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掛斷後,顧曉蔓隨即又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出去。

“喂,曉蔓姐。”

電話那頭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

顧曉蔓聞言,眉頭稍微舒展了一些。

“寶兒,我看你的行程安排,明天是不是要去參加一個慈善晚會?”

聽到顧曉蔓的問話,電話那頭的安寶兒點了點頭,隨機迴應道。

“對呀,是明天晚上的,怎麼了,曉蔓姐,是有什麼彆的安排嗎?”

安寶兒滿臉疑惑,不明白顧曉蔓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聽到安寶兒的回答,顧曉蔓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寶兒,明天那個慈善晚會,你務必要去參加,聽說那個蘇筱筱也會去,但我剛好明天有安排,去不了,我要你替我出口惡氣,一定要讓她好看!”

一聽到“蘇筱筱”三個字,電話那端的安寶兒臉色就大變。

自從碰到蘇筱筱這個賤人,她就冇有哪回是不吃虧的。

“曉蔓姐,這件事你就包在我身上吧,反正我也看蘇筱筱那個賤人不爽很久了,剛好趁著這次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整一整她,最好讓她這輩子都翻不了身!”

聽著安寶兒咬牙切齒的語氣,顧曉蔓的心情也莫名舒坦了不少。

其實事情交給安寶兒,她心裡也是最放心不過了,因為她知道,安寶兒和蘇筱筱之間結的仇也不少,她剛好可以借安寶兒的手,除掉蘇筱筱這個禍害。

顧曉蔓眼睛微眯,周身都是危險的氣息。

“好,這件事情交給你,我最放心,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到時候事情辦成了,少不了你的好處的。”

聽到這話,安寶兒的眼神突然一亮,既能好好的整治一番蘇筱筱那個賤人,又能從曉蔓姐這兒撈到好處,豈不是一箭雙鵰?

安寶兒嘴角微微勾起,眼裡閃過了一絲狡黠的光亮。

掛斷電話後,安寶兒便立馬縱身撲進了被窩裡,她現在已經在幻想著明天晚上看蘇筱筱的好戲了。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第二天,匆匆拍完下午的戲份後,蘇筱筱就火急火燎的回到家換上了一身淺藍色的晚禮服,準備參加今天晚上的慈善晚會。

“哇哦,媽媽,你穿這個裙子好漂亮啊。”

蘇笙笙眨著自己那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圍在蘇筱筱的麵前蹦蹦跳跳的,一雙胖乎乎的小肉手還不停地鼓著掌。

一旁的蘇安安見狀,立馬將她拽到了一邊,臉上還帶著一絲無奈。

“你彆鬨了,媽媽還趕著去參加慈善晚會呢。”

蘇笙笙聽著蘇安安說的話,扭過自己的小臉,不高興的“哼”了一聲。

“好啦好啦,你們彆鬨了,媽媽要走了哦,你們兩個乖乖的在家裡麵等著媽媽回來。”

蘇筱筱在兩個小鬼頭的麵頰上一人親了一口,這才轉身離去。

半個小時後,車子停在了宴會大廳的門口,從這裡望去,可以看到裡麵已經來了很多人了。

蘇筱筱提著自己的裙襬,向大廳裡麵走去。

而安寶兒早已經來到了慈善晚會的大廳,此刻,她已經看到了蘇筱筱匆匆而來的畫麵。

“呦,這不是蘇大明星嗎?好巧啊,竟然能夠在這裡碰到。”

安寶兒一臉不善的走到了蘇筱筱的麵前,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

麵對安寶兒突如其來的人身攻擊,蘇筱筱好像見怪不怪,立馬當場懟了回去。

“嗬,能在這裡碰到你,還真是晦氣。”

聽到這話,安寶兒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反而轉化成了滿臉的憤怒。

“蘇筱筱,有你這麼說話的嗎?你還能不能有點兒教養啊?”

看著麵前安寶兒臉色通紅的模樣,蘇筱筱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怎麼了?不就是說了一句大實話,安小姐,你至於這麼大反應嗎?該不會你晚上出來的時候,忘記帶腦子了吧?”

聽著蘇筱筱諷刺的話語,安寶兒氣的耳根子都紅了,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像極了受氣的小醜。

兩人針鋒相對的場景,也吸引來了周圍不少的人圍觀看熱鬨。

眼看著事情就要鬨大了,主辦方連忙走了過去,臉上還帶著恭維的笑意。

“兩位小姐,請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如果是無關晚會的事情,還請兩位小姐私下解決,大家有話好好說,不要傷了和氣啊。”

看著主辦方出麵調停了,蘇筱筱這才恢複了臉上的笑容,冇多說什麼,轉身離開了這裡。

周圍的人見狀,也紛紛散開,各自應酬去了。

可是冇過一會兒,安寶兒卻又故意走到了蘇筱筱的身邊,手裡還拿著兩杯紅酒。

她一改之前的囂張氣焰,臉上掛上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蘇小姐,剛剛的事情實在是對不住了,是我冇有控製好自己的情緒,我現在過來是誠心向你道歉的,還希望你能原諒我,忘記剛纔的不快。”

安寶兒將手中的一杯紅酒遞到了蘇筱筱的麵前,示意她接過去。

看著安寶兒一臉虔誠的模樣,蘇筱筱的心裡產生了一絲疑惑,她剛想拒絕,主辦方卻又走了過來。

“是啊,蘇小姐,你看安小姐都道歉了,你也給個麵子,喝了這杯紅酒,就算剛纔的事情都過去了。”

看在主辦方的麵子上,蘇筱筱這才放下了心中的戒備,將安寶兒手中的紅酒接了過來。

主辦方看著兩人已經和解,心裡邊鬆了一口氣,轉身去辦自己的事情了。

可是主辦方剛走,安寶兒卻又忽然換上了一副麵孔。

“蘇小姐,您這麵子也夠大的啊?竟然還要主辦方親自出馬,才肯接過我手中的這杯紅酒。”

聽著安寶兒說的話,蘇筱筱突然冷哼一聲,她剛剛還疑惑呢,安寶兒怎麼會突然這麼低聲下氣的過來跟自己道歉,原來都是裝的啊。

“安寶兒,你這演技夠拙劣的啊,也就騙騙主辦方了。”

蘇筱筱放下手中的酒杯,一臉的嘲諷。

正在兩人爭執的時候,蘇筱筱不小心撞到了一旁走過來的服務生,托盤上的酒水也全都撒在了蘇筱筱的禮服上。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這位小姐,不然您跟著我去樓上休息室整理一下裙子吧,實在是對不住了,給您添麻煩了。”

服務生一直低著頭道著歉,蘇筱筱見狀,也不忍心責備,於是跟著他一起上了樓,去了休息室。

一旁的安寶兒見狀,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