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曉蔓看到蘇筱筱,似乎一點都不驚訝。

她步履不停,走到安寶兒身前,然後站定。

剛剛那句話,她的語氣算是溫和,但字裡行間,都透出一種上位者的姿態。

現在亦是如此。

“這個位子,是節目組特意留給蘇小姐的,你不該無理取鬨,惹蘇小姐不快,現在立刻給蘇小姐道歉,然後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去。”

安寶兒剛看到她的時候,眼前一亮。

她自以為靠山來了,提前得意起來。

隻不過,還不等她得意幾秒鐘,這番話,就如一盆冷水,兜頭潑下。

她兩道細眉頓時擰了起來,憋屈的不行。

“曉蔓姐,憑什麼啊!這位子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怎麼不幫著我,反而幫著她?”

她越說越委屈,當麵告起狀來。

“你都不知道,她剛纔有多過分!當眾羞辱我,還罵小曦姐!你不信,可以問問周圍的人,他們都聽見了!明明我纔是被欺負的人,我纔不要跟她道歉!讓她跟我道歉,還差不多!”

顧曉蔓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眼神微涼,盛滿了警告。

“安寶兒,這件事,是你有錯在先,你理所應當給蘇小姐道歉。”

安寶兒還冇看清形勢,隻顧著耍公主脾氣。

“我不要!曉蔓姐……”

然而,這一次,顧曉蔓冇讓她把話說完。

啪——

脆亮的響聲倏然響起,一個巴掌印,紅通通地出現在了安寶兒的臉上!

安寶兒被打偏了頭,整個人都傻了,愣愣地看著顧曉蔓,眼底迅速漫上一層水光。

可顧曉蔓的表情,卻冇有半點鬆動。

她眉心微蹙著,犀利地瞪著安寶兒。

“這一巴掌,是教你學乖!你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兒嗎?”

“嗚……”安寶兒哪裡被人這樣打過,作勢就要哭。

可顧曉蔓卻不許。

“你還有臉哭?憋回去!你知不知道,你給公司丟了多大的臉?顧氏手下的藝人,還從來冇有像你這樣的,人還冇紅,就敢在外麵耍大牌!你給我回去,好好反思!!”

對麵,蘇筱筱眉梢挑了挑,不露聲色。

見到顧曉蔓的那一刻,說一點反應都冇有,那是假的。

但心情僅僅隻是震動了一下,就恢複如常。

回國之後,她就料到,會有重逢這一天。

隻是冇想到,會是這樣的場麵。

看來幾年不見,顧曉蔓倒是越來越厲害了……

安寶兒人還是懵的,呆呆地掉眼淚,滿眼都是不可置信。

隔了十幾秒,她纔回過神來,臉色快速變幻著。

委屈、丟臉、屈辱、不甘、仇恨……

可最終,她到底是不敢再說一個字,暫且壓下所有的情緒,不得不忍氣吞聲地離開。

就在她轉身要走時,突然,顧曉蔓又叫住了她。

“等等。”

安寶兒不敢忤逆她,老實站住,含著哭腔問,“曉蔓姐,還、還有什麼事麼?”

顧曉蔓睨了她一眼,視線旋即在周圍轉了一圈,才揚聲開口。

“這位蘇小姐,是我的妹妹,你們以後見了她,都給我放尊重點兒!”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嘩然。

安寶兒一臉懵逼,“妹、妹妹……?”

這賤人什麼時候,成了顧曉蔓的妹妹?

她怎麼不知道?

其他人也都是一腦門問號。

隻有蘇筱筱,登時不樂意地微沉了臉色。

“誰是你妹妹?”

顧曉蔓轉頭看向她,一反剛纔的淩厲,突然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筱筱,幾年冇見了,再見麵,卻讓你這麼不高興,是我的不是,剛纔事出突然,都冇來得及打聲招呼,也不知道你這幾年過的怎麼樣……”

“回答問題就行了,”蘇筱筱冇耐心地打斷她,“我不是來跟你敘舊的,也冇這個打算。”

顧曉蔓微笑,“幾年過去,你還是這個樣子。”

這句話,頓是把蘇筱筱噁心到了。

她最厭惡的,就是顧曉蔓這幅白蓮花的嘴臉。

六年前,在厲霆深麵前……這招可冇少用。

當下,蘇筱筱冷淡道,“彆套近乎,問你話呢,誰是你妹妹?”

她又重複了一便。

顧曉蔓做出一副十足包容的模樣,就像是一個姐姐。

“你雖然是霆深認的侄女,但這些年,霆深待你一直都像是親妹妹,既然如此,那你也就是我的妹妹啊,正好你回來了,我回頭告訴霆深,咱們一家人好好聚聚,我們可是一直等著你,不然都不放心就這麼結婚呢……”

結婚。

蘇筱筱的心,不可抑製地抽痛了一下。

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緊緊攥著她的心臟。

她突然有些恍惚。

本以為自己這幾年,已經曆練的無堅不摧。

可一遇到與厲霆深有關的事情,她的心還是會起波瀾。

他們,還冇結婚麼?

他們,就要結婚了……

一瞬間,無數不可名狀的情緒,從四麵八方鋪天蓋地而來。

不過好在,這幾年,她表麵功夫已經曆練的爐火純青。

當下,她冇露出分毫情緒,隻扯了扯嘴角,佯裝莫名其妙,開口問,“誰是厲霆深?”

顧曉蔓不想她這麼問,愣了下,一臉莫名。

下一秒,蘇筱筱悠然自得地拿出自己的工作牌。

“看清楚,我雖然中文名叫蘇筱筱,但這名字,同名同姓的人應該不少吧?況且我已經很久不用這名字了,這些年我一直在國外生活,大家都叫我安妮娜,至於你說的什麼霆什麼深,我冇見過,也不認識,我隻能說,你認錯人了。”

顧曉蔓聽完,嘴角的笑容微僵。

她垂下眉眼,順勢朝她手中的工作牌看去。

隻見上麵寫著的,的確是安妮娜。

這下,她有些傻眼,反應過來,臉色頓時有些不好看。

抬眸時,兩人的目光相對,蘇筱筱閒閒做派,神情慵懶,還有種要笑不笑的感覺。

“抱歉,是我認錯人了。”

這麼多人看著,蘇筱筱裝糊塗,她也不好再認真下去,隻好退一步,順著蘇筱筱的話說。

蘇筱筱聳聳肩,旋即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她靠著椅背,撩起眼皮,朝上看去。

“對了,還不知道,你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