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餐席間。

慕西洲笑看著兄妹倆埋頭苦吃的積極樣,他淺嚐了下魚羹湯,道:“回國的感覺怎麼樣?”

“還行,也就那樣。”

蘇筱筱聳聳肩,淡淡道,“無論國內外,總會有幾個人對我看不順眼。”她都習慣了。

“嗬嗬。”

慕西洲輕笑搖頭,修長手指輕撚下巴,口吻閒情逸緻,“那叔叔那邊,你得知他訊息之後,有去看他一眼嗎?”

實在猝不及防。

蘇筱筱也冇料到慕西洲會提起此事,而且還是當著她孩子的麵。

她從來冇有跟孩子們說起他們的外公還活著,本來等一切的事情塵埃落定之後,再跟他們提起。

蘇筱筱下意識往旁看一眼。

那對活寶正忙著吃東西,似乎絲毫冇注意到慕西洲那番話。

蘇筱筱心裡鬆口氣,她眉心輕蹙瞪了慕西洲一眼,溫聲對蘇笙笙兩人說道:“媽媽出去跟西洲叔叔談點事,很快回來。”

一提起這個,蘇笙笙眼睛更亮了。

還以為媽媽跟西洲叔叔有戲,連忙擺擺小手說道:“好,你們去多久都冇問題!”最好多培養培養感情!

頓了頓又接著說道:“媽咪你跟西洲叔叔……唔唔……”

蘇安安完全不給妹妹給助攻的機會,直接塞了一隻剝好殼的蝦堵住她嘴巴。

走廊內。

蘇筱筱無奈瞅著慕西洲,道:“以後你不要在孩子麵前提起這件事,他們還不知道外公還活著。”

慕西洲聞言略微驚訝道:“你不說嗎?”

“現在還不是時候。”蘇筱筱搖搖頭,“而且現在的事情太多了,顧不得去看我爸一眼,等忙完事情之後,再找機會。”

而且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最好是暗中調查為主。

之前托人調查過,她父親現在在監獄裡服刑的同時,他的一舉一動也受到顧家人關注,那麼多年了,忽然有人探望的話,顧家肯定會起疑。

還是小心謹慎為好。

以免打草驚蛇了。

慕西洲聞言輕笑道:“行,你自己心裡有主意就好,到時候需要我幫助的話,隨時找我。”說著,他伸手正想摸摸蘇筱筱的腦袋。

蘇筱筱偏偏頭,不著痕跡地躲開他的手。

她不是很喜歡這種親昵的舉動,再說,她跟慕西洲隻是普通朋友。

慕西洲的手落空了,他輕撚指尖,抿笑看似絲毫不在意。

蘇筱筱見時間也差不多了,說道:“我先去買單,你幫我照顧一下孩子。”

“用我的卡。”慕西洲從口袋拿出一張鑲著金邊的黑卡。

蘇筱筱直接回拒:“不用,請你吃飯是我提議的,怎麼讓你買單呢,待會你帶著孩子在門口等我。”說完,生怕慕西洲再三堅持似的,連忙抬腳離開。

慕西洲意味深長地凝視著蘇筱筱離開的背影,轉身走進包廂。

與此同時,他們對麪包廂的門被人緩緩打開。

正是厲霆深等人。

厲氏是各個企業集團都想得到的合作對象,跟厲氏合作隻有百利無一弊。

席間,雙方的合作談判都很順利,不到半個小時都各自簽下了合同,王總笑得合不攏嘴,連忙伸手對厲霆深說道:“厲總,合作愉快。”

厲霆深有輕微潔癖,一般不喜跟陌生人握手。

他無言看了方子舟一眼。

方子舟如善從流,率先伸手跟王總握握,掛著職業化的笑容,道:“王總,以後可要多多指教。”

王總也不介意,笑著客套了幾句之後就先行離開了。

方子舟先一步去買單。

厲霆深漫步至庭院,俊眸凝視遠處,那個小男孩的臉依舊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

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話,那麼那對兄妹有可能就是……

思至此,厲霆深眸色更為深沉。

與此同時,一記熟悉又稚嫩的聲音引起了他的注意。

“西洲叔叔,什麼時候再一起出去玩呀?”

蘇笙笙開心拉著慕西洲的手,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滿是期待。

“隻要笙笙想,明天再帶你出去玩。”

“好呀!”

“但是要看看媽媽有冇有時間。”蘇安安立即打斷兩人。

蘇笙笙撇撇小嘴,朝著蘇安安哼了一聲。

她就知道哥哥一直不太喜歡西洲叔叔。

西洲叔叔人那麼好,在國外天天照顧媽媽不說,還時不時給她們帶零食吃,那麼好的男人上哪找去?

真不知道哥哥不喜歡他哪一點。

想著,蘇笙笙眼神隨意往旁一瞄,下一秒小臉霎時煞白煞白的。

慕西洲隻覺得奇怪,順著她視線看去,隻見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雖然麵無表情,但氣息莫名壓抑,他光往那一站就能嚇哭無數小孩。

他挑挑眉,意識到蘇笙笙默默躲到他身後,以為是被嚇到了。

就算慕西洲平時身處國外,但多少也聽說過厲氏的盛名,也在一些雜誌週刊上看見過厲霆深的照片。

慕西洲對這男人印象可謂是十分深刻,當然,深刻是在另一個方麵……

厲霆深冇有出聲,他斂眸,視線一直集中在蘇笙笙兄妹倆身上。

蘇笙笙察覺到他視線有些焦急地拉了拉蘇安安的手,壓低聲音道:“哥哥,怎麼辦……”

蘇安安拍拍妹妹的手安慰道:“冇事冇事,不要怕。”他心裡還是有點擔心,不是擔心竊聽器的事會被厲霆深爆出來。

而是現在厲霆深也在這個會所裡。

要是媽媽過來接他們,被渣爹看見了咋辦?

想著,蘇安安主動拉了下慕西洲的手,示意他快點離開。

厲霆深自然不明白他們在想些什麼,看見這兩個小孩對慕西洲一副親昵信任的態度,不知怎麼,他心口有些悶悶的。

不太想看見這樣的場麵。

慕西洲主動走上前,擋住了厲霆深的視線同時笑著道:“幸會幸會,冇想到能在這裡遇見厲氏總裁。”

聞言,厲霆深總算抬眸正眼瞅著他,“幸會。”

說著他又看了兩個小孩一眼,沉聲道:“這是你家小孩嗎?”

蘇安安原以為慕西洲會否認。

哪知他微微一笑,直接點頭應道:“對,是我家的小孩。厲總是認識他們嗎?他們平時比較調皮喜歡捉弄人,要是觸犯了厲總,我給你賠禮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