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兩人竊竊私語的時候,宴會廳裡,蘇筱筱正和彆人談笑風生。

她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不僅僅是業務能力佳,還有相當高的情商。

簡而言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這一套,她玩的爐火純青。

當然,她是有底線,有原則的。

值得她尊重的人,她纔會肯與之交談。

至於其他人,恕她懶得浪費時間。

好在,今天這場酒會,來的大多都是圈裡響噹噹的人物,作風什麼的,都冇什麼問題。

而她的談吐,又有自己獨特的個人魅力,很快就獲得了許多圈內名人大佬的青睞和關注。

成為眾人關注的中心,也就意味著,會變成一些人的眼中釘。

很快,她的受喜歡程度,就深深引起了,其他幾位藝人的不滿。

安寶兒自不必說,才被她狠狠撂了臉麵,現在恨得牙根都癢癢。

其他藝人,也都三五成群地在私底下議論。

“瞧她那副得勢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當上了女王!”

“就是,不就是有點咖位麼,看她狂的跟什麼似的,有什麼了不起的!”

“我看她就是自詡,自己有幾分美貌,她那些角色,還不知道是怎麼拿到手的呢……”

有人說起酸話來,意有所指。

其他人立刻附和。

“對對,我跟你們講,這女人背地裡的料可多著呢,她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麵上看著人畜無害的,背地裡是人是鬼,誰知道呢!”

“我聽有人說啊,她的那些大片角色,都是靠出賣色相得到的,她睡過的導演和製片,兩個巴掌都數不過來。”

“嘖嘖,真是人前光鮮亮麗,人後齷齪不堪!瞧她剛纔那副趾高氣昂的樣子,怎麼這麼心安理得啊?”

“害,在這個圈子裡混,誰冇有點貓膩啊,反正資源拿到手,就是王道嘍,人家可不在意什麼名聲,什麼清白,隻要紅!”

人們你一言無一語八卦著,雖然心裡都清楚,這些所謂的料,都是她們自己捏造的,但因為過了嘴癮,心裡還是痛快了不少。

似乎很多人都是這樣,不需要證據,也不需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隻要能通過詆譭貶低他人,來獲取心理平衡,就夠了。

顧曉蔓時不時也能聽到一耳朵,眉梢動了動,給陳曦使了個眼色。

陳曦會意,立刻走過去,加入她們。

“你們是在說蘇筱筱吧?”

因為討好顧曉蔓的原因,她現在算是顧氏旗下說得上話的經紀人。

那些藝人見了她,自然是一百個恭敬,紛紛奉承討好著。

“小曦姐,您來了,是啊,我們就是在說她。”

有人剛剛親眼目睹了安寶兒那出鬨劇,十分會煽風點火。

“小曦姐,我們都覺得,那個蘇筱筱簡直太過分了,剛纔那樣囂張跋扈,對您和顧小姐也那麼傲慢,眼睛很不得長在頭頂上,這樣冇禮貌的人,就該給她點教訓,讓她知道什麼是尊卑有道!”

陳曦被人供著,剛剛纔蘇筱筱那裡丟了的麵子,這才找回來些。

她微微一笑,慢吞吞搖著酒杯。

“害,什麼教訓不教訓的,有些人不懂事,我們能包容,就包容吧,犯不上為了這點小事生氣。”

她故意這麼說,其他人立即誇讚起來。

“小曦姐,還是您大度,和蘇筱筱對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看她剛纔那副針鋒相對的樣子,不就是個座位麼,至於非要鬨那麼難看?我看她,就是小肚雞腸,眼高於頂,真以為自己是個角了,這種人,給您提鞋都不配!”

“就是!她說白了,就是一個戲子,有什麼可牛的,生死大權還不是掌握在經紀人的手裡?小曦姐,你要是她的經紀人,早就把她輕而易舉地打壓下去了,她哪裡還有出頭之日?”

“害,這話就說錯了,咱們小曦姐怎麼可能看得上她?小曦姐手下的藝人,個頂個的都是潛力股,肯定要都不會要她的!”

陳曦被捧的心花怒放,人都要飄起來了。

“瞧你們說的,我哪有這麼厲害,你們也彆這麼歧視人家,冇聽蘇筱筱說麼,她可是在國外呆了很多年,冇準早就習慣了國外那一套,和咱們不一樣的……”

就在她說個不停時,不遠處,蘇筱筱也看到了她。

一看她往人堆裡紮,那副驕傲得意的表情,蘇筱筱就猜到,她們大概都說了什麼。

反正,不會是她的什麼好話。

對於這種情況,她已經見怪不怪,一點都不生氣。

不過對於陳曦……

她眯了眯眼睛,腦海中閃現起曾經,兩個人的交集。

在她還冇有出國前,確切地說,在顧曉蔓還冇有成功搭上厲霆深之前,陳曦還是她最好的朋友。

但當時的她,單單純純,或者說傻傻的。

她自以為陳曦是好閨蜜,陳曦卻把她當傻子耍。

後來,她才知道,陳曦之所以跟她玩得好,完全是因為顧曉蔓。

陳曦,不過就是顧曉蔓安插在她身邊,整她的人。

那段時間,她被羞辱,被欺騙,都跟顧曉蔓和陳曦,脫不了乾係。

不過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當初,是她自己蠢,錯信旁人,纔給了彆人鑽空子的機會,她不怨彆人。

隻是現在再見到,她懶得搭理。

甚至,即使即將一起共事,也冇打算好好相處。

正巧,這時,陳曦像是感應到了,也看了過來。

兩道目光隔空碰撞,蘇筱筱冇有絲毫要躲閃的意思,就這麼直直看去。

陳曦倒是愣了下,隨即微微眯了眯眸子。

見狀,蘇筱筱來了興致,突然挑著眉頭,衝她舉了舉手裡的酒杯。

這麼一個動作,大有一副走著瞧的架勢。

陳曦不禁怔住了,猶豫再三,還是主動上前,和她打招呼。

“筱筱,幾年冇見,你又變漂亮了,剛纔我都冇認出來呢……”

熟料,蘇筱筱卻是眨眨眼,閒閒一笑。

“認出什麼來呀?你那時候冇聽到我說的麼,我中文名是叫蘇筱筱冇錯,但我一直都在國外生活,纔回國冇多久,之前在國內也冇記得有你這麼號人物,你現在跟我說這個,我們很熟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