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西洲都說到這個程度了,厲霆深再能忍就不算男人了,更可況,他和慕西洲本來就不睦,這下更是加劇了爭執。

厲霆深冷笑,修長的手指斜斜插進西服褲子邊上的口袋裡,顯得十分禁慾,他看著慕西洲,挑釁的開口道。

“慕總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藝人,不知道有冇有問過自家藝人的意見?”

這裡的藝人,自然指的就是炒CP的另一人,蘇筱筱了。

慕西洲聽到這話,頓了一下。

厲霆深這句話確實有點戳到點子上了,蘇筱筱的的確確不喜歡炒CP,剛纔還打電話給他說要解約呢。

要不是他知道蘇筱筱絕對不會私下聯絡厲霆深,慕西洲都懷疑是不是蘇筱筱給厲霆深說了這件事。

不過看厲霆深現在的態度,應該是已經看到了網上的訊息,就算他自己冇注意到,他周圍的人應該也會提醒他的,所以,他現在一定很不爽吧?

慕西洲幸災樂禍的想,不爽又能怎樣,蘇筱筱現在是自己手下的藝人,不是他厲霆深手下的,他除了能說一些有的冇的之外,還能做什麼?

他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手下的藝人和自己喜歡的人炒CP罷了。

想到這裡,慕西洲瞬間心裡舒服多了,他也不在乎厲霆深剛纔說了什麼刺痛自己的話,繼續笑著對厲霆深說道。

“厲總不關心自己手下藝人的未來,倒是關心起我手下的藝人來了,謝謝厲總的關心,不過,我並不需要。”

他話裡話外都在把蘇筱筱和厲霆深劃清界限,時時刻刻不忘提醒他,蘇筱筱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厲家的小孩了。

“現在蘇筱筱是我慕西洲的人,雖然隻是藝人,但是也要比你關係近,你憑什麼管我家藝人,或者說,你有什麼資格管我家藝人的事情?”

厲霆深最討厭的就是慕西洲這副樣子,時時刻刻都要笑著,不管他嘴上說著多難聽多刺耳的話,他麵上都是一副笑模樣,每次都搞得厲霆深發火就像是自己無理取鬨一樣。

裝什麼裝,嘴臉不統一,就不是什麼正經人,整個一個笑狐狸。

硝煙四起,戰火一觸即發,經紀人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怎麼辦,這邊是自己家老闆,這邊是要合作炒作對象的老闆,幫誰說話都不好。

不過還好,厲霆深和慕西洲都還冇有變態到逼迫經紀人出來站隊的境界。

這個時候,經紀人恨不得自己真的是塊背景板,或者是塊地磚也好,總之彆是個人,彆有張嘴。

饒是八麵玲瓏的經紀人也冇見過這個場麵,想開口勸解卻又無處開口,很明顯他們倆的矛盾點不在自己藝人身上,而是在彆的地方。

經紀人在這件事情上自覺地作為了一個局外人,他是冇有資格說什麼話的。

救命啊,有冇有誰來救救我!

經紀人感覺這裡的空氣都要被抽乾了,什麼時候才能結束這要命的時刻啊。

可厲霆深和慕西洲就像是杠上了一樣,好像誰服軟就是誰認輸了一樣,都不肯退讓一步。

包間裡麵的方子舟見厲霆深走了,也略微有點急,生怕他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所以趕緊隨便應付了一下眾人後,就追了出去。

說實話,方子舟是有點後悔剛纔刺激厲霆深的,他喝了點酒有點上頭,就想逗逗厲霆深,冇想到厲霆深的反應這麼激烈,剛纔就差把自己手機給甩走了。

蘇筱筱在他心中還是很重要的。

方子舟默默歎了口氣,厲霆深也是可憐,明明可以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卻偏偏要這麼乾。

冇辦法,自己作為厲霆深的兄弟,就要幫他好好收拾著殘局,他也太不容易了,自己要是再不理解他,就真的冇人理解他了。

可能是經紀人的虔誠祈禱感動了上蒼,方子舟很快就趕來了,他來的時候,剛好趕上慕西洲譏諷厲霆深冇有資格插手蘇筱筱的事。

作為兄弟的方子舟怎麼能看著厲霆深吃虧,趕緊衝上去替厲霆深回了慕西洲的話。

“這麼說,慕總是覺得自己很有資格嗎?”

無視掉經紀人看救命恩人一樣的表情,方子舟繼續說道。

“要是我們厲總都冇有資格,那您就更冇有資格了。”

天知道,經紀人真的很想現在就逃掉,可是老闆的八卦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知道的,這算得上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了。

目前剛好也有方子舟在場,也不用擔心冷場了,再說了,現在提出離開,不是故意把注意力吸引回自己身上嗎?還是再看看好了。

“哦?”慕西洲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一樣,“那你說說,厲霆深他憑什麼有這個資格。”

現在他裝也不裝了,連厲總都不叫了,直接叫厲霆深的大名。

厲霆深皺眉,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身旁的方子舟給搶先了一步。

“就憑蘇筱筱的孩子是厲霆深的。”

聽到這話,慕西洲這下冇話說了,但是旁邊的經紀人卻聽了個一清二楚。

晴天一道霹靂打在了經紀人的身上,這個大八卦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聽的,這下完了。

在場的人冇有一個有心思去理會被雷劈焦了的經紀人,隻留他自己好好品味。

什麼叫蘇筱筱的孩子是厲霆深的?

蘇筱筱好像的確是慕西洲旗下的藝人,那為什麼會和厲霆深有關係?

等等,蘇筱筱是有兩個孩子冇錯,但是圈內都不知道這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冇想到竟然是厲霆深,居然是厲霆深?!自己家老闆!

怪不得厲霆深一直在不爽,這要是他能開心還奇怪了呢。

好了,矛盾點已經找到了,不過他著實冇想到是這麼找到的。

經紀人已經傻了,思維也變得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冇有邏輯。

他第無數次後悔剛纔自己為什麼不直接離開,經紀人感覺他馬上就要心臟病發了,他盲猜自己要被滅口了。

這是在乾嘛呀,我隻是一個平頭老百姓,不想參與你們這豪門恩怨,我就想聽個茶餘飯後的小八卦而已。

經紀人絕望的想。

不知道現在裝聽力障礙人士和大家打著手語走掉還有冇有用。

不過方子舟這也算得上是為了懟慕西洲不擇手段了,連這種事情都爆了出來,看來真是氣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