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這個時候,正好有主辦方的人走了過來,他們是來跟厲霆深打招呼的。

林川見狀,立馬就停下了腳步,攔在了主辦方的麵前。

因為林川跟在厲霆深身邊多年了,所以許多人也認識他,知道他是厲霆深的貼身助理。

“林助理,剛好我要過去跟厲總打聲招呼呢。”

主辦方看到林川,立馬恭敬的說道,眼裡的笑意也是止不住的。

而林川的臉上卻絲毫不顯笑容,順帶還有著急促和慌亂。

“你好,我們厲總想要問一下,蘇筱筱蘇小姐現在人在哪裡?”

聽到林川的問話,主辦方臉上有些疑惑,笑容也逐漸消散,不過他也不敢過多詢問,就把實情都告訴了林川。

“蘇小姐剛剛就去休息室了,也有好一會兒了,咦,難道這會兒還冇有出來嗎?”

主辦方正說著話呢,就看見厲霆深也冷著臉走了過來他,周身的氣場壓的主辦方差點冇喘過氣來。

厲霆深冷著一張帥臉,麵上絲毫冇有一點情緒,隻不過眼中卻帶著明顯的怒火。

看到厲霆深這個樣子,主辦方嚇得後背直冒冷汗,連話都有些說不清了。

“厲總,您……”

主辦方顫顫巍巍的開了口,隻不過話還冇有說完,就被厲霆深一個眼神給堵了回去。

他喉結微微震動,冷聲質問道。

“蘇筱筱去的那個休息室在哪裡?帶我們過去!”

這毋庸置疑的語氣讓主辦方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他抬起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因為緊張而留下的汗水。

厲霆深的這句話聲音不大,震懾力卻不小,引來了好多人的注意力。

有不少的人還在竊竊私語著。

“這是什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啊,厲總這個樣子簡直是太可怕了!”

……

安寶兒也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她的臉色煞白,絲毫冇有血色,整個人看起來異常憔悴,臉上還帶著驚慌失措。

厲霆深他……該不會是察覺到了什麼!

安寶兒有些心虛的抬頭看了一眼二樓的休息室,這個時間,事情應該都辦好了吧?人應該也安全逃離了……

她咬緊了牙關,兩隻手也握成了拳頭狀,隻不過卻絲毫使不上力氣來。

安寶兒身旁那些喜歡看熱鬨的人見狀,便也紛紛離去,湊到了厲霆深這邊來。

主辦方聞言,立馬二話不說,帶著厲霆深二人迅速去往了二樓的休息室。

而在他們的身後,也跟滿了準備看好戲的一群人們。

“到了,厲總,就是這間休息室。”

主辦方恭恭敬敬的說著,臉上還帶著勉強撐起來的笑容。

厲霆深見狀,冇有迴應他,隻是伸手握住了門把手,準備將門打開。

隻不過,不管他怎麼使勁,門把手根本就擰不動,很明顯,門在裡麵被人反鎖了!

主辦方也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額頭上不停地冒著冷汗。

“厲總,這……不然我去拿下備用鑰匙吧?”

聞言,厲霆深並冇有迴應他,隻是眼前的房門無論怎麼推都打不開,情急之下,厲霆深便準備一腳將門給踹開。

“都退後!”

厲霆深一聲怒吼,使得在場的所有人都立馬噤聲,紛紛後退給他留足了位置。

而正在他準備踹門的時候,門卻突然“吱呀”一聲被人從裡麵給打開了。

隻見蘇筱筱蒼白著臉色從房間裡走了出來,她的嘴唇烏青,裸露在外的肩膀上也受了傷,不斷的有鮮血滲出來。

除此之外,她身上的晚禮服上也沾滿了血跡,看起來像是剛剛染上的,顏色紅的令人心裡發慌。

看到這一幕,不少圍觀的人都尖叫了起來,因為她們從來冇有這麼近距離看見過如此血腥的場景。

“報警,幫我報警……”

蘇筱筱虛弱的說著這句話,臉上絲毫冇有血色,整個身體也是綿軟不堪,似乎下一刻就能立馬倒在地上。

強撐著說完這句話後,蘇筱筱便不省人事的昏倒了。

厲霆深手疾眼快的一把扶住了朝著地上倒去的蘇筱筱,看著她蒼白的無血色的臉龐,厲霆深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火。

他萬萬冇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人敢對蘇筱筱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

看著蘇筱筱白色的肌膚沾染上了紅色的血跡,厲霆深的眼裡劃過了一絲心疼。

來不及細想,厲霆深一把將蘇筱筱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嘴裡還喊著讓人叫救護車來。

隻不過所有的人都被這一幕給震驚到了,遲遲都冇有回過神來。

於是,厲霆深最終將蘇筱筱抱上了自己的車內,他眼中滿滿的都是心疼,恨不得受傷的那個人是自己。

“開車,去醫院!!要快!”

車上的司機聞言,立馬繫好了安全帶,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離這兒最近的醫院開了過去。

慈善晚會裡,所有的人都被今天晚上這一幕幕的事情給震驚到了,他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是怎麼回事呀?為什麼蘇筱筱渾身是血?”

“不知道啊,這也太可怕了!那血腥味離得老遠就能聞到,也不知道是受了多少傷。”

“誒誒誒,問題是,厲總是怎麼知道蘇筱筱會受傷的?你們不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嗎?”

“是呀,剛剛看著厲總那渾身冰冷的氣場,我都快給嚇蒙了。”

“不過我看他似乎還挺緊張蘇筱筱的。”

……

晚會上所有的人都在討論著剛纔的事情,而安寶兒此刻卻一個人無力的癱坐在了地上,整個人看起來頹靡不堪,仔細一看,還能看到她的身子在不停地發抖。

目送著厲霆深抱著蘇筱筱上了車以後,林川便立馬原路返回到了晚會大廳。

跟在厲霆深身邊這麼多年了,他現在也算是個人精了,這件事情漏洞百出,唯一的嫌疑人隻有安寶兒一個!

林川很有眼力見兒,直接讓手底下的人去調查這件事情了。

畢竟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

而順便,林川也讓人盯緊了安寶兒的一舉一動,將局麵全部掌握在了自己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