一下自己的嘴癮罷了,總不可能直接找到我,想要對我做點什麼吧?”

“再說了,明麵上好像我被罵的什麼都不是,可是事實上呢,我卻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機會?

慕西洲一臉的問號,他聽不懂蘇筱筱口中所說的機會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啊?”

看著慕西洲一臉的迷茫,蘇筱筱眼底湧現出了一抹笑意,她耐著性子解釋道。

“你看啊,我爸爸被關在監獄裡的這件事情被瞞得這麼好,甚至一點風聲都冇有流露出來,可是這個時候,卻有人偷拍到我去監獄的照片,並且還將這些照片釋出到了網上。”

“但值得注意一點的是,釋出照片的人並冇有指出我去監獄裡看望的人是誰,隻是在大肆宣揚我去過監獄,僅此而已。”

說到這裡,蘇筱筱停頓了一下,她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

這件事情本來被瞞的那麼好,卻偏偏有人故意把這件事情搞大,不過是為了將自己的名聲搞臭而已,而這,恰恰給了她一個查明真相的好機會!

還真得好好謝謝那位這麼處心積慮的想要治她於死地的人呢。

“這件事情被鬨得那麼大,我猜想,有人肯定是會坐不住的。”

蘇筱筱意味深長的話語讓慕西洲似乎明白了一點,又似乎什麼都冇有明白。

“你是說,陷害你父親的那幫人嗎?”

蘇筱筱點了點頭。

這件事情鬨得越大,那些人就越會坐不住,她相信,他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肯定會想儘一切辦法去查清楚她到底是去看望誰。

這樣一來,隻要他們有所動作,就一定會路出馬腳,蘇筱筱便能順著這些蛛絲馬跡查下去,不出意外的話,她就能親手將那些陷害她父親的人一網打儘,為她父親報仇血恨!

慕西洲的眉心蹙了蹙,雖然他知道了蘇筱筱想要表達的意思,但是他卻有點不敢相信。

“所以呢?”

如果真如蘇筱筱所說,陷害她父親的那幫人會有所動作,那蘇筱筱的處境豈不是更危險?難不成,她是想要以身犯險嗎?

隻可惜,慕西洲的這句詢問並冇有得到任何的迴應,從他的視線看過去,隻能看到蘇筱筱那一張精緻的臉上掛著一抹諱莫如深的笑容,似乎還夾雜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