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子一路疾馳,不到二十分鐘就來到了幼兒園的門口。

“師傅,錢我付過去了啊,我先走了。”

蘇筱筱急急忙忙的付完了錢以後,就打開車門下了車,隨後徑直朝著幼兒園裡麵走去。

她的心裡麵惴惴不安的,生怕自己的兩個孩子受了罪。

蘇安安和蘇笙笙兩個人平日裡都是比較安分的孩子,尤其不會惹是生非,突然和彆的小朋友打了架,蘇筱筱心裡麵總覺得有點不同尋常。

想到這裡,蘇筱筱不禁又加快了自己的腳步,朝著班主任的辦公室走去。

“咚咚咚——”

來到辦公室門口,蘇筱筱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就抬起手敲了敲麵前稍微虛掩著的大門。

“李老師,我是安安和笙笙的媽媽。”

蘇筱筱禮貌的站在門外打了個招呼,聽到門外傳來的聲音,李老師就直接上前將門給打開了。

“媽媽!”

蘇安安和蘇笙笙兩個小鬼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他們的眼睛裡麵還帶著一絲的愧疚和不安,就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小朋友一樣。

蘇筱筱看著麵前兩個小鬼頭的臉上和手臂上都有一些細微的傷痕,眼眶裡麵立馬就溢位了小水珠,心疼的不得了。

“怎麼樣啊?疼不疼?”

蘇筱筱上前一步,蹲在了兩個小萌寶的麵前,眼睛裡麵滿是心疼。

看著自己的媽媽這個樣子,兩個小鬼也立馬著急了起來。

“不疼的媽媽,呼一呼就好了!”

蘇笙笙抬起自己肉呼呼的小胳膊,用嘴巴朝著傷口呼了呼氣,靈動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讓人看著甚是心疼。

蘇筱筱抬手揉了揉蘇笙笙和蘇安安的頭髮,隨後站起了身。

這個時候,她才注意到,辦公室的另一邊竟然站著一個她眼熟的人——陳桃兒!

她又側頭看了一眼跟自己孩子打架的那個小孩,越看她越覺得略微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

蘇筱筱疑惑地開口了。

“李老師,請問這具體是怎麼一回事兒啊?我的兩個孩子平時都是很乖的,從來不會給我惹事,他們到底是因為什麼打架的呀?”

聽到蘇筱筱的問話,李老師便把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原來,跟蘇安安還有蘇笙笙打架的小孩兒竟然是程朗的小外甥。

因為他經常聽到自己的媽媽還有陳桃兒總是用各種臟話來罵蘇筱筱,於是在潛移默化之下,他就學會了。

“安安和笙笙兩個孩子無意間聽到了他說的話,心裡麵可能有點憤憤不平,所以就故意把膠水粘在了他的座位上,以至於他被全班同學們嘲笑。”

“後來這孩子就惱羞成怒了,於是就跟你的兩個孩子動了手。”

聽到李老師的話,蘇筱筱心下瞭然。

可是程朗的小外甥,和陳桃兒有什麼關係呢?

李老師接著說道。

“哦,對了,這位是陳小姐,她也是過來接孩子放學的,隻不過……”

李老師的眼神閃躲了一下,有些話,她不能當著當事人的麵說出來。

看著李老師的眼神閃躲,蘇筱筱立馬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

應該是陳桃兒為了討好程朗,所以獻殷勤的過來接程朗的小外甥,不過在得知他是和自己的兩個孩子有了爭執以後,所以纔不依不饒的。

蘇筱筱眼裡劃過了一抹寒冷的光芒。

看來李老師也是冇辦法了,所以纔跟她打的電話吧?

這個時候,陳桃兒雙手環胸,看著蘇筱筱,語氣特彆不善的說道。

“蘇筱筱,這就是你的孩子?還真是跟你一個德行呢,你看看把我們家小西的臉弄成什麼樣了!”

蘇筱筱聞言,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你們家?

還真是不見外啊。

蘇筱筱又朝著小西的臉看了過去,和安安還有笙笙比起來,他臉上的傷痕確實要嚴重一點。

可是錯又不全在她家孩子的身上啊,明明是小西先開口罵她的,這才導致自己的兩個孩子為了保護自己的名譽,略微的整治了一番他而已。

再說了,打架也是他先動的手,這件事情無論怎麼說,好像都是他們有錯在先吧?

看著陳桃兒張牙舞爪的模樣,蘇筱筱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她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看著陳桃兒說道。

“陳桃兒,你剛纔冇聽李老師說的嗎?明明是他先罵人在先,後又開始動手打人,不管怎麼說,你現在作為他的長輩,是不是欠我們一個道歉啊?”

蘇筱筱的氣勢逼人,光是站在那兒就能讓人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蘇安安和蘇笙笙看著自己的媽媽強勢反擊,差點都要蹦起來給自己的媽媽點個大大的讚了。

此時他們也不在低著頭,像犯了錯誤的小朋友一樣,而是抬頭挺胸,一臉蔑視的看向了一旁的小西。

哼,我們的媽媽可不是好惹的!

小西也接觸到了蘇安安和蘇笙笙挑釁的眼神,此刻他眼裡泛著寒光,兩隻小手也忍不住握成了拳頭狀。

隻不過礙於三個大人的麵子,他冇有當場發作而已。

看到小西隱忍的的模樣,蘇笙笙忍不住朝著他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還辦了個鬼臉,讓小西氣得夠嗆。

而站在他一旁的陳桃兒,聽到蘇筱筱的話,臉上嘲笑的表情也轉換成了憤怒。

她怒吼道。

“蘇筱筱,我憑什麼給你們道歉啊?就算我們小西有錯在先,難道你們家孩子就一點錯也冇有了嗎?”

聞言,蘇筱筱挑了挑眉,她早就料到了陳桃兒會這樣說,她氣定情閒的回道。

“我也冇說我們家孩子就冇錯了呀,要不然這樣,你先跟我們道個歉,如果你有誠意的話,我們也考慮考慮,跟你們道個歉怎麼樣?”

聽到這話,陳桃兒瞬間就氣炸了。

讓她道歉?她蘇筱筱憑什麼啊?

“蘇筱筱,你……”

陳桃兒被氣的無話可說,畢竟確實是小西先動的手。

可是她心裡咽不下這口氣!

說著,陳桃兒就上前一步,朝著蘇筱筱那邊走了過去。

就在她剛伸出手想要推蘇筱筱一把的時候,程朗突然及時的出現了,一把握住了陳桃兒白皙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