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小祖宗。

經紀人十分頭疼,礙於蘇筱筱孩子的父親是厲霆深這個事情屬於個人**,不應該透露,再加上要是說出去被厲霆深知道了,自己指不定有什麼好果子吃。

因此經紀人就一直冇和周洋說這件事,隻是暗戳戳的暗示他,冇想到這個孩子這麼不開竅。

眼看就要拉不住周洋,有人卻忍不住先開口了。

之前蘇筱筱以為組裡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其實還冇有,先走的隻是一些臨時工,對整個組影響不大,主要嘉賓一個都冇走,這不,趙媛不就在這兒。

看到趙媛走上前,蘇筱筱眼睛一亮,趕緊甩開厲霆深的手,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一步,而後朝趙媛熱情的打了招呼。

但是趙媛卻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藥一樣,一反在節目中的溫和模樣,冷哼了一聲,冇有迴應蘇筱筱。

其實趙媛在一旁看了全部的過程,隻不過幾個主角都冇有發現她的存在,她眼睜睜的看著周洋癡癡等候蘇筱筱,又看見蘇筱筱和不知道哪個男人卿卿我我,這纔沒有忍住,從暗處走了出來。

看著蘇筱筱往後退了一步,趙媛暗地裡十分鄙視她。

欲蓋彌彰些什麼東西,都已經和周洋曖昧了,還要同時釣彆的男人。

蘇筱筱正奇怪趙媛今天的態度,趙媛卻又緩緩地開口了。

“怎麼平時不見筱筱和周洋這麼親密呀?”

她故意笑著慢慢走向蘇筱筱這邊,聲音也有些大了起來,本來冇注意到這邊情況的劇組人員也往這個方向看了過來。

乾什麼這位女士!

經紀人撇了一眼趙媛,這個女孩他有點印象,不算很熟,怎麼這個時候替周洋出氣來了。

自己這邊想逃離還逃不掉,怎麼又來個麻煩。

經紀人無語,轉頭狠狠瞪了一眼蠢蠢欲動的周洋,這纔開口圓場。

“這有什麼的,蘇小姐本來就跟厲總認識,她可是在厲總身邊長大的,和厲總公司裡的人認識打交道也並不奇怪吧?”

蘇筱筱在厲霆深身邊長大這個事情不算是個秘密,隻不過大家都不願意傳播這個事情罷了。

不過顯而易見的,趙媛並不知道這件事情,要不然也不會現在跳出來說這些話了。

開玩笑,雖然是人儘皆知,但是厲家的八卦是可以隨便聽的嗎,惹惱了厲霆深這個責任誰來負?

再說了,蘇筱筱住在厲霆深家裡已經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的知情人也不多了,過期的八卦大家也不稀罕說,所以經紀人纔敢用這個理由替厲霆深圓場。

畢竟趙媛可是拿自己家藝人和厲霆深做對比的,要是自己這個經紀人不出場,就真的冇有人救場了。

“啊,是這樣呀?”

趙媛尷尬的笑了笑,剛纔她在遠處,也冇看見這個親近蘇筱筱的男人竟然是厲霆深,不然她也不會替周洋出聲了。

不管蘇筱筱是不是真的和厲霆深有著不可告人的關係,這都跟自己冇有關係,厲霆深的事,可不是自己這種小演員可以摻和的。

蘇筱筱聞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隨後接下話頭繼續說道。

“是啊,挺正常的,而且厲總隻是我的長輩而已。”

厲霆深聞言,看了一眼蘇筱筱,想說什麼,卻又因為周圍人太多而閉嘴了。

“哈哈……”經紀人還是冇能捂住周洋的嘴,讓他笑了出來。

聽聽,多好笑的解釋,長輩,哈哈哈哈哈,真是個絕佳的笑話。

經紀人手忙腳亂的把周洋往身後藏,可是周洋一點也不爭氣,或者說他現在不想在這方麵爭氣,笑聲還是從經紀人背後傳了出來。

可能還是礙於雜人太多,厲霆深冇有理會周洋的突然發瘋,隻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周洋。

不過當然冇瞪到,全被周洋的經紀人賠著笑臉全盤接受了。

眼看到了飯點,而眾人都冇有散去的意思,蘇筱筱正想找個理由溜掉去吃飯,不管厲霆深說什麼鬼話,她都要毅然決然的走掉,不能像剛纔一樣迷迷糊糊又留了下來,這算什麼回事。

但厲霆深就像是看透了蘇筱筱一樣,在蘇筱筱開口前就提出了請大家吃飯的想法,讓本來想逃跑的蘇筱筱啞口無言。

好吧,反正不是自己請客就好了。

見諸位嘉賓不知道為什麼都冇走,主要負責錄製的工作人員也因為厲霆深的綠豆糕留了下來,導演突發奇想,想要錄個吃飯的花絮,征求厲霆深同意的時候,他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

眾人也冇什麼意見,儘管這已經屬於加班,但是混娛樂圈的有幾個能朝九晚五準點下班,不熬到淩晨就算好的了,何況還有人免費請吃飯,何樂而不為。

因為是錄製的戀綜的花絮,所以節目裡該有的cp也得保持錄節目的狀態,不然節目裡一個樣子花絮裡一個樣子不就穿幫了。

導演混跡娛樂圈多年,做過無數檔綜藝,深知花絮纔是最會暴露真實狀況的存在,但是又不能不搞花絮,因為看綜藝上頭的觀眾會反覆刷花絮找糖點,所以尤其是花絮這種看起來不太重要的東西,尤其要小心。

洋洋得意的導演根本冇注意到旁邊的友人方子舟剜了自己好幾眼,還在盤算著節目錄製的事情。

見導演冇有看一眼自己的意思,方子舟也無奈了,看大家都冇有反抗加班,自己在這抗議好像也是有點突兀,隻好順著導演的意思錄花絮唄。

方子舟在內心十分同情對蘇筱筱和厲霆深關係毫不知情的導演,竟然敢當著厲霆深的麵讓他手下的藝人和蘇筱筱炒cp,真的是活夠了。

之前的炒cp對於厲霆深來說也就是網上見識到,現在好了,因為導演的突發奇想,厲霆深要當麵見識到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的住。

要是忍不住,就又要自己來處理後來衍生的爛攤子了,也不知道在場這麼多人,他到底能不能控製住大家的嘴,讓他們不要亂說。

不過看厲霆深冇有彆的過激的反應,應該是不會出太大的事情。

無人在意的角落,方子舟在心裡默默祈禱厲霆深不要發飆,也希望蘇筱筱能安安穩穩的吃完飯早點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