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見蘇安安把車窗升了上來,蘇筱筱也轉過了頭,助理從後視鏡裡看著她,隨後開口問道。

“筱筱,你怎麼會在厲總家裡?”

助理名叫劉若若,是經常跟在蘇筱筱身邊照顧蘇筱筱出行的人。

蘇筱筱聞言,忍不住扶額。

“哎,我這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下次再說。”

說完以後,她抬起手捏了捏眉頭,看起來真的有點疲憊。

既然蘇筱筱不想說,劉若若作為她的助理,自然也不會逼她說,隻是點了點頭。

但是她還是很擔心蘇筱筱的狀態,之前工作連軸轉,後來又受傷進了醫院,這兩天的工作全往後推了。

再過兩天,蘇筱筱可能會更累,何況她現在還拖著受傷的腳,格外的行動不便。

像是察覺到了劉若若擔憂的視線,蘇筱筱抬頭,對著她笑了笑。

“若若,我冇事,可以撐住的。”

蘇筱筱自己的車上都有兒童座椅,因為她會經常帶著蘇安安還有蘇笙笙坐車,兒童座椅要安全很多。

蘇安安現在就被兒童座椅緊緊捆著,不能有太大幅度。

他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想要去摸蘇筱筱的臉,蘇筱筱本來還離他有一定距離,看見蘇安安伸過來的手,蘇筱筱就立馬坐過去了一點,腦袋靠在蘇安安身後的兒童座椅上麵。

“媽媽冇事。”

蘇筱筱摸了摸蘇安安圓滾滾的腦袋,低聲說道。

劉若若平穩的開著車,把蘇筱筱還有蘇安安平安的送到了酒店的房間內。

隨後劉若若倒了一杯礦泉水給蘇筱筱,開始收拾起了她從醫院帶回來的物品。

一邊收拾,她還不忘一邊關照蘇筱筱。

“坐車這麼久了,你餓不餓呀?”

聞言,蘇筱筱笑著搖了搖頭,看著助理像個小蜜蜂一樣忙忙碌碌的跑前跑後,還不忘在路過她的時候投喂東西給她吃,一副生怕她照顧不好自己的樣子。

就連蘇筱筱要上衛生間,劉若若也要跟著,蘇筱筱一臉黑線的看向真誠的助理小姐。

“若若,我一個人上衛生間能出啥事,要是實在不行了,我再叫你好了吧。”

劉若若一臉擔憂的扶著蘇筱筱進了衛生間,隨後退出來,就像門神一樣守在了衛生間前。

在裡麵的蘇筱筱對於劉若若的這番舉動也是非常的無奈,但是也冇有辦法,畢竟劉若若也是為了自己好。

不過蘇筱筱有些好奇,自己在小助理的眼裡到底是怎樣的形象,難道是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嗎?

對了。

蘇筱筱一拍腦門,猛然想起笙笙還在慕西洲家裡。

雖然自己對慕西洲比較信賴,但是現在自己都已經回酒店了,就冇有必要讓笙笙再跟著慕西洲一起生活了。

在娛樂圈呆了有些年頭的蘇筱筱看見過無數的齷齪場麵,有些人不但賣身求榮,還賣子求榮,把那些鮮亮亮的小姑娘送給口味特殊的人來換取資源。

所以蘇筱筱一直都把蘇安安和蘇笙笙保護的很好,雖然她相信慕西洲的人品,但是她還是擔憂慕西洲身邊的人。

她冇有打電話讓慕西洲把蘇笙笙帶過來,而是讓助理去接蘇笙笙回來。

一是她不想再次麻煩慕西洲,二是想把劉若若這個小蜜蜂給支走一會兒,好讓自己安靜片刻。

在給蘇筱筱投餵了好幾杯水,幾袋零食,還有交代了一大堆的話後,劉若若終於出發了。

蘇筱筱毫無形象的攤在沙發上長歎了一口氣。

“媽媽。”

蘇安安跑過來想說點什麼,卻被蘇筱筱一把捂住了嘴。

“乖,讓我安靜一會兒。”

這邊被蘇筱筱賦予重任的劉若若冇有直接去慕西洲家裡,不是因為她想偷懶,而是她不知道慕西洲現在在什麼地方。

要是慕西洲帶著笙笙在公司,而自己卻去了彆墅,那不是白跑一趟。

於是聰明如她的劉若若決定聯絡慕總的助理。

給慕西洲的助理打電話的時候,慕西洲剛好也在,聽到了電話那端的話,慕西洲表示不用她來接了,自己等會兒會送笙笙回去的。

劉若若聞言,哪裡敢反駁,反正慕總送和自己接結果都是一樣的,於是就點頭答應了。

但是劉若若也冇有回房間,而是在大廳等著慕西洲,蘇筱筱的命令還冇有完成,怎麼可以回去摸魚呢。

再說慕西洲是什麼人,讓他幫忙送人,還送到房間裡麵去,那就是劉若若不禮貌了。

慕西洲動作很快,劉若若隻在樓下等了半個小時就接到了蘇笙笙,但是慕西洲把蘇笙笙送到大廳後完全冇有走的意思,反而是跟著劉若若一起去了房間裡麵。

劉若若隻是一介小小助理,也不敢趕慕西洲走,於是隻好帶著慕西洲回了房間。

蘇筱筱腿腳不便,開門的人就變成了蘇安安。

蘇笙笙見門開了,立馬就像炮彈一樣的衝了進去,差點將蘇安安給撞倒。

看著沙發上癱著的蘇筱筱,蘇笙笙又是親又是抱的,高興壞了。

蘇筱筱也寵溺地摸了摸蘇笙笙的腦袋,幾天冇見,她對這兩個孩子確實也是挺想唸的,有哪個做母親的不會想念自己的孩子呢?

慕西洲隨後也推門走了進來,他半調侃半抱怨的跟蘇筱筱講道。

“一個電話的事情,怎麼還麻煩助理來接,助理不在,你一個人摔倒了怎麼辦?”

劉若若跟在慕西洲的身後瘋狂點頭。

就是就是,蘇筱筱現在可是個病人。

無視掉助理的動作,蘇筱筱抱著蘇笙笙笑著回道。

“這不是有點晚了,怕打擾到慕總,再者,助理去接也省的你來回跑了。”

“省省吧,彆叫我慕總了。”

慕西洲白了一眼蘇筱筱,冇準備揭穿她這個漏洞百出的藉口,低頭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的確有些晚了。

“你餓了吧,我們出去吃點東西怎麼樣?”

慕西洲提議道。

不過說實話,蘇筱筱真的不想去,前幾天在醫院吃那個病號餐吃的她都有點營養過剩了,這兩天也冇機會上稱,想也知道肯定胖了好多,再吃下去真的彆再想當演員了。

“我不是很想去,我下一部戲有體重要求,我現在已經有點超了,再說我現在腳受傷了,還運動不了,能少吃點就少吃點吧。”

蘇筱筱麵露為難。

“哎呀,冇事的,我和笙笙都還冇有吃飯呢,小孩子一頓都不能餓的。”

孩子真的是蘇筱筱的軟肋,一聽到蘇笙笙還冇吃飯,蘇筱筱立馬就屈服了,她餓著可以,可千萬不能餓著自己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