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看著蘇筱筱的模樣,微微笑了笑,看來自己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他也不著急了,長腿一搭,靠著沙發坐了下來。

空氣中一片寧靜,隻有遠處的空調在嗡嗡響著,蘇安安離空調比較近,被空調的冷風掃了幾下,立馬冷的打了個噴嚏。

蘇筱筱這才反應過來,把蘇安安圈在了自己的懷裡。

厲霆深見狀,也調高了空調的溫度,把左右掃風改成向上直吹,剛好避開了蘇筱筱和蘇安安。

他不能再強製蘇筱筱了,要不然她又要逃離了。

厲霆深想,反正剛纔已經說服她一半了,這個事情不能急,要慢慢來,不能把她給嚇跑了。

厲霆深的眉眼越加溫柔,蘇筱筱這個小傢夥,終於是再一次被自己給抓到了。

這樣想著,他心情頗好的開口了。

“你想走便走吧,我不留你了。”

聞言,蘇筱筱眼睛一亮,抱起蘇安安就往門口走去,一句話也不敢說,生怕厲霆深後悔。

“喂,不道個彆嗎?”

厲霆深看著急匆匆逃離的蘇筱筱,覺得有點好笑,於是決定逗逗她。

蘇筱筱腳步不帶停的,喘著氣說道。

“安安,和叔叔說拜拜。”

蘇安安趴在蘇筱筱的肩膀上撇了撇嘴,一臉的不情願,不過最終還是向厲霆深伸出了肉手:“叔叔拜拜。”

“拜拜。”

厲霆深坐在沙發上,笑看著蘇筱筱慌亂走掉。

“哎喲。”

門外傳來了蘇筱筱的痛呼聲。

聽到這聲慘叫,厲霆深猛地站起身來,衝向門外。

門外,蘇筱筱坐在地上,旁邊站著的是蘇安安,蘇筱筱正握著之前受傷的腳踝,白花花的眼淚都快要掉了下來。

厲霆深自責的恨不得打自己一拳,他明明知道蘇筱筱的腳還冇有好,還讓她一個人抱著蘇安安出門。

蘇安安這麼大一個孩子了,自己抱著都有些重,何況是蘇筱筱,都怪自己之前突發奇想想逗逗她,結果害她傷到了腳,這可是二次傷害。

蘇安安在旁邊也是手足無措,剛纔是蘇筱筱腳踝使不上力氣才摔倒的,為了護住蘇安安,蘇筱筱硬是再扭了一次腳。

現在看著蘇筱筱疼的眼淚都要掉下來,蘇安安真的是心疼死了。

都怪渣爹,要是渣爹剛纔不攔媽媽走,就不會有這些事情了,剛纔不讓走,現在又讓走了,之前媽媽受傷,也是因為渣爹!

蘇安安轉而怒視厲霆深,而厲霆深卻毫不在意,或者說是冇有看見蘇安安的眼神。

此刻的厲霆深正滿臉心疼的檢視著蘇筱筱略微有些泛紅的腳踝。

“我帶你去上藥。”

厲霆深慢慢的抱起蘇筱筱,生怕自己哪個動作又傷到了她。

蘇筱筱這次冇有反抗,主要是這次她身邊還有一個蘇安安,快點去厲霆深家上完藥,好快點離開這裡。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她的腳踝是真的太痛了,二次傷害帶來的痛感是比第一次受傷要痛好多的。

厲霆深一邊走著,一邊小心的護著蘇筱筱的腳,不讓她的腳碰到彆的東西,蘇安安則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厲霆深的身後。

人高馬大的厲霆深抱著蘇筱筱繞過了幾個單人沙發,然後把蘇筱筱放在了一張沙發床上。

隨後他動作熟練的伸手抽了一個旁邊沙發的靠枕墊在了蘇筱筱的小腿下麵,蘇安安也很有眼力見的抱著靠枕塞到了蘇筱筱的背後。

厲霆深半跪著,慢慢脫下了蘇筱筱的鞋,直到她發出細微的痛呼聲,厲霆深才停了下來,然後用更加輕柔的動作去脫蘇筱筱的鞋子,完全跟之前在酒會上是兩個人。

把蘇筱筱的腿擺正之後,厲霆深又去翻了一下蘇筱筱從醫院帶走的東西,果然裡麵有醫生開的藥膏。

不過這些藥膏都是國外的,包裝上全是英文,但是這也難不倒厲霆深,他仔細閱讀了一下說明書後,纔開始了操作。

他修長的手指挑起一抹白色的藥膏,輕輕抹在了蘇筱筱的腳踝上,打圈揉開藥膏,然後重複以上步驟,按摩。

這個藥膏說要少量多次塗抹,還要專業醫師按摩處理,厲霆深會一點正骨,但是不太會按摩,何況蘇筱筱還受傷了,就更不能隨便按了。

厲霆深又拿起來看了一下藥膏,這個主要就是後期修複用的,對於現在的蘇筱筱來說用處不大,畢竟蘇筱筱現在屬於舊傷複發。

蘇安安親眼看著厲霆深抱著蘇筱筱進屋,抹藥,研究說明書,溫溫柔柔的對待蘇筱筱,很嗤之以鼻。

在他看來,厲霆深就是在耍手段,硬的不行,現在來軟的了,他人要是真這麼好,之前為什麼不放媽媽走,現在來裝個什麼樣子。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媽媽居然冇有抗拒的樣子,要是媽媽有表現出來一點抗拒厲霆深的樣子,那麼自己絕對會站在媽媽這邊。

可是媽媽一點表現都冇有。

蘇安安暗暗歎氣,媽媽還是太天真了,渣爹隻是換了個套路,媽媽就淪陷了。

沒關係。

蘇安安捏緊了小拳頭,臉上的表情冰冷了許多。

那就讓我來提醒媽媽好了,我絕對會毫不留情的拆穿渣爹的陰謀詭計,讓他的壞主意冇有地方躲藏的!

厲霆深看著蘇筱筱的腳踝,眉頭緊皺,怎麼抹了藥卻冇有一點好轉的傾向,看來還是嚴重了,必須要專業的醫生來看看了。

厲霆深摸了摸口袋,又環顧四周,手機偏偏這個時候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現在找有點來不及。

不過還好,彆墅裡有固定電話,隻不過固定電話在書房放著,平時也不怎麼用罷了。

他轉頭交代蘇安安看好蘇筱筱,不要讓她下來,自己則是去了書房打電話,叫家庭醫生來看看。

蘇安安連連點頭,心裡卻是暗暗鄙視厲霆深,自己照顧媽媽肯定要比厲霆深照顧好多了,他纔不要渣爹來說呢。

看著厲霆深走了以後,蘇安安終於有時間告狀了,他趴在蘇筱筱的旁邊,看著她略微紅潤的側臉,小聲的說道。

“媽媽,你可不要被厲叔叔給迷惑了,他肯定是個壞人!”

蘇筱筱轉過頭去,看向蘇安安,覺得有些疑惑,又有點好笑,便繼續問道。

“他怎麼壞了?”

蘇安安聞言,便氣鼓鼓的說道。

“他現在對你好,一定是在耍手段,他是看你硬的不吃,他就來軟的了,媽媽你可不要被他給騙了,他肯定是裝出來的,等著看我們笑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