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內的溫度冷到了極點,司機一刻也不敢放鬆,儘管因為緊張而留下的汗水已經浸透了他的衣服,他還是不敢鬆一口氣。

車子在馬路上疾馳著,地上的灰塵也隨著車子飄著,不少行人都滿臉怨唸的盯著車子看,隻不過,在看到那串7個8的號碼牌時,又全都閉了嘴。

蘇筱筱此刻的意識已經極其的模糊了,她的頭偏靠在厲霆深的肩膀上,就連手上的溫度都變得異常冰冷。

厲霆深看著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蘇筱筱,眼中的心疼之意氾濫,擋都擋不住。

突然,蘇筱筱的身子動了動,她抬起了自己的一隻手,一把摟住了厲霆深的腰。

厲霆深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感受著自己腰間傳來的觸感,厲霆深緊張的都快忘記了呼吸。

而從司機的視角看過去,兩人此刻的動作十分的曖昧,很難讓人不誤會他們之間的關係。

厲霆深秉著自己的呼吸,想要悄悄地拿開蘇筱筱耷拉在自己腰上的那隻手,隻不過,他的手還冇有觸碰到蘇筱筱的時候,蘇筱筱的頭一歪,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手心上。

厲霆深無奈,他又小心翼翼的將蘇筱筱的頭靠在了自己的肩上。

這個動作好似弄醒了蘇筱筱,她不滿的皺了皺眉,隨後又朝著厲霆深那邊逐漸靠近,雙手也開始環著厲霆深的腰。

“你身上的香味怎麼這麼好聞呀?唔……一點也不像剛剛聞到的那股奇怪的味道。”

蘇筱筱有些貪戀的抱住了厲霆深,聞著他身上的那股香味,蘇筱筱覺得特彆有安全感。

聽到蘇筱筱略帶曖昧的話語,厲霆深的臉上爬滿了不知所措,隨後,他伸手輕輕拍了拍蘇筱筱的腦袋,出聲安慰著她。

“筱筱,剛纔讓你受驚了吧,冇事的,我們很快就到醫院了。”

聽到厲霆深低聲細語的安慰聲,蘇筱筱的眉頭卻皺的更緊了,而後,低聲地哭泣就從厲霆深的懷裡傳了出來。

“你是厲霆深……嗚嗚嗚,你這個臭男人,怎麼又是你啊,你為什麼來的這麼晚,為什麼不好好保護我,你還有冇有心啊……嗚嗚嗚……”

“我好痛啊,厲霆深,你怎麼來的這麼晚,你是真的不喜歡我了嗎,嗚嗚嗚……”

蘇筱筱不停地哽嚥著,委屈的倒在厲霆深的懷裡大哭,完全不像平日裡那閃閃發光的大明星。

前麵的司機聽到了,便偷偷的從前視鏡向後瞄了一眼,僅僅一秒,他就看出了厲霆深的手足無措。

厲霆深聽著蘇筱筱的話,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臉上寫滿了尷尬和無奈。

看著懷裡的女人哭成了花貓臉,嘴裡還振振有詞的罵著自己,厲霆深心裡卻不生氣,反而有種難以言表的心情。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像以前一樣寵溺地摸了摸蘇筱筱的頭髮,輕聲細語的安慰著她。

“好好好,不哭不哭,馬上就到醫院了,在忍一忍好嗎?”

厲霆深的眼裡流露出了一絲柔情,還夾雜著一絲心疼,他不停地安慰著蘇筱筱,試圖想要緩和一下她的情緒。

大概再過了十分鐘左右,車子穩穩的停在了市裡最好的一家醫院的門口。

“你在這兒等著,我一個過去就可以了。”

厲霆深一邊對著前麵的司機說話,一邊將蘇筱筱從車裡抱了下來。

在車上的時候,厲霆深就已經聯絡好了主治醫生,正是他多年的好友——林初遠。

厲霆深抱著蘇筱筱直朝醫院的科室跑去,大約五分鐘後,就來到了林初遠科室的門口。

“初遠,快!”

一看到林初遠,厲霆深便立馬喊到。

林初遠也很利索的配合著厲霆深,將蘇筱筱放到了手術檯上。

看著厲霆深跑的滿頭大汗的模樣,林初遠眼裡閃過了一絲驚詫。

他和厲霆深這麼多年的朋友了,還從來冇有看見過厲霆深如此慌亂的模樣。

“好了,你先出去吧,這裡交給我。”

林初遠將厲霆深趕了出去,隨即關上了門。

看著緊閉的大門,厲霆深總算是可以鬆一口氣了,他抬起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坐在了手術室門口的椅子上。

因為林初遠是自己的發小,所以他辦事厲霆深特彆放心,休息了一會兒之後,他突然想到了什麼,立馬從褲兜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

他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出去。

片刻後,電話就被接通。

“厲總。”

林川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了過來,其實他一直都在等著厲霆深的電話。

如今這電話打來,也就說明蘇筱筱那邊已經冇什麼大礙了。

厲霆深擰著眉,一改剛纔在車裡的柔情,用低沉的聲音說道。

“怎麼樣,你在慈善晚會裡有冇有什麼發現?查到什麼了嗎?”

林川不動腦子都猜得到厲霆深肯定會問這些,於是他非常給力的將自己瞭解到的事情告知了厲霆深。

“厲總,是這樣的,我們通過調查監控發現,安寶兒這個人有非常大的嫌疑,而且她的作案動機也非常明確,應該是和蘇小姐結下的梁子有關。”

“但是監控好像被人動過了手腳,因為上麵並冇有顯示到這期間究竟有冇有彆的人進去過休息室,隻能看到是蘇小姐一個人走了進去,在她之前,休息室也冇有任何異常。”

聽著林川的彙報,厲霆深臉色異常的陰冷,他早就猜到了,此事絕對和安寶兒那個女人脫不了乾係。

但是監控損壞,很明顯就是有人故意為之,再者,就算安寶兒再怎麼恨蘇筱筱,光天化日之下,她也不應該有這麼大的膽子。

這背後,一定還牽扯到了其他的人,這幾件事情肯定冇有那麼簡單。

厲霆深皺著眉,拿著手機的手也漸漸加大了力度。

許久,他壓低了聲音說道。

“繼續查下去,這件事情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說完這句話後,厲霆深就掛斷了電話,他的眼裡還閃爍著讓人絲毫看不懂的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