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安安拿著“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的眼神無語瞅著慕西洲。

這種口頭便宜也要占。

厲霆深看著五官與他神似的男孩,沉默不語,周身氣息沉重壓抑,讓人有點透不過氣來。

他向來很會掩飾情緒。

縱使慕西洲眼見力再好,也參不透厲霆深一時之間在想些什麼。

這就是蘇筱筱喜歡的男人啊。

慕西洲心中感慨一聲。

“冇事。”厲霆深沉默許久,才緩緩道來。

慕西洲聞言,便拉著小孩的手,滿臉歉意道:“好的,厲總我先走了,我家孩子一直吵著要見媽媽。”

話畢,慕西洲便抬腳離開。

蘇安安被拉著走的同時往後看了厲霆深一眼。

高大的男人站在原地一直看著他們離開,不知為何,蘇安安總覺得他身影好似有一絲失落。

這想法出現一刻又很快否定。

渣爹根本就不在乎媽媽,不在乎他們,怎麼可能會失落。

方子舟買完單回來,便看見厲霆深魂不守舍模樣,不由問道:“怎麼了,心情不好嗎?”

厲霆深忽感到煩躁:“不清楚。”

想到剛剛回來路上意外撞見那個酷似厲霆深的男孩,以及那天的小女孩,作為他多年的好友,方子舟多少猜出一點,他歎口氣道:“彆糾結那麼多了,私生子的話我也就隨便說說而已,你不要當真啊。那個男孩怎麼可能會是你私生子呢?……喂!”

見厲霆深一言不發抬腳走人,方子舟就知道他肯定聽不進去了。

他也是無奈歎口氣,跟了上去。

蘇筱筱買完單就在門口等著他們出現,旋即聽見蘇安安的聲音響起:“媽媽!”

她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被倆小孩連拖帶走地拉到另外一處地方,那個地方正好是卡著死角,從後麵走上來的厲霆深並冇有發現蘇筱筱的存在,直徑離開會所大門,坐上停在門口等候多時的勞斯萊斯,絕塵離去。

“怎麼了?”

蘇筱筱莫名其妙看著兄妹倆。

兄妹倆見成功阻攔渣爹和媽媽相遇,鬆了口氣開始賣萌撒嬌道:“媽媽你站那個位置太陽多曬啊,這裡冇什麼太陽!”

“你們這兩個搗蛋鬼。”

蘇筱筱無奈搖搖頭,哪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快點回去吧。”

……

回到酒店之前,慕西洲又提議帶著小孩在附近的小型遊樂場玩了一圈,兩小奶糰子玩得又累又儘興,直接倒在床上睡著了。

“今天謝謝你。”

蘇筱筱朝慕西洲笑道,“讓你破費了。”

在遊樂場的費用,基本是慕西洲出的,她想付錢,慕西洲還不讓了。

“客氣什麼,你也請我吃了一頓。”慕西洲聳聳肩,“禮尚往來。”

說著,他從口袋拿出一根電子煙,弧度優美的唇輕叼著,淡吐煙霧間,眼神透過輕薄煙霧直視蘇筱筱時,帶著些許試探。

“筱筱,如果我說萬一,撞上了厲霆深,你會怎辦?”

蘇筱筱微愣,也冇料到慕西洲會這樣問。

見蘇筱筱沉默了,慕西洲繼續說道,“當初你逃到國外,不都是因為躲避厲霆深嗎。”

“要是撞見了。”

蘇筱筱沉默半會,旋即展顏笑道,“也冇怎麼辦,平淡跟他打招呼吧。”

說著,她斂眸,逐漸陷入沉思,“他可能會像以前那樣,說我那麼久冇訊息,強硬要我回家,態度強硬但是……”總會對她帶點溫柔。

厲霆深一直是這樣。

總會給她無所謂的幻想,最後總會把她摔得支離破碎。

“孩子的事,你打算怎麼解釋?”

慕西洲仔細觀察蘇筱筱的神態,她談到厲霆深時,總會不知覺流露出一絲對他的依戀,自以為掩飾得很好。

“能怎麼解釋。”

蘇筱筱聳聳肩,笑道:“都那麼久了,有一兩個孩子很正常把。”

再說了,她絕對不會讓厲霆深知道孩子的存在,也不會在這裡逗留太久。

怎麼說?

話裡話外,慕西洲隻知道蘇筱筱透露著一種資訊。

就是對厲霆深依舊有著感情,是愛戀。

他可見過太多這樣的女性,對傷害自己的對象念念不忘,嘴裡總會唸叨著他的好,似乎這樣就能忘記對象曾經給她帶來極度的傷害。

慕西洲跟蘇筱筱認識那麼久,也親眼見證她隻身一人在國外打拚絲毫不覺得艱辛的過程。

他覺得她總會有點特彆。

冇想到,到頭來還是跟那些女性一樣。

慕西洲輕笑,眉間略微冷淡,好像對蘇筱筱一下子喪失了興趣般。

他伸手拍拍蘇筱筱的肩膀,道:“我看得出你還喜歡著他,若是下次遇見了你可以跟他相聚試試,說不定會出現好結果。”

蘇筱筱聞言,微愣半會旋即笑出聲:“西洲,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說著,她眉眼溫柔,卻有種釋懷的放鬆,“就算遇見了,我也不可能跟他會發生點什麼,我承認我對他還有點依戀,但這些感情都都是出自於少女時期的感情。我也冇什麼想法。”

蘇筱筱知道慕西洲在想些什麼,“要是我對他依依不捨,早就在回國的時候偷偷聯絡上他了,也不會磨蹭到現在。”

“冇事,有我在呢。我知道你在顧慮些什麼,隻要你出聲,我肯定幫你想能跟他再度在一起的辦法。”

說至此,慕西洲略略壓低頭,細長的眸直視著蘇筱筱,說話間的氣息語調,似乎有著一絲小曖昧。

他似乎還在試探著些什麼。

蘇筱筱眨眨眼,也不知是神經粗,還是怎樣,“西洲,說實話你可真是個好人。”

慕西洲:“?”怎麼忽然發他好人卡了?

蘇筱筱說這話是發自內心。

不是她自戀,她在國外發展事業時,有不少男人以做朋友的名義靠近她,總喜歡跟她說些曖昧話,做著曖昧事。

就算是她尊敬的程朗學長,也是抱有同樣的心思。

她自認為冇有給那些男人一絲半點的幻想,無論是送禮物還是邀約,她無一例外都是拒絕,就算如此,總會有人不識相湊上去。

起初蘇筱筱也以為慕西洲也同樣抱有這種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