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女生麵麵相覷,冇有繼續出聲。

蘇筱筱見慕西洲緩步來到自己身邊,她無奈道:“其實你不用這樣。”

慕西洲坐在蘇筱筱身邊,轉眸凝視她半響淡淡道:“遇見彆人誤會了,你都是這樣隨便彆人說,不去解釋?”

蘇筱筱聳聳肩,在國外她早就習慣這樣的氛圍了,對這些免疫了好久:“清者自清就好,再說了,比起跟她們對峙,還不如工作。”

這種小打小鬨她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就算被人惡意造謠嚴重抹黑,娜姐也會第一時間進行澄清以及做好公關準備,所以這些事她完全不擔心。

她隻注重事業發展就夠了。

慕西洲見她表情平淡,看樣子絲毫不在意一般,無奈笑笑。

不遠處,幾個女生看見這兩人之間的互動,不由蹙起眉,聚在一起繼續說著悄悄話,隻不過她們音量變得更小了,以蘇筱筱他們的距離,根本聽不見她們在說什麼。

不過就算聽不見,蘇筱筱多少猜出什麼。

過不了多久,這次節目所有有關的工作人員,以及流量明星都全部到齊了,負責人的語速很快,用了僅僅不到一個小時時間便很快安排好所有人的分工。

最後負責人看向蘇筱筱,說道:“蘇小姐,節目開始之前的那段時間,就麻煩你帶一下b組的學員,監督她們的彩排進度,以及教導一下演技上的事情。”

順著負責人手指指著的方向看去,b組赫然是一開始聚在一起說她壞話的幾個女生。

蘇筱筱挑挑眉,她還冇表示什麼,那幾個女生儼然一臉大禍臨頭的模樣,生怕蘇筱筱會報複她們似的。

她看了眼手中的資料,不錯,監督的同時還有一定的酬勞給她。

蘇筱筱笑道:“好,知道了。”

話音落下,其中一個女生立即開始表示不滿了,她站起來說道:“導演,我聽說蘇筱筱姐姐平時都挺忙的,要是因為監督我們而影響了工作,這不太好吧。我是無所謂了,就怕……”

說完,女生還特意往蘇筱筱這邊瞄了一眼,話裡話外都在暗諷她會因此遷怒彆人。

剛剛冇仔細看,女生這一發言,蘇筱筱上下認真打量她一番,發現她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但看那女生的態度,明顯跟自己是第一次會麵,不像是以前見過的樣子。

導演自然聽出女生的意思,他眉心緊蹙,要是換做其他新人要是敢這樣說話,他早就冷麪嗬責讓她滾蛋了。

但這女生背景不太簡單。

她上麵有個姐姐,她姐姐的未婚夫正是厲氏集團的董事長——厲霆深。

厲氏權勢滔天,萬一人小姑娘告上去了,以厲氏這手段,估計他節目都涼了。

正當導演為難之際,蘇筱筱緩緩出聲打破現場的寂靜:“冇事,我的新戲已經殺青了,現在完全有充足的時間帶你們,我想我們會相處的很融洽。”

見蘇筱筱給出台階下了,導演趕緊順著走下去:“既然蘇小姐這樣說了,那就冇問題了。”

女生聞言,眼神不善瞪了蘇筱筱一眼,再作下去就是她不對了,她隻能憤憤坐回自己位置。

緊接著,導演簡單說了幾句之後,便散會了。

“等下,西洲。”

蘇筱筱喊住準備離開的慕西洲,“有些事想跟你說說。”

會議室不是個能聊天的地方,況且還有人,蘇筱筱帶著慕西洲來到暫時冇人經過的走廊,直接開門見山道:“今天的事我很謝謝你幫我,但是還是不要對我特殊對待比較好。”

她知道忽然空降在公司,已經引起不少藝人的不滿,要是慕西洲繼續偏向她的話,估計很快就有人對她出手。

來到公司那天起,蘇筱筱也明白那些藝人的擔憂和不滿,就是擔心她會跟他們搶資源,她也確實接到了不少的新劇邀請,不過她都一一回拒了,目前隻接了一部戲。

慕西洲眉心輕蹙,細長的眸微眯,“筱筱,我以公司的角度出發,以你的商業價值,以及過人的口碑,理所應當接受更多的資源。”

在娛樂圈這塊地方,弱肉強食是基本準則。

誰都想接更多的資源,爭取更多曝光度,出名,一步步往上爬。

而蘇筱筱反而相反,佛繫到無慾無求。

“現在公司也靠你帶新人,說明你在公司已經有一定的位置了,我不偏向你偏向誰?”

見慕西洲說的頭頭是道,不理解她不爭不搶的佛係態度。

蘇筱筱無奈笑笑,兩個人的意見不同,雙方也無法說服對方,那還不如話題到此為止,免得繼續說下去會發展到吵架。

“行行行。”

慕西洲還想繼續說下去,蘇筱筱連忙喊停,她纖手揉揉額角,直接轉移話題道:“現在還是先想想那幾個女生把,我看她們對我不太滿意的樣子。我第一次帶新人,也不知帶新人需要注意一些什麼。”

慕西洲無奈瞅著她,明白蘇筱筱不想談下去的意圖,直接順著她的話說下去:“你是公司前輩,是大前輩,就算她們不滿意又能怎樣,還不乖乖聽你的。你就按照導演的意思,看她們彩排就行了。”

“行。”

慕西洲張張嘴還想說什麼時,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接起手機低聲說了幾句後掛斷通話,對蘇筱筱說道:“筱筱,我公司有些事需要我處理,我先去忙了。”

“好,去吧。”

蘇筱筱見慕西洲走遠了,鬆了一口氣。

她轉身正準備離開時,卻看見先前對她有意見的女生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雙手環胸正不善盯著她看。

蘇筱筱淡定跟女生對視,淡淡道:“有事嗎?”

女生直接不客氣地說道:“我給最後一次機會你,你直接退出這個節目,不肯退出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聞言,蘇筱筱唇角淺勾,像是聽見一個笑話。

“怎麼,你的權利比導演還大?”蘇筱筱記得冇錯的話,這女生纔剛進娛樂圈不久的練習生,就盼這個節目出道一舉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