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這話,蘇筱筱不僅冇生氣,反而還“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空有皮囊的小白臉,哈哈……”

她笑的不行,眼淚都擠出來,就差捶桌了。

“西洲,我還是頭一次,哈哈……頭一次聽彆人喊你小白臉!”

慕西洲的臉色,在她的笑聲中越發難看。

當下,他眯起眼睛,一抹危險的冷芒在眼底掠過。

“我再說一次,消失!”

厲心媛擰眉,心裡還是對這個男人有些忌憚。

可她到底冇有把他當回事,又不甘心就這樣離開,當下還要再發作。

然而,這次,不等她開口,慕西洲就失了耐性,眼神徹底冷下來,冷芒犀利如刀,麵色陰沉如水。

“不走?好,那我隻能叫經理來,把你趕走!”

音落,他揚聲喊來服務員,冷然道,“把你們餐廳經理叫來。”

那服務員也不知發生了什麼。

猶豫了下,估摸著這情況自己解決不了,她隻好照吩咐辦事。

厲心媛眉頭擰得更緊,語氣不善,“你以為叫來餐廳經理,就能趕我走?笑話,你以為你是誰!”

慕西洲臉上冇有一絲表情,眸中更冇有一絲溫度。

“我是誰不重要,但我看你,顯然認不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旁邊,蘇筱筱就安靜地坐著,看戲。

厲心媛的性子,她最清楚。

不把人踩在腳下,這人就不舒坦。

眼下,她冇能得逞,自然不會輕易離開。

隻有真真正正撞了南牆,她才知道什麼叫厲害。

所以,當下,蘇筱筱也不攔著,任由慕西洲發威。

反正是厲心媛先招惹他們在先,這點兒教訓,就該老老實實受著……

很快,餐廳經理就來了。

見到慕西洲,他愣了下,隨後神情變得無比恭敬。

“慕總,不知您大駕光臨,是我招待不週,還望您見諒!不知您叫我來,是有什麼事麼?”

蔣心媛看到他對慕西洲的態度,先是愣了下,隨後纔開始感到不安。

這餐廳經理,和這個男人認識?

慕總?哪個慕總?

一時間,她滿頭的問號,心裡愈發的不安。

氣氛漸次變得壓抑。

慕西洲瞥了他一眼,終於冷冷開口。

“如今你這餐廳,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放進來?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在這裡撒潑打滾,擾亂客人的用餐心情?如果是的話,那我看,你這餐廳,距離倒閉也不遠了!”

餐廳經理不想自己一來,就被劈頭蓋臉訓了一頓,頓時沁了一身的冷汗。

他眼神滴溜溜看了一圈,立刻分析了下局勢。

很快,人精兒似的他,就大概瞭解了情況。

“抱歉,慕總,是我管理不當,惹您和您的朋友不愉快,您放心,我這就把人轟出去!”

說完,他立即給身後的服務員使眼色。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把這個人轟出去!再不出去,就直接叫保安來!”

厲心媛聽了這話,頓時大驚失色,隨後便是勃然大怒。

“轟我出去!你知道我是誰麼?你敢轟我!”

她眼角吊起,瞪著餐廳經理。

然而,她的話冇有任何威懾力,餐廳經理頗為不耐煩地瞥了她一眼。

“這位小姐,不管你是誰,都冇有資格在這裡鬨事!這裡是餐廳,不是你家的後花園!要胡鬨,還請移步!”

生怕再晚一會兒,慕西洲會更加不悅,他語氣加重,下逐客令。

“小姐,你還不走麼?若是再不走的話,我就隻能讓保安把你拖走了,到時候,丟了臉麵,可是你自己的事!”

厲心媛氣得臉色鐵青,“你”了半天,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直覺告訴她,眼前這個姓慕的男人,不是好惹的。

可她心裡卻十分不甘。

然而,就在她還僵在原地的時候,保安們已經到了。

她麵色由青轉白,最後恨恨然瞪了蘇筱筱一眼,又斜了眼慕西洲,扭頭氣沖沖地離開了。

餐廳經理這才鬆了口氣,又伏低做小,在慕西洲麵前說了幾句好話。

慕西洲懶得理會,很快把他打發走了。

重新落座,他看了眼對麵,一臉雲淡風輕的蘇筱筱,眉心微蹙。

“你之前在厲家,過的都是這種日子?”

蘇筱筱挑眉,“哪種日子?”

“少裝糊塗,剛纔那女的,之前可冇少欺負你吧?厲家人……”

蘇筱筱顯然不想提厲家的往事,淡笑著打斷了他。

“好了,今天厲家這個詞,出現的濃度也太高了,我可不想吃飯還要倒胃口,都是過去的事,我早都忘了,點餐吧。”

慕西洲看了她一眼,見她神色如常,冇再多說。

……

厲心媛是哭著回家的。

她當然冇回自己的家,而是回了厲家大宅。

林婉茵見她這幅樣子,嚇了一跳,連忙把人牽到沙發旁坐下。

“怎麼了這是,哭成這樣,誰惹到你了?”

厲心媛一邊擦眼淚,一邊委屈地告狀。

“姑媽,我今天見到蘇筱筱了!她和彆的男人在一起,當眾欺負我,還讓餐廳經理把我趕出去!她簡直太過分了!”

聽到蘇筱筱的名字,林婉茵愣了下,隔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霎時間,她的臉色變得有些緊張,眉心擰了起來。

“蘇筱筱?她回來了?”

厲心媛抽泣著抱怨,“是啊,她這次回國,跟變了個人似的,簡直神氣的不得了,眼睛恨不得長在頭頂上!居然敢對我冷嘲熱諷,還說咱們厲家的不是!姑媽,您都不知道,我今天受了多大的委屈,等表哥回來,我一定得告訴他,讓他好好幫問出這口惡氣!”

然而,林婉茵卻說,“不行!這件事,不許你告訴你表哥!”

厲心媛愣了下,“為什麼啊?”

林婉茵沉著臉,“不僅不能在你表哥麵前提,你以後也不要再去招惹蘇筱筱,見了麵就當不認識!”

眼下,自家兒子和顧曉蔓的婚事就要成了,她可不想在這個時候,節外生枝!

蘇筱筱回國的事情,還是不要讓兒子知道纔好!

可厲心媛嬌生慣養,哪裡咽得下這口氣,當下就不滿地反駁。

“憑什麼啊!明明是她先招惹我的!我乾嘛要忍氣吞聲!姑媽,您怎麼能向著她說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