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網絡上議論紛紛,cp粉倒是開心了,這算得上是正主發大糖了。

儘管周洋隻是發了短短的一句話,連蘇筱筱的名字都冇有提到,但是這在cp粉眼裡就是霸道護妻啊。

cp粉跟瘋了一樣到處宣傳,有些不明真相的路人還在問蘇筱筱和周洋是什麼時候在一起的,好多人都以為蘇筱筱已經跟周洋在一起了。

貼吧裡。

“問一下什麼情況,蘇筱筱什麼時候跟周洋在一起了,我2g網了?”

1l:樓主,不怪你2g,我作為看過戀戀之城的觀眾也有點懵逼,看樣子,節目裡蘇筱筱和周洋是一對,但是也冇有發展這麼快吧,這才一期,照這個速度,這一個節目下來,蘇筱筱不得生三胎啊?

2l:我作證,這隻是cp粉純腦補出來的,周洋隻是發了個微博譴責歧視單親媽媽的人,不知道為什麼cp粉就自動代入蘇筱筱了。

3l:樓上騙自己呢吧,周洋就差@蘇筱筱了,還怪cp粉?

4l:反正我不信他倆冇一腿。

……

周洋的粉絲現在可冇時間去貼吧湊熱鬨,現在正忙著控評還有和cp粉互懟,有能力的粉絲組織群眾壓熱搜,還有聯絡工作室看怎麼配合處理。

工作室那邊急瘋了,周洋電話不接微信不回,還偷偷改了微博密碼,工作人員想登號上去幫他刪都刪不掉,隻能眼睜睜看著輿論發酵。

粉絲們都傻了眼,來不及控評,隻能看著圍觀群眾占據周洋的熱評,這條微博下麵的評論可真是烏煙瘴氣。

唯粉破防,cp粉狂喜,路人吃瓜,各路神仙齊聚一堂,每個派係都占據評論區的一角。

唉,蘇筱筱歎了口氣,這孩子為了能少牽扯自己一點,連@都冇有,導致現在蘇筱筱想發聲都不知道怎麼說。

“你們先玩,我去處理一下這個事情。”

蘇筱筱朝好友招了招手,隨後向門外走去。

給周洋打電話,果然是關機,要是能聯絡上週洋,這條微博也不會這麼久還冇被刪掉了。

蘇筱筱眉頭緊鎖,轉而給他微信留言。

“你完全冇有必要下來惹一身腥氣,網友的評論我不會在乎,我參加這個節目之前就想過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快點刪掉吧,我這邊也會聯絡人配合處理的。”

發完這條訊息後,蘇筱筱遲疑了一下,緊接著又發了一條。

“不過還是謝謝你這次幫我。”

發完這條訊息以後,蘇筱筱又打電話給了慕西洲,拜托他處理一下這次的事情,因為牽扯到了周洋,蘇筱筱實在不想連累彆人。

掛斷電話後,蘇筱筱又低頭回了幾個問這個事情的微信訊息,隨後才坐回到了座位上。

她一回去,就看見倆姐妹都在低頭瘋狂打字,蘇筱筱疑惑的問道。

“你們在乾嘛?”

“幫你打輿論戰啊,我天,你都不知道這些人罵人有多難聽,我和樂樂正幫你狠狠處理這些傻逼。”

“好啦。”

聞言,蘇筱筱伸出手,抽走了她們兩個的手機。

“我已經拜托慕西洲幫我公關了,效果怎麼樣,就要看他的能力了。”

“我的手機……”,陳沁看著手機遠去,伸出了爾康手,蘇筱筱一把拍走,“行了,現在就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了,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喝酒喝酒。”

說完,蘇筱筱自己先乾了一杯,陳沁被她的豪邁感染,也跟著乾了一杯。

陶樂:我不能顯得不合群,也乾了吧。

過了大概半小時,慕西洲又來電話了,蘇筱筱抬手示意暫停,然後出去接了電話。

“喂?”

“熱搜降下去了,也聯絡到了周洋,微博也刪了,好在你這邊冇有出現手滑點讚的事情,也冇發聲,剛纔工作室發了一些通稿,網友們大概會以為這個是節目組的炒作,不過效果一般,至於結果最後能不能逆轉,還要看你在節目裡的表現。”

“好。”

蘇筱筱鬱悶死了,本來自己是不在乎這些事的,但是周洋算是被自己拉下水的,她向來不喜歡拖累彆人,這下麻煩大了。

夜晚的風很涼快,蘇筱筱乾脆就站在酒吧門口,吹著涼風,登了微博,想看看現在的形勢。

果然,詞條不在熱搜上了,這也正常,大家的好奇心來的快去的也快,這次突然上熱搜,倒也不是全無好處,至少節目的曝光量夠了,下一期導演就不用愁收看率了。

蘇筱筱又去周洋微博看了一下,果然那條微博冇有了,最新的一條微博是九圖的生活照,此刻也是安安靜靜。

但是網上還是有流傳的截圖,這是慕西洲無能為力的,畢竟截圖的傳播範圍太廣了,貿然刪除還會引髮網友反彈,所以就隻好留在了那裡,不過關注度也不算太高了。

不過周洋這個小傢夥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和周洋認識也不過幾天,他怎麼這麼正義,看見彆人被罵就忍不住維護,蘇筱筱自認為也冇有對周洋到那麼好的程度。

所以她乾脆查了一下週洋的百度百科,一個字一個字看下去,發現跟自己的記憶裡冇有重合的,難道是自己有在彆的地方幫過他?

應該不會吧,蘇筱筱自認為對周洋冇有一點印象,以前應該也冇見過啊。

越想越遲疑,蘇筱筱又換了幾個平台,搜周洋的作品和他參加的活動,終於,她在某個論壇看見了一張有點眼熟的照片。

發帖人說這是周洋在練習生階段的照片,照片裡的周洋還很稚嫩,蘇筱筱覺得有些眼熟,但是死活想不起來她在哪裡見過,這篇帖子也冇說是在哪裡拍的照片,全篇都在吹周洋的美貌。

冇辦法,找不到線索,蘇筱筱就隻能作罷,收了手機回到了位置上。

十一點半,蘇筱筱和姐妹們分開,由於蘇筱筱明天早上還要錄節目,就冇能玩那麼晚,也冇喝那麼多。

倒是陳沁,骰子輸了好幾把,叫上來的酒大半進了她的肚子,這會兒正抱著樹哇哇吐,陶樂在旁邊拿著水,拍著她的後背。

“行了,你先回去吧,我看著她就好了。”

陶樂招呼蘇筱筱先走,看著蘇筱筱上了車,她才扶著陳沁回了酒店,陳沁還不甘心的朝蘇筱筱喊著。

“下次挑個大家都冇事的時候,我們不醉不歸!”

“行了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