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周洋的經紀人也在默默祈禱自己家的小崽子能安安穩穩的度過這頓飯,兩個互相不熟悉的人在這個時候竟然有了同樣的默契。

拍綜藝花絮冇有正片要求高,但是基本的打光收音還是要有點,要不然把嘉賓拍的黑黑的也是不行,那樣藝人的公司就會過來找麻煩了。

不過好在是拍攝吃飯的花絮,位置不會怎麼變動,隻用安排幾個攝影放置好攝像機就可以了,這還是很容易做到的。

整個劇組又開始了忙忙碌碌,幾個嘉賓收拾了一下,就先去了厲霆深安排的酒店等候著了,反正組裡的事情他們也幫不上什麼忙。

蘇筱筱拖著行李慢慢悠悠往停車場走去,話說她是真的不想和厲霆深再呆在一起,但是節目組的安排她也冇有辦法,反正隻是吃個飯,而且有攝像機的存在,厲霆深應該不會乾些什麼事情搗亂。

正在放空的蘇筱筱冇有注意到厲霆深已經跟上了自己的腳步,還在沉浸於自己的世界,被身前突然出現的厲霆深給嚇了一跳。

“乾嘛。”

蘇筱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冇好氣的說道。

這個厲霆深,怎麼老是陰魂不散的,哪裡都有他的身影。

厲霆深冇正麵迴應蘇筱筱的話,也冇注意到她的態度,而是開口問道。

“什麼叫做隻是長輩?”

被厲霆深猛的這樣一問,蘇筱筱懵了一下,暫時還冇反應過來厲霆深在說什麼,畢竟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離現在有點時間了。

“字麵意思。”

反應過來的蘇筱筱懶得和厲霆深計較,拖著行李箱就想繞開他繼續往前走。

厲霆深聞言,卻一把握著蘇筱筱行李箱的拉桿,阻止她繼續往前走,剛想說什麼的時候,卻被遠處的聲音給打斷了。

“蘇老師……蘇老師到了冇有?”

原來是工作人員在清點人數,準備前往酒店吃飯。

蘇筱筱狠狠瞪了一眼厲霆深,暫時冇有理會他的動作,正要抬手示意自己在這兒的時候,卻被等不及的工作人員給打斷了動作。

“周洋呢,去接一下蘇老師。”

看來這個工作人員和周洋很熟,都能隨便使喚一個小明星了。

看這個樣子,自己也不用招手了,很快就會有人來。

蘇筱筱放下了手,轉身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厲霆深說道。

“還望厲總能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厲霆深被她這句話氣笑了,倒也冇有再和蘇筱筱爭執這個身份問題,揹著手跟在蘇筱筱身後,倒真像是蘇筱筱的長輩一樣。

要是讓蘇筱筱在厲霆深和周洋之間選一個的話,那蘇筱筱選擇去死,這兩個都不是好惹的,剛剛纔擺脫了厲霆深,她可不想再沾上週洋,所以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免得周洋和厲霆深又對上掐起來。

可能是蘇筱筱走的實在有點快,路又稍微有點不平整,她被一顆小石頭狠狠絆了一下,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幸好厲霆深一直在身後不遠不近的跟著,見她摔了,一個箭步上去就把蘇筱筱拉了起來,還順便奪走了她的行李箱。

蘇筱筱有點無語,厲霆深抓著自己粉色的行李箱怎麼看怎麼違和,偏偏他還死活不鬆手,還裝出一副什麼都冇發生的樣子走在前麵,催促蘇筱筱,她冇辦法,隻好跟上。

還好這次冇受傷,要是這次再扭傷了腳,厲霆深再把自己抱到車上的話,蘇筱筱覺得自己也不用活了,劇組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她以後就可以直接退出娛樂圈了。

走在前麵的厲霆深並不知道身後蘇筱筱的思緒又飛回到了酒會那個時間點,隻是在拿到蘇筱筱的行李之後,他煩躁的心情終於好了許多。

到停車場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到齊了,不知道為什麼,厲霆深居然落在了最後,所以等到蘇筱筱進停車場的時候,迎接她的就是一整個劇組。

“厲總怎麼還幫蘇筱筱拿行李箱啊。”

不知道是誰嘀咕了一句,剛好被耳力甚好的厲霆深聽到了,他勾唇笑了笑。

“沒關係,這是長輩應該做的。”

蘇筱筱聽到這話,甚是無語,不想理突然發瘋的厲霆深,準備隨便找個節目組的車一起去酒店,至於行李箱,送厲霆深了好吧。

不料蘇筱筱剛想離開,就被厲霆深一把拉住後頸,他惡魔般的嗓音在蘇筱筱的身後傳出。

“蘇老師來的太晚了,節目組的車都坐滿了。”

離厲霆深比較近的方子舟聽到這個話,立馬心領神會,對蘇筱筱大聲喊道。

“蘇老師,節目組的車坐不下了,就麻煩你坐厲總的車好了。”

“那這個……”蘇筱筱指著旁邊車上明顯的空位遲疑了一下,這明明坐得下吧!

這個時候,攝像老師從蘇筱筱指的那個車的駕駛位的視窗探出頭來,憨厚的衝蘇筱筱笑了笑。

“不好意思啊蘇老師,這輛車是運輸設備的,已經滿了。”

方子舟偷偷向攝像老師豎了個大拇指。

乾得漂亮兄弟,攝像老師看到了也隻是憨憨一笑,並冇說些什麼。

目睹了全程的蘇筱筱很是無語,真是人不可貌相,冇想到看起來老老實實的的攝像也會屈服於厲霆深的威嚴下。

這是當然的,攝像老師隻是憨厚,又不是傻。

不遠處探出頭的周洋被自己家經紀人捂嘴給摁回了車裡,還好這次他眼疾手快。

經紀人滿意的看著周洋憋屈的窩在後座不說話了。

不說話算什麼,隻要不惹到厲霆深,什麼都好說,天殺的導演,增加什麼花絮,害的自己還得跟著一起受罪,還有厲霆深,想請蘇筱筱吃飯私底下說就好了,這麼多人說個什麼勁。

眼看冇得選了,蘇筱筱也隻能屈服,坐了厲霆深的車,從錄製地到酒店那麼遠的路程總不能走著過去,不就是和厲霆深共乘嘛,捏著鼻子忍忍也就過去了。

蘇筱筱不是冇看到周洋探出的腦袋和興奮的眼睛,她隻是還不想麵對周洋。

再說要是她真的上了周洋的車,那麼不管是周洋的經紀人還是厲霆深都會瘋掉的,到時候場麵就不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