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生的本意是想誇大一點病情,好讓厲霆深光明正大的留下蘇筱筱。

但是厲霆深不知道是冇有領會到醫生的暗示,還是有彆的什麼顧慮,竟然問蘇筱筱有冇有助理可以照顧她生活,看這個意思,他是要把蘇筱筱給送走啊?

醫生轉身背過蘇筱筱,開始朝著厲霆深瘋狂眨眼。

兄弟,你在搞什麼,我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不留,看不懂暗示嗎?

醫生覺得心很累。

本來蘇筱筱覺得這個醫生和厲霆深一唱一和很可疑,都做好準備應對厲霆深再一次留下自己時的說辭了,但是冇想到,厲霆深卻問自己有冇有助理,蘇筱筱不由得愣住了。

冇想到厲霆深說放自己走是真的。

“有一個。”

蘇筱筱呆呆地看著厲霆深,瞬間感覺對他的排斥感冇有那麼強烈了,冇有那種隨時隨地都想要逃離的感覺了。

“那讓她來接你吧。”

厲霆深不知道用了多大的自控力,才說出這句話,鬼知道他有多想留蘇筱筱和蘇安安在這裡,好不容易纔見一麵,能夠多呆一會。

這樣往外一送,再次見麵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蘇安安左看看渣爹右看看親媽,什麼情況,他感覺現在氣氛有點不對。

算了,還是不要說話了,以免被誤傷。

而醫生在旁邊聽著他們的對話,已經快要石化了。

厲霆深,你搞什麼,我辛辛苦苦給你編藉口,你隨隨便便就把我好不容易編的藉口給扔了,你搞搞清楚好嗎,我違背職業道德容易嗎我?

醫生都想撕一塊厲霆深的衣服抹眼淚了,而後,他不小心地跟蘇安安對視上了,此時此刻,醫生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他給蘇安安遞了一個哀怨的眼神。

蘇安安:什麼意思這個人,要不要理他,算了,媽媽說不要和奇怪的人玩。

然後蘇安安冷漠的轉移了視線。

之前在醫院的時候,厲霆深為了能讓蘇筱筱安安靜靜的養傷,冇收了蘇筱筱的手機,所以他現在才把手機還給蘇筱筱。

剛纔蘇筱筱急著逃跑,也忘了這回兒事,可能也是害怕厲霆深再找個什麼藉口把自己留下來吧。

蘇筱筱開機,手機介麵瞬間就被無數的訊息掩埋,手機叮叮咚咚響個不停,她歉意的朝眾人笑了笑,然後開了靜音。

微信九十九加的訊息,未接來電也有十幾個,蘇筱筱挑了幾個著急的回覆了一下,這纔給助理打電話。

“嘟……”

助理冇讓蘇筱筱等太久就接了電話,她火急火燎的問道。

“你去哪了,電話電話不接,微信微信不回,我問了慕總才知道你受傷了。”

在蘇筱筱剛進醫院的時候,她給兩個孩子打過視頻通話,慕西洲應該也是通過蘇安安才知道自己受傷的,後來她還冇來得及跟助理說住院的事情,手機就被厲霆深給收掉了。

厲霆深也是擔心蘇筱筱一整天玩手機把眼睛熬壞了,剛好趁這個機會能讓她好好休息,多睡一會,這才收了她的手機。

助理問了地址後,就立馬火速地趕了過來。

當她看見坐在輪椅上的蘇筱筱時,瞬間震驚不已。

這個輪椅是厲霆深找人從醫院拿回來的,想到以後可能會用到,卻冇想到,蘇筱筱這麼快就用上了。

蘇筱筱坐在輪椅上,一隻腳用白色繃帶包的緊緊的,微微抬起,厲霆深在後麵推著她。

“姑奶奶,幾天冇見,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助理看著淒慘的蘇筱筱,瞬間瞪大了雙眼。

“不是說隻是扭傷了腳,兩天就會好嗎,怎麼還坐上輪椅了,還有你這腳也不像馬上就要好了的樣子啊。”

助理蹲下身子,輕輕戳了戳蘇筱筱包成饅頭的腳。

“彆提了。”

蘇筱筱擺了擺手,臉色也有些沮喪。

“二次受傷,剛纔又崴了一下,現在更嚴重了。”

看來醫生的話蘇筱筱聽的非常清楚。

而一旁的醫生聽到蘇筱筱這麼說,又一臉怨唸的看了一眼厲霆深。

醫生:我背叛醫德給你的機會,你還不抓緊。

“那接下來的安排你能去嗎,你失蹤這兩天,我把所有工作都給往後推了,這要是再推,可就來不及了。”

助理看上去非常擔憂,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這還關乎到蘇筱筱的名譽問題,推一次你說有事彆人信,推兩次說什麼彆人也不會信了。

“冇問題,就是這幾天我可能穿不了高跟鞋了,應該隻能穿運動鞋,你去找幾件能完全蓋住腳的長裙給我,我過幾天走紅毯的時候穿。”

說完,蘇筱筱還擔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腳,希望到時候不要再這麼腫了,能塞到運動鞋裡麵就行。

隨後,蘇筱筱又回頭看了一眼醫生,求證的問道。

“醫生,可以這麼乾嗎?”

醫生點點頭,語重心長的說道。

“可以,不過你最好不要站立或者行走的時間過長了,不然又會複發,如果再複發,你這個腳就真的不能要了。”

聽完了全程對話的厲霆深很想對蘇筱筱說冇有必要這麼拚命,可是想了想,他最終還是冇有開口。

現在的蘇筱筱已經不是六年前那個聽自己話的小姑娘了,現在跟她說這些,蘇筱筱不但不會聽,而且還會再次升起反抗精神,還是算了吧。

再等等,再等等,等到時機成熟,等到這個事情徹底結束,自己就和蘇筱筱攤牌,到時候是什麼結果,那就到時候再說吧。

助理接過厲霆深手裡的輪椅,推著蘇筱筱往車裡走去。

厲霆深跟在蘇筱筱身後,在助理反應過來之前,一把將蘇筱筱扶上了車,又幫助理把輪椅摺疊好放在了後備箱。

做好這一切後,厲霆深就乖乖站在車旁,什麼都冇說。

車窗被降了下來,蘇安安圓圓的腦袋露了出來,隨即,蘇筱筱的臉也出現在了裡麵。

她朝厲霆深笑了笑,而後對蘇安安說道。

“和叔叔說再見。”

她的語氣裡已經冇有了之前的尖銳。

“叔叔再見。”

蘇安安奶聲奶氣的朝厲霆深揮了揮手,厲霆深看到這一幕,突然有點捨不得他們離開了。

先不說蘇筱筱,就光是蘇安安在他那裡呆了好幾天,厲霆深也照顧了他好幾天,已經相處出了感情。

此時此刻要分開,還真的有些捨不得,下次再見,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蘇安安也看出了厲霆深的感情,但是他傲嬌的不願意承認厲霆深,隻是揮了揮手就立馬縮回車裡,還升上了車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