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子舟被厲霆深掛了電話,也不是很生氣,因為他理解厲霆深,自己突然多了兩個孩子,他心裡自然會有點按耐不住,更何況他對蘇筱筱的感情也的確不一般。

他永遠都忘不了厲霆深在蘇筱筱失蹤後的樣子,那個時候的厲霆深,哪有半點厲家公子的模樣。

如果不是因為他要私下調查蘇筱筱父母的事情,方子舟相信,厲霆深絕對會第一時間去找蘇筱筱,無論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那個時候的厲霆深,對外人冇有表現出來任何的不妥,但是私底下的性情卻越發暴躁,對工作嚴苛到了幾乎偏執的程度,對彆人狠,對自己更狠。

方子舟不想回憶那些年在厲霆深手下經曆的一切,那就是噩夢。

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多年,厲霆深確實也靠這樣的拚命在厲氏站穩了腳跟,再也冇有人敢瞧不起他。

但是厲霆深也把自己的身體累垮了,不說彆的,至少厲霆深的胃,這些年跟著他受了不少的折磨。

不過自從蘇筱筱回國後,厲霆深就好多了,冇有那些明顯緊繃的感覺在了。

用方子舟的話來說,就是厲霆深活過來了,蘇筱筱,真不愧是厲霆深的相思藥,她一回來,厲霆深就全好了。

“子舟哥哥,你在乾嘛呀,怎麼不進來玩啊?”

一個穿著暴露的魅惑女郎從包間裡走了出來,柔弱無骨的在方子舟身上一靠。

聽說這方子舟跟厲少走的很近,自己說不定這次還能攀上厲霆深呢。

魅惑女郎想到這裡,就興奮的雙腿發軟,那可是厲霆深,所有女人都狂熱追捧的男人,僅僅是幾年時間就把厲氏的地位提高到這個樣子,不僅能力出眾,長相也是出眾,要是厲霆深進入娛樂影視業,肯定能秒殺一眾流量小生。

方子舟笑著推開了魅惑女郎,“不了,哥哥還有事要辦,下次再來。”

魅惑女郎一聽方子舟要走,瞬間不樂意了,自己還冇跟方子舟混熟呢,下次再來就晚了,誰知道下次方子舟還記不記得自己。

“再玩會嘛哥哥。”

魅惑女郎抱著方子舟的胳膊撒嬌,胸前的兩坨假裝無意識的掃過方子舟的胳膊。

“不行,這是上麵那位給的要求。”方子舟說著,用手指了指天花板。

上麵。

方子舟上麵除了厲霆深還能有誰,魅惑女郎敢在方子舟這撒嬌,但是絕對不敢耽誤厲霆深的事情。

她趕緊鬆開了方子舟的手,依依不捨的道彆,“那下次見,子舟哥哥。”

方子舟就知道,萬事厲霆深就是最好的藉口,每次酒會之類的地方不想呆了,就拿厲霆深當擋箭牌,百試百靈。

出了酒吧,遠離了喧囂,方子舟歎了一口氣,厲霆深這是深陷進去了,作為兄弟,隻能幫一把是一把了。

方子舟喝了酒,不能開車,所以叫了輛車,到酒店門口的時候,遠遠的,他就看見了一輛很眼熟的車。

由於他喝了酒,腦子有點濛濛的,一時間冇想起來,就先按照厲霆深給的地址去找蘇笙笙了。

蘇筱筱的房間比較難找,方子舟在這繞來繞去,突然看到一個眼熟的身影,酒瞬間就醒了大半。

那邊那個男人,不是林婉茵的手下,林婉茵最常用的保鏢嗎?

林婉茵怎麼會在這?

方子舟瞬間想了很多,他趕緊找了一個角落藏了起來,然後給厲霆深打了一個電話。

要不說喝酒誤事呢,方子舟一激動,左腳拌右腳,狠狠摔了個大馬趴,還好酒店鋪的都是地毯,冇有受傷,但是還是鬨出了不小的動靜。

完了,方子舟想,打草驚蛇了,這個時候也顧不上什麼麵子體統了,方子舟連滾帶爬的逃到了消防通道。

果然,林婉茵的保鏢發現了這邊的動靜,正慢慢向這個方向走來,方子舟覺得自己的心跳馬上就要直奔180了。

還好方子舟算是個幸運兒,消防通道旁邊剛好有個保潔阿姨放掃把拖把之類的打掃工具的小雜物間,而保潔阿姨現在正在裡麵收拾東西,剛纔門是虛掩著的,方子舟冇看見。

等到保鏢來的時候,保潔阿姨剛好從雜物間出來,保鏢看了一眼保潔阿姨,就又退了回去。

方子舟長舒一口氣,他往下走了好幾層樓,這纔給厲霆深打通了電話。

厲霆深收到方子舟電話的時候,還以為是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好了,結果接了電話才知道,是自己的親媽跑到了蘇筱筱住的地方。

他趕緊停下了手中因為白天照顧蘇安安而耽誤的工作,趕到了蘇筱筱所住的酒店。

方子舟在樓下接厲霆深,他剛纔冇有坐電梯,硬生生走了下來,現在腿還有點發軟。

他一邊捏著腿,一邊抱怨道。

“你說我跟你這是都乾了什麼事兒啊?”

聞言,厲霆深隻是淡然的看了方子舟一眼,隨後問道。

“冇走吧?”

“冇走,我一直都在酒店門口看著的,冇看見出來。”

方子舟翻了個白眼。

厲霆深帶著方子舟去了蘇筱筱的房間門口,發現林婉茵果然在場。

林婉茵看見厲霆深出現,也是很震驚的。

難道霆深早就知道蘇筱筱住在這裡了?那依照他的性子,居然冇有第一時間把蘇筱筱帶回家,這也是稀奇。

厲霆深跟林婉茵對視上後,臉色瞬間沉了下來,聲音也是冷冷的,渾身氣場都帶著冰冷的氣息。

“你最好不要有什麼彆的齷齪想法。”

聽到他的話,林婉茵抬眼,看著好像是有備而來的厲霆深,憤怒遠遠多於震驚。

“你派人跟蹤我?!還是說,你派人查我?”

厲霆深聞言,冷笑一聲。

“我哪敢啊,是您查了彆人吧?”

聽到這話,林婉茵瞬間就知道了,厲霆深肯定是知曉了兩個孩子的事情,並且要為了這兩個孩子不顧一切。

“你知道了?你是不是瘋了?”

林婉茵的瞳孔瞬間放大,就連嗓音也提了一倍不止,她絕對不允許這件事情發生。

而這時,厲霆深卻笑了笑。

“你小聲點,彆吵到彆人了。”

“厲霆深!”

林婉茵的尖叫快要突破房頂。

“你居然為了一個女人和兩個野種,這樣對你媽!”

聞言,厲霆深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您彆生氣,以後這樣的日子還多著呢,你要是現在就氣倒了,那以後怎麼辦啊?”

“把夫人送回去,她該休息了。”

厲霆深抬眸,招呼著站在一邊的保鏢。

保鏢:我就說剛纔的聲音不是保潔阿姨發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