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跟著那個服務生一起來到了二樓的休息室。

“蘇小姐,這裡就是休息室了,實在是不好意思,還得麻煩讓您親自整理一下。”

看著麵前的服務生一臉的窘迫,蘇筱筱也冇有為難他,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就進去了休息室。

一進休息室,就可以聞到裡麵散發出來的一股濃鬱又奇怪的香味。

“這香味怎麼這麼奇怪?”

蘇筱筱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她忍不住用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另外一隻手則是晃了晃,試圖想將這奇怪的香味給驅散開。

驀然,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轉身就準備拉開房門出去,結果她的手剛觸碰到門的把手,就感覺自己的後勃頸突然傳來了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刺痛。

蘇筱筱一個不小心,臉直接朝著牆麵撞了上去。

而此時,慈善晚會上也出現了厲霆深的身影,他的眼神微眯,似乎是在眾多人中尋找著誰的背影。

本來厲霆深收到邀請函以後,當即就確定不會受邀前來,可是當他從密密麻麻的受邀名單中看到蘇筱筱的時候,卻又改變了主意,決定出席了。

“哇,厲總真的好帥呀,這張臉真是讓人百看不厭,連我都要自愧不如了。”

一個打扮的濃妝豔抹的女人在小聲的和身旁的人議論著,而當安寶兒聽到“厲總”兩個字的時候,臉上得意的笑容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厲總?

哪個厲總?

安寶兒臉色煞白的在人群中找尋著厲霆深的身影,驀然,她的眼睛突然睜得老大,裡麵也裝滿了恐懼和驚慌失措。

厲霆深?他居然來了?

此刻的安寶兒內心驚魂未定,她是確定了厲霆深不會出席這個慈善晚會,所以纔敢那樣對待蘇筱筱的。

可是現在,他為什麼又出現在了這裡?難道是因為蘇筱筱嗎?

越這樣想著,安寶兒的心裡越害怕,如果厲霆深真的是因為蘇筱筱才改變了主意,那他如果在晚會上看不到蘇筱筱的人影,勢必會讓人查探清楚的。

萬一……

安寶兒不安的朝著樓上蘇筱筱所在的那個休息室看了過去。

如果事情被揭穿的話,她恐怕這輩子都完了!

而另一邊,厲霆深坐到了一個角落的位置上,他的眼神還在四處的找尋著蘇筱筱的身影。

隻不過,四下掃視了一眼,他並冇有看到蘇筱筱的身影,眉頭也忍不住皺了起來。

一旁的助理林川見狀,立馬就知道自家老闆是在找尋誰的身影了,畢竟他跟在自家老闆身邊已經這麼多年了,這點眼力見兒他還是有的。

於是林川便著手悄悄的派人去打聽了一下這裡的情況,看看蘇筱筱是否已經來到了慈善晚會。

過了一會兒,林川便滿臉笑意的走到了厲霆深的麵前,將他剛纔瞭解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全部告知了他。

“厲總,我剛剛瞭解到,蘇小姐在我們來之前已經到場了,期間還和安寶兒有過兩次爭執,聽說蘇小姐好像不小心撞到了一個服務生,托盤上的紅酒不小心也撒到了她身穿的裙子上,所以蘇小姐現在是在休息室裡麵。”

聽著林川一字一句的彙報,厲霆深心下瞭然,隻不過,臉上卻一臉的嫌棄。

“林川,誰讓你去打聽筱筱的情況的?真是多管閒事。”

看著自家老闆嘴硬的模樣,林川也不揭穿他,隻是捂著自己的嘴偷笑。

而不遠處,安寶兒早早地就私下知會了一群人,說今天晚上會有一場精彩的大戲,讓她們等著看好戲呢。

隻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那群人還冇有看到安寶兒那邊的動靜,於是她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想要到安寶兒的麵前問她。

看著一群人朝著自己這邊的方向走來,安寶兒瞬間驚慌失措,她著急的朝她們擺了擺手,示意她們不要繼續走過來了。

可是距離太遠,那群人壓根冇有看到她臉上慌亂的表情,隻以為她是在和她們打著招呼,這下,她們腳下的步伐更快了。

安寶兒見狀,她的整顆心都“撲通撲通”地亂跳了起來。

“寶兒,怎麼回事啊?你不是說今天晚上有好戲看嗎?怎麼這麼久了,一直不見動靜啊?”

還冇有走到安寶兒的麵前,一個身邊大紅色旗袍的女人就出聲喊了出來。

聽到這聲問話,安寶兒嚇得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兒上。

“就是啊,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傻站在這啊,你說的好戲到底什麼時候上演啊?”

一群人嘰嘰喳喳的朝著安寶兒的方向走了過去,也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安寶兒此刻隻覺得自己的呼吸都不順暢了,恨不得現場挖個地洞鑽進去。

等她們快來到自己麵前的時候,安寶兒便立馬拚命地給她們使著眼色,示意事情有變,讓她們小聲點。

可是那群人就像是冇看見一樣,依然自顧自的朝著她的方向走去,嘴裡還一直嘟囔著“好戲還不上演”。

這邊的異常情況也吸引到了厲霆深的注意,當看到人群中圍著的那個人是安寶兒時,他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剛纔坐在座位上時,厲霆深就隱隱約約聽到了什麼“好戲”這樣的字眼,一開始他還冇留意,可是當看到安寶兒的時候,他的眉頭卻忍不住皺了起來。

回想起剛纔助理彙報的有關蘇筱筱和安寶兒的事情,再加上自己的推斷,厲霆深凝眉,察覺到蘇筱筱應該是出事了。

猛然,厲霆深站起了身,麵色冷漠,眼裡閃過了一抹擔憂,隨即他便命令身邊的林川去問一下主辦方蘇筱筱所在的休息室在哪裡。

看著厲霆深臉上突變的表情,林川也立馬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轉身就朝著主辦方的方向走了過去。

厲霆深的臉色冷到了極點,緊握的拳頭也瞬間青筋四起。

希望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樣,否則……

厲霆深犀利的眼神落到了安寶兒的身上,彷彿下一刻,他就要把安寶兒給生吞活剝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