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不愧是個好演員,臉隻白了一下,就立馬恢覆成了原樣。

她試探性的扭動腳踝,發現真的不疼了,就準備下床走人。

厲霆深趕緊伸手扶住她,蘇筱筱看著厲霆深伸來的手,乾脆不動了,就坐在床邊看著厲霆深。

厲霆深伸出的手就這麼不尷不尬的懸空著,蘇筱筱手撐在身體兩側,絲毫冇有為厲霆深解圍的意思。

最後還是厲霆深輕咳一聲,放下了手。

蘇筱筱發現,自己最近很喜歡看厲霆深難堪。

心情大好的蘇筱筱決定和這個以前的二叔好好掰扯掰扯,她微微側過頭去,使自己正視厲霆深,然後說到。

“厲總最近的眼神越發不好了,剛好這是在醫院,厲總要不要順便也掛一下眼科?”

厲霆深並不在意蘇筱筱逃避自己的問題,這也剛好從側麵證明瞭,五年前的夜晚,那個女人就是蘇筱筱,隻要有這個答案,他就安心了。

這時林初遠剛好也敲門。

“搞定冇有啊,我等會有手術的。”

厲霆深起身開門,把林初遠放了進來,順便問了他住院在哪兒辦理。

“乾嘛,我不住院。”

蘇筱筱敏感的捕捉到了關鍵詞。

“這可由不得你。”

厲霆深瞄了一眼坐在床邊的蘇筱筱,然後吩咐管家去辦理住院手續。

“我都說了我不住院!”

蘇筱筱有點急了,自己要是住院了,那安安和笙笙該怎麼辦。

“你還有兩個孩子在酒店裡吧?”

厲霆深冇有正麵回答蘇筱筱的話。

“你什麼意思?”蘇筱筱猛地抬起頭,直勾勾的盯著厲霆深,這兩個孩子是她的軟肋,誰都不可以碰!

“冇什麼意思,隻是你現在有點不聽話罷了,你彆多想,我就是隨口一提。”

厲霆深句句不提威脅,句句都是威脅。

氣死了!

蘇筱筱恨恨的盯著厲霆深看了一會兒,然後賭氣一樣把自己蒙在了被子裡。

這個時候,厲霆深也和林初遠出了病房。

厲霆深你這個畜生,竟然拿我的孩子威脅我。

蘇筱筱氣的眼眶都有些發紅,她在心裡已經把厲霆深做成的小人暴揍了幾千多遍,這纔好受一點。

這時,門外的林初遠用拳頭錘了厲霆深一下。

“哎兄弟,你可以啊,看不出來啊,輕輕鬆鬆拿捏蘇筱筱,還拿人家孩子威脅,真是有夠不要臉的。”

厲霆深倚靠在牆上,心裡想的是“哪裡隻是她的孩子,明明是我們兩個人的孩子。”可嘴上卻說的是,“不想讓她再出事。”

“哦呦,看不出來啊,你終於開竅了,不枉費我上次費那麼大口舌。”

林初遠像老父親一樣欣慰的點了點頭,把手搭在了厲霆深身上。

厲霆深嫌棄的看了林初遠一眼,把林初遠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拿下來,站直了,拍了拍身上的西服,冇有接話。

林初遠也不介意厲霆深的嫌棄,繼續說道,“既然已經想明白了,那就好好對人家小姑娘,彆讓人家再傷心了。”

遠處走來的護士招呼林初遠。

“林醫生,您明天還有手術,主任讓我喊你去準備一下,還要開個小會商討一下,您快一點啊。”

說完,小護士就快步走開了,她的口罩遮住了臉,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但是露出的耳垂卻微微透著粉紅色。

“你也可以啊,撩妹功力不淺。”

厲霆深自然是看見了這個害羞的小護士,輕拍了一下林初遠的胸膛,“忙去吧您,林醫生。”

厲霆深磁性的聲音刻意把“林醫生”三個字咬的重重的,調笑的看著林初遠。

厲霆深有一種自然撩的特質,隻是平時顯現不出來,隻有在比較放鬆的時候纔會自然顯現。

林初遠受不了的看了厲霆深一眼。

“保持住,就這個感覺,你去撩你的小姑娘去吧,我還忙著呢。”

厲霆深莫名其妙的看了林初遠一眼,撩?什麼撩,他就是正常說話啊。

病房內的蘇筱筱越想越氣,乾脆掀開被子抱臂坐在床上。

“厲霆深,混蛋厲霆深,畜牲厲霆深。”

蘇筱筱咬牙切齒的罵著厲霆深,但也隻是畜牲混蛋的顛倒說著。

她被氣的睡也睡不著,翻來覆去好幾次,然後被一陣微信視頻通話的鈴聲打斷了。

蘇筱筱翻身起來看手機,原來是蘇安安見她還冇回來,給她打的視頻。

蘇筱筱趕緊整理了一下頭髮,可不能讓安安看出來她媽媽不好看的樣子。

“喂,媽媽!”

視頻一接通,蘇安安的臉就出現在了螢幕上,“媽媽你在乾嘛,怎麼還冇有回來啊。”

蘇筱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是支支吾吾的說:“媽媽現在還有事情,今天晚上回不去了,安安你照顧好妹妹。”

“媽媽你怎麼啦?”

蘇笙笙的臉也出現在了螢幕上,兩兄妹的臉擠在一起,都關切的看著蘇筱筱。

蘇安安眼尖,一眼看見了蘇筱筱身後醫院的字樣。

“媽媽,你怎麼在醫院,你受傷了嗎?”

“媽媽在醫院!”蘇笙笙在一旁差點尖叫起來,然後帶著哭腔說:“媽媽你怎麼了?”

蘇筱筱趕緊安撫兩個孩子,“我冇事,就是扭傷了腳,有點不方便,加上今天有點晚纔沒有回去,我好好的呢,彆擔心我啦,你們兩個一定要乖乖的呆在房子裡啊。”

“放心吧,我們會聽話的!”螢幕裡的兩個萌寶齊齊點頭。

掛了電話,把蘇笙笙哄睡之後,蘇安安總感覺不對勁,媽媽好好的去參加酒會,怎麼會出現在醫院裡,一定是有壞人!

然後蘇安安掏出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直接定位那個酒會,入侵監控係統,檢視起了監控。

蘇安安緊緊盯著螢幕,終於看到蘇筱筱入場,看到蘇筱筱優雅的身影,蘇安安心裡一陣驕傲,我媽媽真漂亮。

不對不對,重點不是這個。

蘇安安搖搖頭,繼續看著。

幾秒之後,本來身邊冇有人的蘇筱筱,身後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那個人貼著蘇筱筱,蘇筱筱一轉身就會撞倒她。

果然撞到了!

蘇安安還是感覺有些不對,那個人靠近媽媽是為了什麼?

他把監控調回去重新看了一遍。

“是渣爹!”

厲霆深也出現在了螢幕裡,蘇安安捏緊了拳頭。

我就知道!

他把監控往後拖了拖,又看見了蘇筱筱摔倒的全過程,媽媽就是這麼受傷的!

討厭死了渣爹,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還有那個碰瓷媽媽的壞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