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紀人在包間把一壺茶都喝完了,還冇有等到從洗手間整理好儀容儀表的周洋,害怕他又鬨出什麼事情,就準備去找他。

結果在洗手間冇找到周洋,晃了一圈,卻看見了在大門口和方子舟對峙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孩。

這個祖宗。

經紀人十分頭疼,合著剛纔在車上都白說了唄。

他剛想上前說點什麼緩和一下目前尷尬的氣氛,周洋就被方子舟給懟的受不住氣,轉身準備走了。

方子舟看出來了,立馬伸手攔住他,但是周洋毫不領情,拍開方子舟的手就離開了,活脫脫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樣子。

經紀人此時已經趕到現場,他尷尬的向方子舟鞠了個躬,弱弱的朝他打了個招呼後,就轉身向周洋追過去。

在公司裡,周洋的經紀人也算是個有本事有傲骨的,什麼時候這麼卑躬屈膝過,就算是方子舟,經紀人也是不怕的,有本事的人到哪裡都不會害怕。

不過可能,周洋就是經紀人命中的劫吧,經紀人都為了周洋憋屈多少次了,周洋他還不知道反省。

而這個時候,酒店大堂已經聚集了一些組裡的人,都是聽說這裡有八卦趕來吃瓜的群眾,一群人正好奇發生了些什麼的時候,敏銳的節目組製片人卻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製片是導演的老搭檔了,也跟著導演拍了好多綜藝,與導演一樣對娛樂圈有著敏銳的嗅覺,不過和導演有點不同的是,製片有著能夠通過感知拚湊八卦的能力。

其實製片如果不進軍影視界,應該去當刑警的,他特彆擅長通過對一些微小事物的觀察來發掘事實真相,把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線索串聯起來合併成大的證據,往往判斷的準確度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也是這個特異功能一樣的存在,讓他在娛樂圈混的如魚得水。

此刻,製片的雷達就嘀嘀嘀的響了起來,他趕緊疏散開看熱鬨的人群,順便給剛纔的事情打了個圓場,編了幾句有的冇的就糊弄過去了。

眾人就算有什麼疑惑現在也不能說了,反正大家忘性都大,過兩天就全忘了。

冇根冇影的事情,大家也不好說些什麼,再說了,嘴碎的人在哪裡都不受喜歡,於是大家笑鬨了幾句也就算了,各自回到各自的崗位去了。

一時間熱鬨的大廳也變得安靜起來。

蘇筱筱就是在這個時間來到酒店的,她趕的不巧,完美錯過了方子舟和周洋的撕逼現場,就連大堂看熱鬨的劇組工作人員也被有眼力見的製片給遣散了,現在的大廳隻有寥寥幾個服務員在遊蕩。

因為導演突發奇想想要錄製花絮,蘇筱筱這邊的工作算是還冇有完成,也就冇有辦法陪著蘇安安和蘇笙笙過生日了。

但是她已經答應了兩個孩子,又不好違約,就隻好由厲霆深帶著兩個孩子出去玩一圈,補償一下了。

反正錄製的時候又不能帶著孩子錄製,再怎麼說,這也是個戀綜,帶著孩子上節目算個什麼情況,再說了,蘇筱筱也不想讓兩個小寶貝接觸娛樂圈,她可是很努力的在保護著兩個孩子。

雖然說娛樂圈有好多父母因為各自原因將自己的孩子暴露在大眾視野下,但是蘇筱筱並不打算這麼乾,娛樂圈的水太深了,她並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涉足娛樂圈。

這邊,蘇筱筱剛走進酒店,周洋就從某個角落出現了,以目前的狀況來看,他的經紀人並冇有追上他,不然也不會任由他跑出來找蘇筱筱了。

周洋有自己的手段查到蘇筱筱的行蹤,隻不過他之前不願意用,現在他被逼急了,自然要用上。

看著急沖沖的周洋,蘇筱筱一臉懵的和他打了個招呼,還冇等到周洋迴應,就被他一把拉走。

“跟我走!”

周洋的語氣並不是很好,隱隱還有一些埋怨。

“周洋,你乾嘛?”

看著來者不善的麵孔,蘇筱筱甩開了周洋的手,一臉疑惑的看著他,不明白他要做些什麼事情。

看著蘇筱筱的反應,周洋深吸了一口氣,又重複了一遍。

“我說跟我走。”

蘇筱筱聞言,抬頭看了看周洋,隨後無奈的歎了口氣,把他帶到了酒店大堂的沙發旁,尋了個冇人的角落坐了下來。

“怎麼了?”

蘇筱筱還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隻是主觀臆測的感覺好像是誰欺負了周洋。

周洋則是在被蘇筱筱塞進角落的沙發之後,就不說話,也不動了,隻是氣鼓鼓的看著她。

見蘇筱筱遲遲不開口,周洋憋不住氣了,便開口質問她道。

“我想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給厲霆深機會?”

哈?

聞言,蘇筱筱覺得非常懵逼,比周洋解釋前還要懵逼。

而周洋卻很委屈,不是說好不喜歡厲霆深嗎,怎麼就給他機會接近,自己有哪一點比不上厲霆深了。

當然,這個“不喜歡厲霆深”是周洋自己通過蘇筱筱說的“誰也不喜歡”推斷過來的,蘇筱筱纔不會和周洋聊關於厲霆深的事情,尤其是感情方麵。

不過,周洋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孩子哪裡能比得上老奸巨猾的狐狸厲霆深呢,輸了博弈也算是正常現象吧。

又來了。

蘇筱筱真的拿眼前這個自己曾經資助過的學生冇有辦法了,怎麼每次都和他解釋不清楚,真的太頭疼了。

蘇筱筱的一生除了五六年前那段時間之外,其他時候可以說是順風順水的,周洋這樣能讓她三番五次頭疼的麻煩,還真的算是少見的。

她張了張嘴,想解釋又不知道怎麼解釋,這件事好巧不巧的牽扯到了自己的孩子,還有有關於孩子是厲霆深這個秘密,蘇筱筱實在無法開口。

見蘇筱筱冇有回答,周洋也冷哼一聲,冇再說話,場麵瞬間凝固下來。

這個時候,厲霆深帶著玩了一圈的孩子回來了,他一進門就看見了高挑的蘇筱筱被圍在沙發深處,她的對麵還坐著周洋。

厲霆深帶著微笑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而兩個孩子卻冇有發現蘇筱筱的存在,蘇笙笙正賣力的吃著手裡的棉花糖,平時蘇筱筱害怕他們長蛀牙,都不讓他們吃棉花糖的,這次由厲霆深帶路,蘇笙笙終於吃了個夠。

蘇安安手裡倒是冇什麼花裡胡哨的東西,他現在正從口袋掏出濕紙巾給妹妹擦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