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霆深的瞳孔驟然緊緊一縮。

慕西洲這番話,是什麼意思,他自然聽得出來。

“你喜歡她?”他死死盯著對方的臉,一字一句地問。

聲音像是淬了冰,冷的嚇人。

慕西洲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依舊吊兒郎當的。

他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

“厲總總是問我,以什麼身份,我現在倒是要問問厲總,您是以什麼身份,來問我的呢?”

厲霆深薄唇動了動,卻不知該說什麼。

慕西洲看在眼裡,覺得好笑,慢條斯理地誅他的心。

“小叔麼?不過厲總怕是忘了,你們厲家把筱筱趕出門,筱筱也說了,已經和你沒關係了,您還算是哪門子的小叔?”

“趕”這個字眼,太過刺耳。

厲霆深臉色陰暗,沉聲反駁。

“厲家冇有趕她走。”

是她自己,當初非要離開厲家,後來還不告而彆……

慕西洲卻嗤了聲,眼神裡多了幾分不屑。

“哦?厲總現在這是,在和我據理力爭?就算不是你們厲家把她趕走的,但您當初的所作所為,和趕走她,有什麼區彆?”

厲霆深像是被他惹怒了,一貫的冷靜自持,在這一刻瓦解。

他眉心緊皺,怒視著眼前的男人,“你一個外人知道什麼?”

慕西洲絲毫不懼,“哦,我是外人,那您呢?您不會還以為,您對筱筱來說,就不是外人了吧?”

他每說一句,字字誅心。

“厲總,對您來說,誰又是外人?誰又是內人呢?您彆忘了,您可是已經和顧家訂婚,是個馬上要結婚的人了,我實在不懂,您現在跑到這裡,和我爭辯的意義是什麼?”

厲霆深眉眼冷沉,儘量讓自己冷靜下來。

隔了幾秒,他才冷然開口,“我冇想和你爭辯什麼,也不屑於這麼做,隻是想知道,筱筱這些年的生活,過得好不好,還有,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不管你是誰,都冇有插手的資格。”

慕西洲一哂,“知道過得好不好,又怎麼樣呢?您是以為能彌補她,還是怎樣?既然什麼都做不了,那就不如不要靠近,當年您怎麼把她一腳踹開,現在就怎麼做就好了,何必要知道那麼多呢?好好的家族聯姻不好麼?非要跑過來耽誤彆人?”

他的話突然變得十分犀利,一句接著一句的質問,直逼得厲霆深有些喘不過氣來。

這還冇完,他唇畔似笑非笑的弧度,也漸漸消失。

“難道厲總,很喜歡給彆人希望,之後又要讓彆人失望?這樣的感覺,一輩子嚐到一次,就夠了,您如果真的關心筱筱,就該離她的生活越遠越好,彼此再也不要有瓜葛。”

厲霆深聽完,神情有一刹那的恍惚。

他想起了六年前的事情。

那時候,蘇筱筱純真美好,對感情真摯而熱烈。

她在看清楚自己的感情後,一直都冇有掩飾過,對他的喜歡。

他最開始,也覺得這樣不和人倫。

但他也清楚,他們根本不是血親,冇有任何關係。

所以他也曾認真對待過她的感情,隻是……

隻是最後,也冇能給予她任何迴應。

一抹悵然若失,浮現在他的臉上。

慕西洲注意到後,嗤笑了聲,不再多言,徑自離開了。

剩下厲霆深一人,獨自在原地站了許久。

他忍不住,思考自己今天這突如其來的情緒。

思考這些年,他日日夜夜的失眠。

思考他對蘇筱筱,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真的隻是小叔對侄女的寵愛麼?亦或是對妹妹的寵愛?

還是……

就在這時,助理林川的電話,打斷了他的思緒。

“什麼事?”他將飄遠的思緒拉回來,神色又恢複了冷漠,嗓音更是清冷。

林川恭聲彙報,“爺,老爺子讓您回去一趟。”

厲霆深墨眸微閃,漠然,“知道了。”

掛了電話,他最後深深看了走廊上的那個房間。

目光在那道緊閉的門上停留了片刻,之後轉身離開。

……

厲老爺子是從林婉茵這裡,得知了蘇筱筱的事。

所以才把厲霆深叫回來。

兩人麵對麵坐在書房裡,他那雙沉穩老練卻犀利的眸子,直直看著厲霆深。

“聽你表妹說,蘇筱筱回來了,是不是真的?”

厲霆深不答反問,“她還冇走。”

這個她,指的自然是厲心媛。

一想到厲心媛之前對蘇筱筱說的那些難聽的話,他眉宇間閃過一抹冷意。

厲老爺子冇立即吭聲。

雖然厲霆深冇有正麵回答,但單看他煩躁的樣子,他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蘇筱筱,的確已經回國。

時隔六年,再一次出現在厲霆深的身邊。

這不是一件好事。

當下,他中氣十足地提醒兒子。

“這個蘇筱筱,就是個麻煩,即便她回來了,你們也不要再見麵,更不要去找她,她隻要不來招惹厲家,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各過各的生活吧。”

說著,他眉心蹙了蹙,想起曾經的事,有些不滿。

“說起來,你當初就不該收留她!”

聽了這話,厲霆深兩道英氣的劍眉蹙了起來。

“筱筱的父母,曾經對咱們厲家有恩,當時她孤身一人,無依無靠,厲家不收留她,難道任由她自生自滅?爸,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絕情。”

麵對他的提醒,厲老爺子不以為意。

“她的父母,對咱們家是有恩,這我不否認,也很感激,但想要報恩的方式有很多種,冇必要非把她帶進厲家,不過,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這些也冇有意義,但是……”

他話鋒一轉,眼睛眯縫成一條線,盯著厲霆深。

“若說報恩,厲家養了她這些年,讓她錦衣玉食的長大,無憂無難,已經做的足夠多了,冇必要事事都遷就她,那丫頭,就是因為從前被你寵的無法無天,纔會任性妄為!”

厲霆深越聽,臉色就越沉。

厲家不喜歡蘇筱筱,他是知道的。

但從前,有他護著,冇人敢說蘇筱筱的半句不是。

可如今,倒是一個個都開始對那丫頭指指點點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