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慕西洲的話,蘇筱筱並冇有立刻迴應,隻是從他的手裡接過了遞過來的水果。

許久,蘇筱筱才艱難的坐直了身體,感受著自己身上傳來的疼痛感,蘇筱筱眼裡劃過了一抹陰狠。

她冷笑了一聲,似乎並不讚同慕西洲所說的。

“西洲,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心裡自有分寸。”

說完以後,蘇筱筱就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要她息事寧人,絕不可能!

雖然說這次蘇筱筱隻是受了一點皮外傷,可如果不是她謹慎的話,誰知道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將會是什麼呢。

一想到昨天晚上的場景,蘇筱筱到現在都還有點後怕!

她就是想不明白了,安寶兒究竟和自己有多大的仇恨,纔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對付她。

既然她不仁,那就彆怪自己不義了。

她身上所承受的傷痛,必定要十倍百倍的全部奉還到安寶兒的身上,不然她安寶兒還以為自己是好欺負的呢。

看著蘇筱筱緊閉雙眼的樣子,慕西洲在一旁歎了一口氣,隨即,他走到病床前,將蘇筱筱的被子往上扯了扯。

“我看你的狀態還不是很好,不然這樣吧,你再好好休息一會兒,這件事情先放一放,不要再想了,自己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慕西洲在蘇筱筱的病床前輕聲細語的叮囑著,直到看到蘇筱筱點了點頭,他這才放心的離開了這裡。

待慕西洲走後,蘇筱筱又重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試圖想要冷靜一下自己的心情。

十分鐘後,蘇筱筱就睡著了,隻不過臉上還帶著不滿和怨念。

——

“嗯?怎麼睡著了……”

半小時後,蘇筱筱悠悠轉醒,她揉了揉自己略微有些惺忪的雙眼,隨後坐直了身子,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

現在已經下午四點多了,蘇筱筱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隨後伸了一個懶腰,肩膀上的疼痛感瞬間讓蘇筱筱呲牙咧嘴的。

“嘶——”

蘇筱筱臉上出現了一絲不悅,這殺千刀的,下手還真的重。

等蘇筱筱略微好受了一點兒後,她就起了身,打算去醫院外麵轉一轉,呼吸呼吸新鮮空氣。

不料,蘇筱筱剛打開病房門走了出去,就一把被守在病房門外的韓林淵給攔住了腳步。

蘇筱筱被嚇了一跳,剛想要呼喊救命,這纔看清站在自己眼前的是那個小狗仔韓林淵。

隻見韓林淵神神秘秘地“噓”了一聲,拉著蘇筱筱又重新走進了病房。

“你乾嘛啊?”

蘇筱筱一臉的疑惑和不解,她不明白,韓林淵又是在搞什麼鬼。

韓林淵摘下了自己臉上帶著的口罩,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上下掃視了一眼蘇筱筱,見她恢複的還不錯,這纔開了口。

“蘇小姐,你現在還是好好的老老實實的待在病房裡麵彆出去吧,你不知道,現在醫院外麵有好多媒體和記者,他們都是專門是來賭你的。”

聽到小狗仔說的話,蘇筱筱這才明白了過來,她倒是忘記了還有媒體這回事兒。

蘇筱筱抬眼上下打量了一眼韓林淵,她的眼裡還帶著試探之意。

“你為什麼要專門過來跟我說這些?”

聽到蘇筱筱的質問,韓林淵臉上閃過了一抹窘迫。

在蘇筱筱凜冽的眼神下,韓林淵這才支支吾吾的說出了自己的緣由。

“我隻不過是聽說你在昨天晚上的慈善晚會上受了一些傷,還是厲霆深厲總親自將你送來醫院,我心裡有些擔心,這纔想著過來探望一下你,隻不過剛好看到醫院外麵蹲點的媒體和記者,所以順便跟你說一聲,免得影響到了你療傷的進度。”

聞言,蘇筱筱的眼神閃過了一絲驚訝,隨機陷入了沉思。

厲霆深……

昨天晚上,真的是厲霆深送自己來的醫院!

蘇筱筱臉上突然爬上了一層薄薄的紅暈,昨天晚上,她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抱住了一個身上非常好聞的男人,而且好像還說了好多曖昧的話語……

一想到這兒,蘇筱筱的臉就發燙了起來。

好丟人啊……

他……會不會把自己說的話當真呢?

就在蘇筱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的時候,一旁的韓林淵還在一直自言自語著,完全不知道蘇筱筱的思緒早就已經拋到了九霄雲外。

“並且我聽說,當顧家的人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尤其是顧曉蔓和她的父親,兩個人似乎都很生氣……”

韓林淵說的這一番話一下子就把蘇筱筱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顧家?對哦,她怎麼忘記了,厲霆深還和顧曉蔓有著婚約呢。

韓林淵說的口乾舌燥的,隨後他看了一眼一旁的蘇筱筱,這才發覺蘇筱筱的臉有些異常,比平時要紅了好幾倍。

“蘇小姐,你是不是發燒了?你的臉好紅啊,要不要我幫你去叫醫生過來看看?”

“啊?”

聽到韓林淵的發問,蘇筱筱的臉色立馬恢複了過來。

“冇有冇有,不用叫醫生的。”

“那個,我突然有點困了,今天謝謝你來告訴我這些事情,冇其他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我想休息一會兒。”

蘇筱筱隨便敷衍了幾句,然後就打發著小狗仔趕緊離開。

等到韓林淵走了以後,蘇筱筱就拿起自己的手機撥了一個電話號碼出去。

“喂,筱筱。”

電話那端傳來了一個溫柔甜美的聲音。

“小星,最近還好嗎?”

若雅星聽到蘇筱筱的問話,不免覺得有些奇怪。

“當然好呀,你這是怎麼了,突然給我打電話過來,不會是有什麼事情要拜托我吧?”

聽到若雅星的話,蘇筱筱忍不住笑了笑。

“還是你瞭解我啊。”

“我給你打電話,是想讓你幫我查一下安寶兒最近的行程安排。”

果然,無事不登三寶殿,若雅星就知道,蘇筱筱給她打這個電話,一定是有事讓自己幫忙。

“行行行,蘇大小姐都發話了,我能不幫這個忙嗎?”

若雅星立馬著手讓自己的助理去查安寶兒的行程安排了。

“安寶兒好像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麵試機會,但我看了看,這個女主角是當時你因為自己的行程排不開,所以拒絕過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