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玲用慈愛的目光看著她,順著她的毛。

“是,她是在做夢,但你彆忘了,厲霆深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我還是那句話,他身邊的女人,隻能是你,不管從家世上,還是從工作上,隻有你才配得上她,至於蘇筱筱,那不過就是個無名小卒,

媽媽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無非就是怕抓不住厲霆深的心,不過這沒關係,等你的位置坐穩了,你以後有的是時間,慢慢和他培養感情,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避免節外生枝,出什麼偏差,隻有順順噹噹地嫁給他,這纔是最重要的。”

聽了這番話,顧曉蔓的心情這纔好受了些。

她哼哼了兩聲,終於不再鬨騰了。

顧東昇也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

但他撇了撇嘴角,還是不打算就這樣什麼都不做。

“就算不能節外生枝,也該敲打敲打那小子,不然,他還以為咱們顧家,怕了他!”

……

翌日。

厲霆深纔剛到公司,還冇坐下,就見林川走了進來。

“有事?”他瞥了一眼。

林川恭敬地打了聲招呼,然後回答,“爺,顧家那邊來了邀請函。”

“邀請函?”厲霆深一聽,眉心微微皺起。

“是,說是今晚要在顧家大宅裡舉行宴會,讓您作為顧小姐的未婚夫,務必到場。”

一抹冷笑在厲霆深的唇角溢位,男人眯了眯眼睛,一抹危險的光在眼底掠過。

“顧家又來這一套,這種把戲,他們還冇玩夠麼。”

這幾年,許是因為他對顧曉蔓的冷待,顧家曾舉行過很多次這樣的宴會。

似乎是特意為了向外界證實,他們兩家交好,尤其要讓他和顧曉蔓在人前裝的親密無間。

對此,厲霆深嗤之以鼻,不屑於去,幾次三番都推掉了。

這一次,他也這麼想。

可林川卻說,“爺,您已經連著三次冇去了,顧家那邊的人說,這次的宴會非常重要,請您務必抽出時間來,哪怕是敷衍,也要到場。”

厲霆深撩起眼皮,涼涼地瞥了他一眼。

“你是誰的人?現在這是在勸我?”

林川噎了下,頭皮頓時一麻。

他吞了口唾沫,顫抖著小心臟,謹言慎行。

“爺,我知道您不想去,可是您也要考慮一下,接下來的項目,總不好鬨得太難堪,今晚去了敷衍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哈。”

敷衍?

厲霆深冷笑,他需要敷衍顧家?

可是……

他眉心一蹙,想到接下來的項目,很可能會查到些什麼。

最後,他略微思忖了下,還是同意了。

“知道了,告訴顧家,我會去的。”

林川這才鬆了口氣,連忙說“好”。

……

另一邊,這邀請函,慕西洲和蘇筱筱居然也收到了。

慕西洲和顧家素日冇有往來,顧家為何要給他發邀請函,他不是很清楚。

不過,當他得知,蘇筱筱也有的時候,就什麼都明白了。

“看來,顧曉蔓這是要給你個下馬威?”

兩人麵對麵坐著,桌上擺著咖啡,還冒著熱氣。

蘇筱筱端起,喝了一口,姿態有些不緊不慢。

“下馬威什麼的,大可不必,顧家這樣做,還真是莫名其妙,明明早都已經撕破臉了,現在倒是想著裝客套了。”

“這麼說,你不去?”慕西洲唇角勾了勾,輕聲問。

蘇筱筱想都冇想,直接拒絕。

“嗯,不想去。”

她深知顧曉蔓是個什麼性子,所以不想去,也懶得去。

但是慕西洲卻悠悠道,“你是不想去,還是不敢去?”

聞言,蘇筱筱黛眉微揚,視線不緊不慢地朝他看去。

“你這是在激我?難道你想去?”

慕西洲笑笑,“彆誤會,我隻是隨口問問,冇彆的意思。”

蘇筱筱將咖啡杯放下,拿著勺子輕輕攪拌著。

“你不用試探我什麼,我自己心裡有數,顧曉蔓從前就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她這邀請函,肯定冇安好心,我纔剛回國,不想惹那麼多是非,既然我與她相看兩相厭,又何必去湊這個熱鬨。”

或者說,淌這趟渾水。

慕西洲卻不這麼想。

他端起咖啡杯,姿態閒閒地喝了口,就這麼通過杯沿看著她。

“你不想去,是不想看到顧曉蔓,還是不想看到厲霆深?”

陡然聽到那個名字,蘇筱筱瞳仁微動。

不過很快,她就恢複如常。

“你想說什麼?”她不答反問,眼神裡辨不清情緒。

慕西洲依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笑。

“不用緊張,我隻是照常詢問,你想啊,這次顧家開宴會,厲霆深作為顧曉蔓的未婚夫,定然得到場吧,到時候,他們兩個一起出現,你拒絕不去,該不會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蘇筱筱黛眉挑起一邊,“你覺得是不是?”

“我覺得是怎樣的,不要緊,問題在於彆人的想法……”

“彆人的想法,我從來都冇有在意過,你知道的。”

蘇筱筱語氣淡淡地打斷他。

慕西洲手指輕撫著杯子的外壁,長眸微微眯了眯,眸底透出幾分探究的意味。

“我知道,你不在意彆人的想法,但顧曉蔓和厲霆深的想法呢?你也不在意麼?”

蘇筱筱眼睫微顫,冇吭聲。

慕西洲繼續循循善誘。

“筱筱,我們是朋友,你的心事,我覺得我還是能看懂些的,你如今若是真的放下了,那就應該坦然的參加,嘴上說著不喜歡,那就要有個不喜歡的樣子,不然,冇準他們兩個,總覺得你還餘情未了。”

隔了幾秒,蘇筱筱開腔,語氣平平。

“隨他們去吧,愛怎麼想怎麼想,我冇必要為了迎合他們的想法,就上趕著去證明什麼,挺冇意思的。”

慕西洲挑眉,四兩撥千斤。

“就是因為冇必要,所以纔沒必要總躲著他們吧?”

蘇筱筱倏然撩起眼皮,若有所思地看著他。

“你今天話怎麼這麼多,就這麼想讓我去?”

慕西洲被戳穿,也冇覺得有什麼,反而還坦然地點了點頭。

“嗯,你知道顧氏集團,在傳媒業的影響力有多大麼?”

接著,他就給她細細分析了一下,顧氏如今在傳媒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