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過來露個臉,冇想到得獎了。

這算是意外之喜了?

蘇筱筱站起身的同時,餘光瞄到身後那女人一瞬間因為嫉妒而扭曲的表情,她笑笑。

在眾人的目光下緩步走上台,蘇筱筱勾著淺淡得體的微笑接過剔透晶瑩的水晶獎座,獎座上還有五個燙金小字。

百花新人獎。

“今天完全冇有想到我會獲得這個獎,太謝謝你們對我的演技的肯定,同時也謝謝元老,在他主導的一部新劇有幸得到過他的指導與栽培,如果冇有他,也冇有今天的我。謝謝各位。”

蘇筱筱在短短幾秒內立即想好得獎感言,說話緩慢優雅。

說完,蘇筱筱正準備下去時,卻看見程朗懷裡捧著一大束鮮豔的玫瑰花緩步走上台。

蘇筱筱唇邊的笑略略僵硬,隻見程朗遞著玫瑰花,清俊的臉勾著一絲笑意。

以及隱晦的曖昧。

“恭喜你,筱筱,我就說你肯定得獎了。”

玫瑰花,打造愛情的浪漫信物。

程朗冇有說過多多餘的話,但他的花,瀰漫著讓人一眼就明瞭的曖昧。

“哇嗚,那麼漂亮的玫瑰花,蘇筱筱小姐有福了啊。”主持人還在一旁起鬨著,連著會場所有人都在笑著起鬨。

程朗車沉默注視著她。

明亮的眸裡,期待,緊張互相交融。

晚會所有人都在看著,蘇筱筱也不好拂了他意,想到他以前幫助過她的種種,糾結之下輕歎著接過玫瑰花。

“謝謝你。”

算了,隻是一束花而已。

抱著花下了台之後,晚會很快就結束了,程朗帶著蘇筱筱從晚會後門離開,纔剛走到門口,就看見不遠處站著兩個小奶團,驚訝睜大眼旋即蹙眉:“安安,笙笙,你們怎麼在這?”

果然不聽她的話偷偷跑出來。

蘇安安兄妹倆一人捧著一束花衝過去,雙眼亮晶晶的,“恭喜媽媽獲獎了!”

“是我悄悄帶他們來的。”程朗朝蘇安安眨眨眼,笑道,“他們也想給你一個驚喜。”

蘇安安趕緊點點頭:“對,就是程叔叔帶我們來的,我拒絕都拒絕不了!”

見這一大一小一唱一和的,蘇筱筱無奈搖搖頭,笑道:“算了,下不為例。”

見蘇筱筱不生氣了,蘇安安才緩緩鬆口氣,蘇笙笙小手扯扯蘇筱筱,奶聲道:“媽媽,我肚子有點餓。”

程朗藉機道:“晚會快要結束了,結束之後我們去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今天你得獎我也開心,今晚我請客。”

冇等蘇筱筱拒絕,兩個小奶團可不客氣了,“好!謝謝程叔叔!”

哼,有免費的食物不吃是傻瓜!

蘇筱筱忍不住一手各掐了掐奶團們的小臉蛋,“真是貪吃鬼!”

“走吧,我的車就在前麵不遠,走幾步就到。”

“程朗哥哥!”

一記嬌滴滴的嗓音與程朗的聲音重疊在一起,一陣帶著刺鼻香水味的風颳過,蘇筱筱再定睛一看,程朗胳膊就被一個女人纏綿摟著。

還是之前坐她身後的女人。

那女人不懷好意瞪了蘇筱筱一眼。

程朗一看這女人,頭都要大了,生怕蘇筱筱誤會他立即抽出胳膊,道:“桃兒,你怎麼在這?”

陳桃兒努了努嘴,道:“當然是看見你在這我就趕過來了啊。”

說著,她帶著明顯的敵意上下打量蘇筱筱一眼,走過去又摟著程朗的胳膊:“程朗哥哥,你怎麼跟這個女人一起?她是誰?”

程朗忙著抽胳膊:“她是我朋友。”

“朋友?”

陳桃兒陰裡怪氣笑了聲:“好到送玫瑰花?”

得,鐵定誤會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蘇筱筱暗暗翻了翻白眼,冷淡道:“確實隻是朋友,程朗,這位小姐是誤會我們之間的關係了,你解釋一下吧,飯的話改日再吃,我先走了。”

說完,直接帶著蘇安安兩人轉身抬腳就走。

“筱筱!”程朗著急喊了聲,見蘇筱筱漸行漸遠的背影,著急之下語氣不由變重了,“桃兒,放手!”

陳桃兒被程朗吼了聲瞬間愣住了。

她立即委屈尖叫喊道:“程朗哥哥!你知不知道那個百花新人獎本來就是應該屬於我的!那種不知半路哪裡冒出來的野女人直接搶走了我的獎項!你都不安慰我一下你就要趕我走!”

“不是,桃兒……”

“哪個野女人肯定爬上了元老的床纔會得到這樣的獎!程朗哥哥你的眼光真差!”

程朗還想哄一下陳桃兒,見她不顧一切胡言亂語隨便汙衊蘇筱筱,他眉眼略略陰沉,說話間夾著一絲怒意:“你在胡說什麼?趕緊向人道歉!”

“我道什麼歉?這本來就是事實!”

陳桃兒梗著脖子,硬是吵到底!

“事實?是嗎?”

本該走遠了的蘇筱筱又回來了,姣好的臉上勾著淺笑,她慢條斯理地打量陳桃兒一眼,淡淡道:“有什麼證據來證明,你說的就是事實嗎?”

程朗連忙打和道:“筱筱……”

蘇筱筱淡淡睨了他一眼,眼尾細長勾人,冷靜魄力震懾:“程朗,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

見蘇筱筱真的生氣了,程朗默默閉上嘴。

陳桃兒一時語塞,吱吱嗚嗚半天,最後才憋出一句:“你纔是幾個月的新人而已,憑什麼會得到那個獎項,那肯定是憑你過人的床技!”

“是嗎?”

蘇筱筱點點頭,“確實,我才進去幾個月而已,你呢,你當明星當了兩三年了。”

蘇筱筱多多少少知道陳桃兒,冇什麼演技,花邊新聞倒是不少,出道了兩三年了,連個獎項都冇有。

平時也隻會在綜藝節目裡擦邊露肉來維持她的人氣。

“出道都那麼久了,連一個獎都冇有得到過,但凡演過的劇在花瓣裡的評分最高也就2.3分。”

蘇筱筱頗為遺憾看著她搖搖頭,“我敬你是我前輩,我也看過你演過的劇,本想著作為參考學習下,冇想到什麼都冇學到。”

“如果說瞪眼擠嘴是你的演技的話。”蘇筱筱歪歪頭,笑著勸到,“那麼就勸你,早點退出娛樂圈,這個圈子真的不適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