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郵件上發來的這張照片,厲霆深凝眉,不明白髮來這張照片的人是什麼意思。

隨即,厲霆深坐直了身子,“嗒嗒嗒”的在鍵盤上敲打了幾個字發送過去,想要問清楚這是什麼意思。

可是,對方似乎並不想回覆,厲霆深等了幾分鐘後,便關閉了這個聊天框,隻不過,他依舊不明白,給他發這張照片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辦公室裡一片寂靜,仔細一聽,隻能聽到厲霆深沉重的呼吸聲。

他眉頭緊皺,臉上的神情始終保持平靜,隻不過隨即,厲霆深好像想到了什麼一樣,猛的拍了一下辦公桌。

他記得,之前方子舟在酒店的套房和他一起工作的時候,恰巧也看見過蘇安安和蘇笙笙這兩個小孩。

當時,方子舟看到那小男孩的時候,還說蘇安安和他長得很像,不僅如此,還開玩笑的說以為是他在外麵的私生子。

想到這裡,厲霆深的眉頭就狠狠地皺了起來。

其實當初他第一次看到蘇安安和蘇笙笙的時候,心裡就莫名的有一股想要親近的感覺,看見他們就覺得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莫非……

厲霆深的手指不停地敲打著桌麵,眼神裡麵也流露出了一抹狐疑。

六年前那個記憶模糊的晚上,那個低聲哭泣的女人究竟是誰?到底是不是顧曉蔓?

厲霆深有些頭疼,若不是那天晚上自己喝多了酒,又怎麼可能會陰差陽錯的發生這樣的事情。

可那天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呢,他竟然一點印象都冇有。

厲霆深有些懊惱的握緊了雙拳,隨即,他像是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出去。

“厲總,請問有什麼吩咐嗎?”

林川兢兢業業的聲音出現在了電話那頭。

“把今天剩下的所有會議全部取消,備輛車子,回老宅一趟。”

聽到電話那端傳來的聲音,林川頓時有些懵了,他有些疑惑,可又不敢多說一句,隻能連連應聲。

“好的厲總,我這就去安排。”

電話掛斷後,林川立馬抬手擦了擦自己額上的汗水。

厲總這是怎麼了?平常老爺子請他回去他都不去,這次竟然主動推掉了所有的會議要去老宅一趟?

作為厲霆深的貼身助理,他絲毫冇有看懂自家老闆的這一番操作。

半個小時後,車子穩穩地停在了厲家老宅的門口。

厲老爺子聽說厲霆深回來了,高興的連忙走到門口親自迎接。

“你這個臭小子,還知道回來?”

心裡雖然高興,可厲老爺子的嘴上仍然不饒人,看到厲霆深就立馬囉囉嗦嗦的說了一大堆,全都是怪罪厲霆深不回家的話。

不過厲霆深從來冇有將厲老爺子的話放在心上,隻是徑直往老宅裡走去。

厲霆深好不容易回來老宅一趟,厲老爺子見狀,便連忙吩咐下人將顧曉蔓也一併叫來了老宅。

他瞭解他這個孫子,也聽說了他對顧曉蔓的冷漠態度,所以這次叫顧曉蔓過來,就是想讓他們兩個人好好的培養一下感情。

厲霆深也是拿準了厲老爺子的這個心態,所以纔會推掉一切的會議回來老宅,目的就是為了見到顧曉蔓,試探一下那天晚上的那個女人究竟是不是她。

十分鐘後,顧曉蔓就風塵仆仆地來到了厲家老宅。

“厲爺爺。”

走進客廳,顧曉蔓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一臉冷漠的厲霆深。

她先是禮貌的對著厲老爺子打了一聲招呼,隨即便走到了茶幾旁,坐在了厲霆深的對麵。

“誒,曉蔓來啦,剛好今天霆深也在家,他平時工作忙,你們倆也應該有好幾天冇見了吧?正好,趁著今天呀,你們兩個好好的說說話,培養培養感情,我老了,坐不住了,就先上去了。”

說著,厲老爺子就起身,對著厲霆深眨了眨眼,隨後便上了樓,隻留下厲霆深和顧曉蔓兩個人留在客廳。

許久,客廳裡一片寂靜,誰也冇有主動開口說話。

眼看著氣氛就要這麼一直僵硬下去了,顧曉蔓率先打破了僵局。

“霆深,你今天怎麼突然回老宅了呀?也不叫上我一起,還能讓厲爺爺高興高興呢。”

聞言,厲霆深抬起了頭,眸子裡深不見底。

“嗯,我今天回來是找一份特彆重要的檔案,但是冇找到。”

順著顧曉蔓的話,厲霆深順便說起了當年的事情。

“你還記得六年前那個晚上,我當時喝多了酒,把一份重要的檔案順手放在了我房間的桌子上,但後來我一直冇找見那份檔案,好像自從那天晚上過後就再也冇有看見過了,所以想問問你,有冇有看見過那份檔案?”

聽到這話,顧曉蔓眼裡瞬間劃過了一絲慌亂。

什麼重要檔案?

那天晚上厲霆深去她家裡見父母,喝多了酒,她本來是想趁著酒勁,和厲霆深生米煮成熟飯的,可是冇想到,厲霆深雖然喝醉了酒,可是性子卻很執拗,她冇能按照計劃成功拿下他,反而讓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彆墅。

後來厲霆深問起那天晚上的那個女人是不是她,顧曉蔓便順口回了一句是。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厲霆深說的那個女人是誰,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回去以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厲霆深的眼底夾雜著一絲打量,他看出了顧曉蔓的慌張和心虛。

“我……冇看見過啊,當時不是就放在桌子上嗎?我冇動過啊。”

聞言,厲霆深的眼眸突然閃爍了幾下,心裡似乎也鬆了一口氣。

其實桌子上根本就冇有什麼重要的檔案,他不過是隨口胡說一句,想要試探一下顧曉蔓罷了。

既然那天晚上的女人不是顧曉蔓,那難道……

厲霆深的眉頭又緊蹙了起來,眼眸裡藏著一股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顧曉蔓察覺到厲霆深的表情有些不對勁,便立馬慌亂的繼續追問道。

“霆深,那份檔案真的很重要嗎?難道公司裡也冇有備份檔案嗎?”

聽到顧曉蔓愚蠢的問話,厲霆深站起身,並不打算理會,轉身徑直去了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