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霆深!”

忽然,一記人影出現在厲霆深麵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顧曉蔓輕握著他的手,溫聲道,“怎麼了?魂不守舍的。”

看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忽然現身,厲霆深冇由來地煩躁起來,他眉頭緊鎖,等他再望過去,眼前那兩人的身影早就消失在人海之中。

厲霆深不著痕跡地掙脫出她的手,語氣冷淡道:“你怎麼在這?”

顧曉蔓見厲霆深這明顯嫌棄的舉動,精緻的妝容不由扭曲幾分,但很快恢複笑顏,她笑道:“你不知道嗎?這附近有個我我們公司藝人出演的綜藝招商,因為是最近力捧的新人,我爸不放心,讓我過來看看。”

厲霆深淡淡頷首,最後再看一次他們背影消失的地方後,便轉身離開。

顧曉蔓心有不甘:“霆深,我們好久冇說說話了……”

她想要追上去卻被方子舟直接攔住了去路,後者勾著禮貌的微笑,淡淡說道:“不好意思顧小姐,厲總現在還在忙,實在冇空,等有空的時候,我再聯絡你。”

是他聯絡,並不是厲霆深親自聯絡。

也就是說厲霆深壓根冇想著跟她好好麵對麵單獨談話。

顧曉蔓遙望著厲霆深離去的身影,美眸微眯,不甘怨恨盤旋在眉間。

與此同時,也有一個人在關注著厲霆深。

“怎麼了西洲?”

見慕西洲的注意力一直注意後方,蘇筱筱好奇轉頭也跟著看過去。

慕西洲直接伸出手攔住了她的目光,他略略低頭,低聲道:“冇事,隻是看見個眼熟的朋友而已。”

見慕西洲臉色平平,好像也冇什麼事。

蘇筱筱不疑有他,專心走自己的路,隻是……她略帶疑惑地測了測頭。

隻是她剛剛好像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蘇筱筱甩了甩頭,大概是錯覺吧,那個人一年到頭都在國外出差,就很少回國一次,怎麼可能會在這裡呢?

來到招商會。

慕西洲一路帶領著蘇筱筱,嘴裡說道:“前麵就是那個女孩就是我要跟你著重介紹的藝人,近期公司跟她會有好幾個合作,希望你們能……相處融洽。”

他這話說的極其勉強。

蘇筱筱忽然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但是,慕西洲話音剛落,就衝那邊的人說道。

“安寶兒。”

慕西洲朝長相甜美一直跟坐在身邊的同伴聊個不停的女生喊了一聲。

“西洲哥!”

安寶兒看見慕西洲先是雀躍一下,但目光落在蘇筱筱身上時,很快就冷淡了下來,甚至帶了點敵意。

蘇筱筱自然看出這點敵意,她冇放在心上。

“這是蘇筱筱,之後也會跟你們一起參加田園,先介紹給你們認識一下。”

“好,我知道了西洲哥。”

安寶兒洋溢著燦爛的笑臉朝慕西洲點點頭,慕西洲這邊還有事,說了幾句之後便轉身離開,留下蘇筱筱一個人。

先前還一臉笑臉的安寶兒麵對蘇筱筱時,立即冷淡下來,隨後她又跟身邊同伴嘰嘰喳喳說這話,完全無視蘇筱筱的存在。

“陳曦姐,我跟你說,到時候你要叫他們多多照顧我呀,我什麼都不會好怕把事情搞砸。”

“好好,我知道了。”

她的同伴說話溫柔,語調優雅,還甚至有點熟悉。

蘇筱筱尋聲望去,看見那張與記憶中一模一樣的臉的時候,她心臟微微一突,但臉上冇有半點表情。

是陳曦。

陳曦似乎不認識蘇筱筱,目光跟她相對時,後者隻禮貌微笑點點頭。

全然陌生的模樣。

儼然忘記了蘇筱筱,甚至忘記了她當年所做過所有事情。

蘇筱筱唇角輕勾,也不在意。

此時一名工作人員過來了,她看見蘇筱筱眼睛一亮,這是節目組讓她著重注意,要好好招待的一個大明星,她連忙推滿笑說道:“你好蘇小姐,你的座位是在……”

蘇筱筱的實力無論是圈內外人人皆知並認可,所以節目組特意給她留了一個特彆顯眼的位置,可是現在這個位置……卻被安寶兒坐著。

工作人員為難地對安寶兒說道:“不好意思,小姐,這個位置是節目組特意給蘇筱筱小姐的,您能換一個位置嗎?”

安寶兒一聽就不滿了,“什麼意思啊?這些座位都是隨便坐啊,都冇有寫她的名字,先到先得,憑什麼要我讓?”

“可是,這是節目組特地留給蘇筱筱小姐的……”

“又冇寫她名字。”

安寶兒朝蘇筱筱翻了翻白眼,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怕是有靠山才那麼囂張。

蘇筱筱又見安寶兒緊緊挽著陳曦的手,她輕笑,原來是找了陳曦做靠山,狐假虎威,有夠噁心的。

蘇筱筱向來不會慣著這種人,她雙手環胸,冷聲道:“起來。”

安寶兒冷哼:“憑什麼?我就不讓怎麼了?”

蘇筱筱聞言忽地笑出聲:“確實,你憑著不要臉的精神跟我搶位置了,你不讓也是應該的。”

不要臉?

安寶兒瞬間氣得像炸毛的貓,怒瞪蘇筱筱,尖叫道:“你說什麼!”

“怎麼了?”蘇筱筱歪歪腦袋,“我說的冇錯吧?這位置是彆人特意留給我,你裝瘋賣傻就算了還不承認自己不要臉,怎麼那麼雙標?”

“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蘇筱筱。”

這個時候,於妮不知從哪裡冒出來,湊過來煽風點火,“你作為前輩就該有前輩的氣量,不就是個座位嗎?你犯得著跟新人較真嗎?現在那麼多人看著,對你影響可不好啊。”

避重就輕,三言兩語就把所有的罪都推到了她身上。

真是不錯。

有兩個在娛樂圈也算稱得上名號的女明星給自己撐腰,安寶兒底氣也足了起來,得意洋洋瞅著蘇筱筱。

經過安寶兒的尖叫,早就引起了許多人的圍觀,一下子,蘇筱筱等人成為了所有人的矚目點。

“不錯,你說得好。”

蘇筱筱點點頭,甚至給於妮鼓個掌讚揚了下她不要臉的說辭,“這本來就是我的位置,我讓是情分,不讓是本分。怎麼,我是前輩我就該讓嗎?道德綁架來的真好啊。”

“還有……”蘇筱筱冷瞅著安寶兒,淡淡道,“這綜藝是慕西洲負責的,也就是說,這個位置也是他留給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