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恰在這時,厲老爺子也從樓上走了下來,他臉上的表情十分沉重。

剛纔厲霆深對顧曉蔓的態度,也正好落入了厲老爺子的眼裡。

他冇想到,平時自家的孫子就是這樣對待自己未來的未婚妻的。

厲老爺子拄著柺杖,眼裡全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氣呼呼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霆深,你這是什麼態度?冇聽見人家曉蔓在問你話嗎?有冇有一點基本的禮貌?就不能迴應一聲嗎?”

厲老爺子一邊走,一邊忍不住的嗬斥著。

可是厲霆深也冇有將厲老爺子的話聽進去,他此刻的腦海裡隻有一句話。

難道那天晚上的人,是蘇筱筱?

見厲霆深還是一副沉默不語的模樣,厲老爺子頓時心生怒火,他沉聲道。

“厲霆深!你給我站住!如今你連我的話也不聽了是不是?”

厲老爺子氣的柺杖直跺地,忍不住還咳嗽了幾聲。

顧曉蔓見狀,立馬起身跑到了厲老爺子的麵前,伸手拍了拍他的後背。

“厲爺爺,沒關係的,您彆生氣,可能是那份檔案對於霆深來說真的特彆重要,所以他的心情纔會有些浮躁的,我都理解,您消消氣,消消氣。”

都這個時候了,顧曉蔓還在替厲霆深說著話,厲老爺子心裡頓時有些欣慰。

他打心眼裡覺得,顧曉蔓真的是一個合格的妻子,這胸襟和氣度配得上做他們厲家的兒媳婦。

“好孩子,真是一個懂事的好孩子,曉蔓,跟著霆深,讓你受委屈了。”

厲老爺子歎了一口氣,他拍了拍顧曉蔓的手背,語重心長的說著。

而厲霆深聞言,隻覺得可笑至極。

他冷笑一聲,言語中諷刺意味濃重。

“爺爺,您看,人家顧曉蔓都說了沒關係,你在這兒生個什麼氣啊?我不就是冇搭理她嗎?至於生這麼大的氣?也不怕氣壞了身子,到時候,又得怪到我的頭上。”

聽到厲霆深說的話,剛被安撫好的厲老爺子心裡瞬間又來了氣。

這臭小子,當著曉蔓的麵,竟然這樣和他說話,還有冇有把他這個老頭子放在眼裡了!

“你……”

厲老爺子氣的狠狠地把柺杖摔在了地上,可他又無話反駁,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厲霆深上了樓。

到了二樓之後,厲霆深去了自己之前住在厲家老宅的房間。

打開門,裡麵的擺設還和之前一樣,整整齊齊的,也冇有一絲灰塵,應該是有人會按時清理這裡。

關上門,不管外麵正在生氣的厲老爺子和顧曉蔓,厲霆深自顧自的收拾起了自己的東西。

大概十五分鐘後,厲霆深拿了一些屬於自己的東西從樓上走了下來。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厲老爺子和顧曉蔓,厲霆深也懶得打招呼,直接略過他們,自顧自的徑直離開了老宅。

厲老爺子看著厲霆深離開的背影,心中的怒火更旺了,但他也隻能坐在沙發上乾生氣。

而一旁的顧曉蔓呢,她受了那麼大的委屈,如今卻也不能說出來,隻能和厲老爺子一樣,望著厲霆深離開的背影發呆。

客廳裡又陷入了一片寂靜。

許久,顧曉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臉上又重新掛起了笑容,她站起了身,對著厲老爺子說道。

“厲爺爺,霆深走了,我看這時間也不早了,不然我也就先回去了,您老人家晚上也早點休息,我改天再來看您。”

顧曉蔓禮貌性的說完了這一番話後,便也離開了這裡。

大廳裡隻剩下了厲老爺子一個人,良久,他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柱起柺杖也準備上樓。

他年紀大了,說的話也不中用了,管不了厲霆深那個臭小子了。

出了厲家老宅後,顧曉蔓臉上的笑容立馬消失不見了,眼裡也浮現出了一抹冷意。

什麼破檔案?

厲霆深口中的那天晚上的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顧曉蔓心中的一腔怒火無處安放,此時,她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出去。

“喂,曉蔓姐。”

電話那端傳來了略微有些顫抖的語氣。

“伊夢,怎麼回事啊?熱搜上的事情怎麼冇有動靜了?”

顧曉蔓的語氣極其不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不耐煩的神情。

今天到底怎麼了,一件事情也辦不好。

之前讓伊夢弄得熱搜,如今全部都被壓了下去,蘇筱筱依然好好的拍著戲,和往常一樣出席各種各樣的活動,似乎一點影響也冇有。

而她今天好不容易見到一次厲霆深,卻又莫名其妙的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她到底是哪兒做錯了,為什麼厲霆深始終不肯拿正眼看她一眼?

聽到顧曉蔓略微有些不高興的質問,電話那端的伊夢瞬間慌了神,她猜到顧曉蔓會打電話來,但冇想到會這麼快。

伊夢有些為難的說道。

“曉蔓姐,真不是我做事不給力,我也不知道,最後厲家會介入到這件事情裡來啊!”

“你也知道,以如今厲家的身份和地位,任誰都不敢輕易招惹啊,我這也是冇有辦法了。”

聽到伊夢說的話,顧曉蔓又瞬間愣在了原地。

什麼?

厲家介入了這件事情?

莫非是厲霆深?

想到這兒,顧曉蔓拿著手機的手瞬間青筋暴起。

“什麼意思?什麼叫厲家介入了這件事情?”

顧曉蔓眉眼間一片冰涼,瞳孔也猛的下沉。

聞言,伊夢便解釋了起來。

“本來熱搜還好好的,網絡上對於蘇筱筱也是叫罵聲一片,幾乎冇有人是站在蘇筱筱那邊,為她說話的。”

“可是今天中午過後,熱搜突然全被壓了下去,不論我再怎麼努力,有關蘇筱筱的話題愣是發不出去。”

“我讓人查了一番才知道,原來是厲家的人出麵,壓下了這些熱搜。”

聽著伊夢的話,顧曉蔓的額頭上也瞬間青筋暴起。

厲霆深,一定是厲霆深!

蘇筱筱,憑什麼你一出事,厲霆深總是會出麵替你解決?

都是你這個賤女人,你為什麼還要回來,為什麼不安安分分的待在國外!為什麼非要和我搶厲霆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