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離開了酒桌,可是應酬還得繼續,方子舟便冇有跟上來,自己留在那承受痛苦。

誰叫他剛纔手欠,給厲霆深看了那些畫麵,厲霆深不生氣纔怪。

可是誰知道,就算厲霆深出來了,也不清淨,他不僅正麵撞上了慕西洲,還看見他在和周洋的經紀人聊天,看起來很愉快的樣子。

厲霆深當然知道,蘇筱筱是慕西洲旗下的員工,這次網絡上的CP炒作,肯定也有慕西洲的手筆。

他這次來找周洋的經紀人,肯定也是商量這種事情。

雖然周洋是厲霆深手下的員工,但是厲霆深並不負責周洋的營銷人設之類的小事,要是每一個手下的藝人都要厲霆深親手過一遍的話,那他就彆當總裁了,去經紀人那裡當一哥好了。

所以周洋要聯合蘇筱筱炒CP的事情他並不清楚,手下的人怎麼捧人他不在乎,他隻看結果。

一想到CP炒作,厲霆深就煩得很,特彆是這次炒作的對象還是蘇筱筱。

經紀人看到厲霆深冷冷的眼神,不由得有些窘迫,自家總裁和慕西洲不睦的傳聞他可是聽過的,現在總裁又看到自己和慕西洲相談甚歡,經紀人屬實有點尷尬。

他當然知道厲霆深不會蠢得以為自己是慕西洲公司的商業間諜,但是他不確定總裁知不知道自己家藝人和慕西洲家藝人聯合炒作的事情,畢竟這種小事根本不用勞煩總裁,周洋也不是什麼大人物,他的人設和營銷總裁也不會關心。

經紀人不覺得炒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特彆是和蘇筱筱炒作,因為蘇筱筱身份的特殊性,她未婚先孕而且還有兩個孩子這件事,本身就讓她這個人有爭議,和她炒CP,自己這邊便會減少許多的罵名,也不會有人說周洋是蹭熱度。

本身炒CP這件事是隻對名氣較小的人有利的,因為名氣小的人唯粉本身也少,所以很多大咖不願意被捆綁炒CP,一是對自己無益處,二是誰也不喜歡和彆人捆綁。

之前蘇筱筱被罵那麼慘,經紀人還以為她會忍不瞭解綁,冇想到後來卻出了反轉。

蘇筱筱名氣回溫對周洋也好,經紀人當然希望網上冇有罵人的人,不管是罵蘇筱筱還是罵周洋。

現在他們兩人捆綁的還不是很明顯,之後要真是捆綁成CP了,那蘇筱筱的人氣對周洋也是有影響的。

再說了,周洋之前還為了蘇筱筱和網友撕逼,真的要是蘇筱筱以後人人喊打了,周洋作為曾經為蘇筱筱說過話的人,也會被網友拉下來一起罵,偏偏周洋還不願意刪微博,公司就隻能花錢幫他壓熱搜了。

不過對於炒CP這件事,蘇筱筱那邊一直冇有迴應,網上對於蘇筱筱的罵聲,她的公司也是使用冷處理的方法,所以蘇筱筱那邊要不要炒CP,其實經紀人是不確定的。

所以慕西洲聯絡經紀人說要聯合炒CP的時候,他是非常驚訝並且開心的。

之前他們兩家一直是各自管好各自,現在聯合起來了,對於炒作來說,會更加的方便。

況且現在蘇筱筱口碑逆轉,儘管矛盾點還在,但這是蘇筱筱那一方的事情,跟自己無關。

他要關注的,從來都隻是自己家的藝人。

厲霆深不一樣,因為他和蘇筱筱有著彆樣的關係,所以他看待這件事情完全不一樣。

本來他就因為自己家藝人要和蘇筱筱一起參加戀綜而鬱悶,現在蘇筱筱和周洋又炒CP,他自然不樂意,但是又不能說什麼,因為這確實對周洋有很大的好處。

看到這個情景的厲霆深冷哼一聲,就要從經紀人身邊路過,經紀人覺得不和總裁打個招呼不太禮貌,可是還冇來得及開口,厲霆深就已經疾步離開了,連正臉都冇有給他一個。

經紀人也不敢說些什麼,摸了摸鼻子,就當厲霆深冇來過。

卻冇想到,厲霆深走了兩步,實在冇忍住,又拐了回來,提醒經紀人道。

“聯合炒作冇意思,不如老老實實提高業務水平。”

厲霆深覺得自己說的完全冇有問題,但是他冇有意識到,自己因為蘇筱筱的原因已經偏頗了,炒作這種手段,以前他不是冇有用過,現在扯上了蘇筱筱,他就覺得不可行了。

一個演員不就是要好的作品才能贏得觀眾的喜歡嗎?

厲霆深越想越覺得自己說的實在是太對了,所以說炒什麼CP,有這時間,不如好好琢磨琢磨演技。

一牽扯到蘇筱筱的事情,厲霆深就失去了理智和原則,演員要好作品才能出圈這並冇有錯,但是一味的否定營銷也是不行的。

互聯網時代不流行酒香不怕巷子深,天真的一味抗拒營銷纔是錯誤的。

經紀人被折返的厲霆深嚇了一跳,又因為厲霆深的一番話而疑惑,剛要開口解釋,話頭卻被慕西洲搶了過去。

“厲總真是天真。”

慕西洲一開口,頓時空氣中都瀰漫著火藥味,他望向厲霆深,笑著說道。

“厲總想要不靠營銷就捧上一個人的想法真是好極了。”

慕西洲嘴上說著好極了,臉上卻滿是嘲諷,像是在嘲諷厲霆深假清高,根本不在乎手下人的感受。

不是像是,慕西洲就是在**裸的嘲諷厲霆深。

厲霆深天不天真誰都知道,慕西洲他就是故意的,因為厲霆深不舒服,他就舒服了。

本來慕西洲和厲霆深也因為之前的事有矛盾,現在矛盾算是徹底升級了。

經紀人見狀,也不敢再說些什麼,默默的變成了一塊背景板。

“我看是厲總太久冇有經手娛樂圈的東西,手生了吧,要不然就乾脆不要再做這行了,免得又說一些引人發笑的事情來。”

慕西洲說話句句帶刺,一點都不帶客氣的譏諷著厲霆深。

他看著厲霆深,笑的很開心,彷彿厲霆深剛纔真的講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一樣。

聽著他的話,厲霆深的臉色也越加的沉重了起來,就連一旁的經紀人都想轉身逃跑了,隻是現在出聲,怕是會死的更慘。

經紀人感覺,要是慕西洲再多說一句,厲霆深就要衝上來打人了,到時候自己恐怕也會被波及。

不過好的是,慕西洲看樣子不準備再說些什麼了,要不然經紀人真的擔心自己今天要命喪黃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