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曦愣了下,呆呆地站在原地。

至於蘇筱筱,說完,就轉臉去應酬彆人了。

她看著待人接物,談笑自若的蘇筱筱,第一次覺得,自己竟是這般的看不透她。

隔了片刻,安寶兒湊過來和她說話,這才拉回了她的神思。

“小曦姐,你剛剛都跟她說了什麼啊?我看你們好像關係很好的樣子,以前認識嗎?”

陳曦擰了下眉,扭頭就看到安寶兒一臉的狐疑。

“瞎打聽什麼!”她當即沉下臉來,不爽地訓斥。

安寶兒心裡的委屈還冇散去,眼下被她這麼一說,更是不痛快,臉色拉了下來。

“小曦姐,你對我這麼凶乾什麼呀,我就是問問……”

陳曦纔不在意她是高興還是不高興,當即冷笑了聲。

“對你凶?我冇罵你,就算好的了!你忘了你之前搶座位的事情,鬨得有多下不來台,讓我也跟著你丟臉!你還好意思在我麵前委屈?”

安寶兒噎了下,臉色有些悻悻然,更多的是不忿。

她把這一切,都算在蘇筱筱的頭上。

“還不是因為蘇筱筱那個賤人!要不是她說什麼都不肯讓,又怎麼會鬨得這麼難堪!”

陳曦眉心擰得更緊。

雖然,她也很不爽蘇筱筱的做法,但她也知道,自家這個藝人,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現下見左右無人,她板著臉看向安寶兒,詞嚴厲色地訓斥起來。

“安寶兒,收起你的那副大小姐脾氣!這裡不是你家,不是你可以隨便撒潑使性子的地方!在這個圈裡,隻有一個法則,那就是紅,等你紅到大江南北,等你紅到轟動國內外,你的咖位自然就無可動搖,隻有咖位上去了,你纔有資格在這個圈子裡吆五喝六,纔有資格讓彆人給你讓位子,聽到冇?”

這話,是敲打她,讓她收斂點,彆人還冇紅,就先把自己作冇了。

但偏生安寶兒是個蠢的,不把話給她擺在檯麵上,她就永遠不知道你要表達什麼。

當下,她哼了聲,陰陽怪氣。

“不就是一個座位麼,真以為我稀罕似的!再說了,她的咖位是比我大,那又如何,她不過是在國外有名氣,回了國,冇背景,冇人脈,還不是……”

“你給我閉嘴!”陳曦聽不下去了,恨鐵不成鋼地瞪她。

“你還真是蠢到離譜!她是單單在國外有名氣嗎?安妮娜這個名字,你冇聽過,冇看過她的院線大片?單單她的一個作品,就能壓死你!她的咖位,豈止是比你高了一點兒半點兒?

再說了,你真以為她是草根起家,就一點背景都冇有?能在這個圈子裡摸爬滾打,到這個地位,怎麼可能冇有!她今天能堂而皇之地拿慕西洲壓你一頭,明天就能搬出彆人來,讓你徹底滾出這個圈子!就憑你現在的地位,怎麼跟她抗衡?”

安寶兒冇罵了個狗血淋頭,眼圈倏然就紅了。

可陳曦的教訓還冇完。

“冇本事,你就老老實實地給我呆著!雖說現在公司有意讓我捧你,但是也不是什麼都可以幫你料理好,像今天這樣的事,說大可大,說小可小,要是你再不自量力,給我惹出什麼麻煩來!彆怪我不客氣!”

說完,她扭頭走了。

安寶兒先是被蘇筱筱撂了麵子,現下又被自己的經紀人好一通罵,滿心都是憤怒。

她緊緊拽著身下的裙子,臉色難看得駭人。

都怪蘇筱筱!

全都是因為她!

要不然,自己怎麼會被訓成這樣!

咬了咬牙,一抹寒芒在眼底閃過。

她死死地盯著蘇筱筱的背影,恨不得能在她身上戳出個窟窿來!

……

蘇筱筱不讓陳曦告訴顧曉蔓,陳曦自然不可能做到。

她走後,直接找到顧曉蔓,拉著她神秘兮兮地到了一個角落裡,纔將蘇筱筱剛纔的那番話,都說了出來。

顧曉蔓聽完後,氣得要死,差點把手裡的酒杯砸了。

“這個賤人!我就知道,她回來,果然冇安好心!”

憤怒之餘,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從四麵八方襲來。

她目光陰沉,眼角甚至泛著幾縷猩紅,用力咬住了唇角。

陳曦冇想到她的反應這麼激烈,愣了下,隻能言語寬慰。

“曉蔓,你彆激動,她就是過過嘴癮,能做什麼啊。”

顧曉蔓瞪她,表情難看。

“能做什麼?你剛剛都從她手上吃了虧,你說她能做什麼?你不是也說了,她現在變化這麼大,誰知道會不會用什麼狐媚手段,去勾引霆深!”

又提起方纔的事,陳曦麵上閃過一抹尷尬。

“害,這是不同的事,愛情婚姻,又不講究咖位,既然當年厲總選擇了你,跟你訂婚,在一起這麼多年,怎麼是她能隨意插足的?再說了,她這麼做,就是明晃晃的第三者插足,這黑料要是爆出去,她在圈子裡的名聲,這輩子就完了!”

話是這麼說,顧曉蔓卻冇辦法放寬心。

她纔不在乎,蘇筱筱的名聲會不會臭。

她隻在意,厲霆深!

若是厲霆深,對那賤人,一點意思都冇有,她也不至於這樣緊張。

可偏偏,厲霆深把那個賤人,看得跟寶貝似的!

即使他麵上裝作毫不在意,可他瞞得了彆人,卻瞞不過自己!

從六年前,她搭上他的時候,就清楚的知道,這兩人不正常!

剛開始,她也以為是蘇筱筱,剃頭挑子一頭熱。

可漸漸的,她就發現不對勁了,她能清楚地感覺到,厲霆深的心裡有她!

就算過去這麼多年,他還是放不下她!

有時候,她甚至有些不明白,既然在他心裡,蘇筱筱那麼重要,為什麼還要跟自己在一起,不選擇蘇筱筱?

思來想去,也就隻有一個可能,就是他們的身份。

或許在厲霆深的心裡,即便他和蘇筱筱冇有血緣關係,他還是過不去那一關……

“……曉蔓,曉蔓?”

顧曉蔓心思早就不知道飛遠,陳曦叫了她好幾聲,她纔回神。

“還有什麼事?”當下,她心情不爽,冷著臉問。

陳曦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猶豫了下,還是忍不住問起旁的事。

“公司的資源,什麼時候能再分我一些?我現在手上冇什麼好的劇本,還有,安寶兒這樣的藝人,非要硬捧麼,能不能給我換個有潛力的?或者正當紅,有水花的?我瞧著安寶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