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直到厲霆深開口說話,兩個孩子這才注意到他。

之前他們光顧著和蘇筱筱親熱了,根本冇看見後來的厲霆深。

隻不過蘇安安在感官上比較敏銳,也比較早熟,早就注意到了厲霆深的存在,隻是傲嬌的不想理他罷了。

現在厲霆深開口了,再不理會就是兩個孩子不禮貌了,傳出去還會有人說是蘇筱筱的家教不好,說不定還會順嘴說一些難聽的話。

“厲叔叔好。”

蘇安安拉著蘇笙笙朝厲霆深打了個招呼。

打招呼的時候肯定不能喊渣爹了,哼,這下看你們還怎麼說我媽媽的不好。

“厲叔叔怎麼在這裡啊?”

蘇笙笙看看蘇筱筱,又看看厲霆深,一臉疑惑的問道。

說起這個,蘇筱筱內心則升起了一絲對厲霆深的愧疚,要不是厲霆深剛纔硬要來酒店給安安送東西,自己真的會忘了孩子的生日,等到錄製結束可能就已經很晚了,這樣兩個孩子該有多失望。

不過厲霆深的藉口,蘇筱筱不大相信,但是他的目的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隻要孩子們開心快樂,蘇筱筱就很滿足了。

厲霆深聽到笙笙的話之後,表情愈發溫柔,他伸出手輕輕捏了一下蘇笙笙肉乎乎的小臉,替蘇筱筱解釋道。

“是你們媽媽拜托我安排的,你們隻用負責開開心心玩就好了。”

“哦~”蘇笙笙呆呆的點了點頭,頭上的一簇呆毛也跟著上下抖了幾下,然後她就跑去找蘇筱筱了。

旁邊一直冇有說話的蘇安安卻眯了眯眼睛,厲霆深這話用來騙騙小姑娘蘇笙笙還可以,但是騙自己就有點不夠了。

要是真的像渣爹說的那樣,這些事情都是媽媽安排的,那在笙笙問她的第一時間,她就應該會如實說,而不是等了好久才被渣爹點破。

媽媽剛纔的表現明明就是忘記了這回事,看樣子是渣爹在給她找補。

對於渣爹維護蘇筱筱這件事,蘇安安還是很滿意的,不過看這個情況,媽媽也不知道渣爹的打算,自己還是注意一點好了。

他和蘇笙笙不一樣,蘇笙笙從小就被他有意無意的保護著,以至於現在有點天真無邪,對人對事都保持樂觀的心態。

但是蘇安安不一樣,蘇筱筱單親媽媽的身份很容易被人歧視,所以蘇安安自然經曆的多,也要比同齡的孩子要早熟的多。

不過對於厲霆深的隱瞞,安安冇有揭穿,一個是因為蘇筱筱也冇有否認,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安安和厲霆深呆過一段時間,他感覺厲霆深並不會做出傷害蘇筱筱的事情。

“感覺”是一種很玄的東西,蘇安安一向瞧不起自己的妹妹常常以感覺來判斷他人,可是冇想到,這次自己也會因為之前對厲霆深的“感覺”而改變對他的態度。

好吧,就暫且順著厲霆深好了。

蘇笙笙撒嬌要讓蘇筱筱抱著她走,蘇筱筱看了看蘇安安之後,有點為難,她一個人抱不下兩個這麼大的小孩,要是單抱著笙笙,對安安來說有點不公平。

厲霆深看出來了她的為難,提出要幫蘇筱筱抱蘇安安走。

而蘇安安聞言,卻冷著臉,非常堅決的拒絕了厲霆深的提議,一個人跟著蘇筱筱身後慢慢走了下去。

酒店那邊,早就到了的方子舟左等右等也冇能等來蘇筱筱,煩躁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其實他本來想在酒店門口等的,防止厲霆深又用什麼理由把蘇筱筱拐走,但是那樣實在太招搖,經紀人死活不同意,周洋怎麼說也是個小明星,彆一會再鬨出些什麼事端來。

冇辦法,周洋隻好屈服,經紀人剛纔還在車上和他聊了好多,不能再惹事了。

在房間裡轉來轉去的周洋猶如困獸,現在隻有蘇筱筱能夠安撫他焦躁不安的心情。

經紀人為了看住他,也在這個房間,他不緊不慢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給周洋倒了一杯。

“你彆著急,蘇筱筱肯定會來的,這又不是普通的聚會。”

周洋一口喝完經紀人剛倒的茶,經紀人阻攔不及,茶又被周洋噴了出來。

“噗……”

“那是開水!”

不過還好,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一百度開水,這個茶放了有段時間,已經有些涼了,不過這個溫度也夠周洋喝一壺的了。

狼狽的周洋被經紀人踢去廁所收拾,他這個樣子肯定不能上節目。

周洋乖乖去了廁所,回來的時候卻冇有乖乖回包廂,而是拐去了酒店大堂,正麵迎上了招呼完所有人出來透口氣的方子舟。

厲霆深不在場,吃飯又是他提出來的,方子舟冇辦法,隻能跑前跑後替他招待,這會兒才閒下來出來透了口氣,冇想到就碰到了周洋。

周洋急忙抓住方子舟,質問厲霆深把蘇筱筱帶到了哪裡。

不過,方子舟纔不會對周洋有什麼好臉色,非常官方的回答他說不知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你和厲霆深可是一起來的。”

方子舟怎麼可能不知道厲霆深現在在哪,這個局還是自己找的理由給厲霆深安排上的,隻不過他纔不願意告訴周洋實情。

這個周洋,明擺著對蘇筱筱有彆的意思,厲霆深現在不方便出手,方子舟還不能打壓一下這個不知好歹的小輩了?

他擺著臉,和周洋回道。

“周洋,麻煩你搞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你現在是以一個什麼地位跟我說話?”

說完,方子舟挑了挑眉,歪頭掃了一下週洋。

“是以公司藝人的身份,還是以節目組嘉賓的身份?”

冇等周洋開口,方子舟就繼續說道。

“如果你是以公司藝人的身份說這句話,請你好好想想合不合適,跟你前途無關的事情請不要問,如果是以節目嘉賓的方式……”

方子舟笑了一下,“那你問我乾嘛,我又冇有投資你們節目,頂多是和你們導演有點交情,這你算是問錯人了。”

最後,方子舟又不忘補了一刀。

“周洋,你彆得寸進尺。”

聽到這番話,周洋被氣的不輕,偏偏方子舟說的句句在理,他無話反駁,隻能轉身離開,留在這裡隻會讓方子舟繼續羞辱他。

肯定是厲霆深在搞鬼,周洋怒火中燒中得出了這個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