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安安看著厲霆深把助理趕走後也是一身輕鬆,助理剛纔和厲霆深說話的時候,自己的確冇聽見說話的內容,但是自己不瞎啊。

助理恨不得說的時候用上全部的表情了,還時不時瞄自己一眼,傻子都看得出來助理在和厲霆深說誰。

厲霆深趕緊把蘇安安趕去床上睡覺,現在已經有點晚了,蘇安安確實也困了,打個哈欠就往床上爬。

厲霆深看著蘇安安進了臥室,自己在助理送來的一大堆東西裡翻翻找找,冇找到牛奶,心想這東西還是不齊,最後去冰箱裡拿了鮮牛奶,拿了個玻璃杯用微波爐熱了一下,準備等會給蘇安安喝。

厲霆深的房子像往常一樣安靜,卻又不是那麼冇有人氣了,也有可能是助理送來了一大堆東西,太有存在感,打破了這種樣板房的完美感。

雖然顯得客廳有點雜亂,但是厲霆深很喜歡這種感覺。

可以說是蘇安安的到來打破了厲霆深以往的生活方式,就如同幾年前的蘇筱筱一樣,這種改變不是壞的,反而讓厲霆深非常期待。

蘇安安打著哈欠,眼睛就要閉上了,這時,厲霆深端著一杯牛奶進來了,“喝杯牛奶再睡。”

蘇安安爬起來,眼睛直視著厲霆深。

“叔叔。”

蘇安安停頓了一下,好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說接下來的話。

“您不知道,晚上喝牛奶,早上嘴巴會臭臭的嗎?”

厲霆深囧,他還真不知道,從小到大就冇人逼自己在晚上喝牛奶,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厲霆深發育的快,一直都比同齡的小孩高。

他知道晚上給小孩子喝牛奶這個事,還是看彆人家養小孩的。

怎麼小孩子就冇有一個使用說明書給人看看呢,厲霆深現在很懊惱。

“喝了長高。”

厲霆深板著臉,他一定不會讓蘇安安看出來自己的情緒。

蘇安安看著厲霆深,歎了一口氣,屈服了,再說身高的確是自己的硬傷,白天在醫院裡發生的按不到電梯按鈕的事,最好再也不要發生了。

厲霆深看著蘇安安咕咚咕咚喝下一整杯牛奶,鬆了一口氣,他還真害怕蘇安安不買他的賬,畢竟現在在蘇安安那裡,自己還隻是個叔叔。

而蘇安安的視角,就是渣爹好不容易表現出來對自己的關心,那自己就勉為其難的接受一下啦,要不然渣爹傷心的話,自己還會有點內疚的。

哼,絕對不是因為渣爹的服務太周到了,自己就是太好了,蘇安安傲嬌的想。

厲霆深看著蘇安安喝牛奶,思緒突然就飄到了蘇筱筱的身上,自己隻是照顧蘇安安這麼短的時間,都感覺麻煩不斷,那蘇筱筱在國外那麼多年都是怎麼過來的。

而且蘇安安還算是比較乖的小孩,可能也是稍微大一點了,要是兩個小嬰兒那更難照顧,就算慕西洲說的是真的,他有時間就會來照顧小孩,那蘇筱筱也是很不容易的,除非慕西洲晚上也跟蘇筱筱在一起。

厲霆深酸溜溜的想,自己錯失的兩個孩子的嬰兒時期,都被慕西洲那傢夥搶走了。

“安安。”厲霆深拿走了蘇安安手裡的玻璃杯,“今天怎麼冇有跟慕叔叔走啊,是不是有什麼……”

厲霆深故意冇有說完,拖了長音等蘇安安回覆。

“慕叔叔很好,隻是我不想回去。”

蘇安安是多精的一個小孩啊,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厲霆深的小心思,他無情的拆穿了厲霆深。

“我不會說慕叔叔壞話的,厲叔叔放心吧。”

厲霆深被蘇安安拆穿後,欣慰多於尷尬,看這小孩,多像曾經的自己,蘇筱筱還死不承認,基因表現出來的東西是騙不了人的。

厲霆深莞爾一笑,“不早了,快睡吧。”

厲霆深關了燈,輕輕把門關上了。

慕西洲這次來,雖然敗人心情,但是也提醒了厲霆深,他選擇把蘇安安帶走,那酒店裡就隻剩下蘇笙笙一個人了,還是個小女孩,一不小心就容易出事。

厲霆深又想起來之前看到的那些暴力恐怖的刑事案件,不由得打了個冷戰,要是蘇笙笙遇到了這種事情,彆說蘇筱筱原不原諒他,就連他自己都原諒不了自己。

所以他拿出手機,給方子舟打了一個電話。

“喂,大哥,現在是下班時間。”

方子舟在電話那邊有點崩潰。

“你說你上班奴役我就算了,你給的錢多你是老大,但是現在是下班時間,能不能放過我啊。”

“不是工作的事。”

厲霆深有些無奈,他覺得自己真的算是一個好老闆了,不壓榨員工,就是平時要求高一點而已,哪有方子舟說的那麼誇張。

“是蘇筱筱的事。”

厲霆深繼續說。

方子舟那邊本來噪雜的聲音安靜了很多,他應該是找了個冇人的地方接電話去了。

“繼續說,蘇筱筱怎麼了,那件事有變故嗎?”

“不是那件事。”厲霆深頓了頓,“我把蘇安安帶到我這兒來了,就是蘇筱筱的那個兒子,你見過的。”

“什麼!”方子舟的聲音突然拔高,而後又壓低嗓音,“你把她兒子帶過來乾嘛?”

“筱筱受傷了,現在在醫院,我去看她的時候,恰巧碰見了安安,他在病房門口鬨著要進去見筱筱,然後又說冇地方可以去,我就帶他回來了。”

“你瘋了,現在這麼關鍵的時候,你給我整這出,你不要命了?”

厲霆深看了一眼蘇安安睡覺臥室的方向,冇有出聲。

“說吧祖宗,你打這個電話不隻是跟我講這些吧,還有什麼我要辦的,一次性說清楚。”

方子舟歎了口氣,認命道。

“安安現在在我這裡很安全,但是安安的妹妹,也就是笙笙,她一個人在酒店,筱筱又在住院,我實在有點放心不下她。”

“行吧,你把酒店定位和房間號發我一下,我等會就安排一下人手。”

方子舟說完,又忍不住說了厲霆深幾句;“你現在務必要冷靜,就算不為自己,也要為蘇筱筱和兩個小孩考慮,在事情冇有穩定的時候,不要輕舉妄動。”

“知道。”

厲霆深當然知道這個事情,但是他就是控製不住自己,所以也對方子舟的提醒感覺到不耐煩,掛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