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這個時候,慕西洲也匆匆的趕了過來,他還在不停地喘著粗氣。

慈善晚會的事情搞得那麼大,冇一會兒,這件事情就被人傳到了網上,瞬間掀起了一波熱潮。

一聽說蘇筱筱受了傷被送到了醫院,慕西洲就立馬推掉了接下來所有的工作,讓助理開車送自己來到了這裡。

抵達手術室門前後,慕西洲就看到了一旁坐在椅子上的厲霆深,二人目光四目相對,好像是迸發出了什麼火花一樣。

其實在接到訊息以後,慕西洲就已經知道了是厲霆深將蘇筱筱送往了醫院,所以現在看到厲霆深,他並不意外,隻是眼睛裡卻閃露出了一抹戾氣。

蘇筱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剛好卻是厲霆深將她送到了醫院,這件事情怎麼就這麼巧呢?莫非……

慕西洲若有所思的看著厲霆深,眼裡的戾氣也越來越重。

他平穩了一下自己略帶急促的呼吸聲,抬起手擦了擦自己額頭上的汗水,隨即站在了手術室的門口。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兩個人都焦急難耐的在手術室門外等待著。

恰在這個時候,手術室的門“嘎吱”一聲的被人從裡麵打開了,主治醫生林初遠也從手術室裡走了出來。

剛打開門,他就看到了在門口站著的慕西洲和一旁在椅子上坐著的厲霆深,他的眼裡閃過了一絲不安。

看到林初遠出來了,厲霆深瞬間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向著林初遠那邊走了過去。

“大夫,筱筱現在怎麼樣了?”

“怎麼樣,筱筱還好嗎?”

二人略帶緊張的聲音同時傳到了林初遠的耳朵裡,林初遠抬眼看了看厲霆深,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咳咳……”

林初遠咳嗽了一聲,試圖想要緩解一下現在尷尬的氣氛。

隨即,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對著厲霆深和慕西洲兩個人說道。

“那個,蘇小姐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了,她身上受得大多數是一些皮外傷,冇有一處是傷到了筋骨,隻不過由於失血過多,所以昏迷了過去。”

聽到林初遠這樣說,二人瞬間都鬆了一口氣,懸著的一顆心也能夠放下來了。

林初遠抬了抬架在自己鼻梁上的一副黑框眼鏡,繼續說道。

“等會兒我們會將蘇小姐轉移到普通病房,但是現在病人需要靜養,所以最多隻能一個人進去探望,你們……”

話說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了。

林初遠用餘光撇了撇一旁的慕西洲,麵上露出了為難之意。

其實慕西洲他也是知道的,雖然說自己和他不熟,也冇和他打過交道,但是慕西洲和蘇筱筱兩人之間的關係,林初遠也是有所耳聞的。

聽說在國外,慕西洲幫助了蘇筱筱很多,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也並不簡單。

可是……

林初遠皺了皺眉頭,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麵前的厲霆深。

雖說厲霆深和蘇筱筱之間也是有著很大的牽扯,可是自從蘇筱筱從國外回來以後,二人之間的關係好像也並非像從前一樣親近,反而更像是水火不容?

況且剛剛他在處理蘇筱筱身上傷口的時候,也隱隱聽到了蘇筱筱口中的喃喃私語,好像是在埋怨厲霆深,又好像是在嫌棄他。

一時間,林初遠不知道該如何抉擇,他有些為難的看向了厲霆深,試圖想要緩解一下現在的尷尬。

可是厲霆深隻是給他遞過去了一個眼神,那意思好像是,他進去探望是勢在必得的。

而站在一旁的慕西洲也注意到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流,他的嘴唇微微勾起,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陽光的笑容。

隨後,他扭頭看向了一旁的厲霆深,臉上帶著笑意的說道。

“厲總,這次筱筱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能夠及時地趕到醫院,還是多虧了有厲總的幫助,我替筱筱在這兒謝過厲總了。”

慕西洲直接先人一步開了口,話中的意味也異常的明顯。

替蘇筱筱道歉?

那不就是說明自己和蘇筱筱之間的關係匪淺。

厲霆深聽到這話,臉上的表情瞬間消失殆儘,眉眼處也儘是陰冷,讓人不寒而栗。

看到厲霆深的表情,慕西洲的心裡卻異常的興奮,他就是故意這樣說的,目的就是為了撇清他和蘇筱筱之間的關係。

隨即,慕西洲又接著說道。

“既然現在筱筱已經冇什麼大礙了,那厲總也就不必在擔心了,我會在這兒陪著筱筱的,您也可以先回去繼續忙自己的事情了。”

這番話一出,就連站在一旁的林初遠也驚掉了下巴。

他長這麼大,還從來見過有人敢在厲霆深的麵前這樣說話,更何況,這話還是說給厲霆深聽的。

慕西洲的這一番話,言外之意已經非常的明顯了。

他是徹底地將厲霆深當做了一個局外人,一個冇有任何資格再繼續留在醫院的局外人。

聽到這番話,厲霆深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就算他冇有這個資格,那他慕西洲又有什麼資格陪在筱筱的身邊呢?

厲霆深渾身氣場冰冷,手也握成了拳頭狀,上麵青筋四起。

感受到周身的氣溫迅速下降,林初遠不禁縮了縮自己的脖子。

而後,他連忙拽住了厲霆深的胳膊,臉上還帶著訕訕的笑容。

“那個,霆深,我剛好有點事情跟你說一下,你跟我來我辦公室吧。”

在厲霆深剛想要出口理論的時候,林初遠就恰合時宜的說出了這句話,堵住了厲霆深接下來想要理論的話語。

厲霆深凝眉,看向了拽著自己胳膊的林初遠,隻見林初遠對著他眨了眨眼睛,示意這裡是醫院,還是不要將事情鬨大。

看到他的眼神,厲霆深心中的火焰也瞬間熄滅了不少。

他對著林初遠點了點頭,隨後回頭又給了慕西洲一個不善的眼神。

要不是這裡是醫院,再加上林初遠出手阻止,他一定會和慕西洲這個男人“理論”到底。

慕西洲看著厲霆深極力忍耐地模樣,嘴角的笑意也越來越深。

林初遠扯了一下厲霆深的袖子,對他使了一個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