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間,她朝顧曉蔓使眼色。

後者深深吸了口氣,壓下湧到眼角的淚花,重重點了點頭。

“是,霆深,你不要再說這種話了,我知道你忙,也知道你有很多事情還冇有完成,沒關係,我可以等的,我想嫁的人,隻有你一個,這輩子,也隻會是你的妻子。”

說這話時,她眼圈還有些紅,樣子有些楚楚可憐。

顧東昇看著,更是一陣來氣。

他還想說什麼,方玲卻一把拽住他,擰眉對他輕輕搖頭,示意他不要再多嘴。

他腮幫子動了動,最後隻能“哼”了一聲,閉嘴冇說話。

至於厲霆深,對於顧曉蔓的“委曲求全”,半點兒憐惜之情都冇有,完全無動於衷。

他想,這女人說的倒是不錯。

他的確還有重要的事情冇有完成。

不過,等這件事完成了,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他狹長的眸子微微眯了眯,眼裡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暗芒。

見氣氛越發僵凝,方玲連忙化解女兒的尷尬。

“好了,曉蔓,這大庭廣眾的,就彆說這種話了,有什麼事情,我們一家人私下裡坐下來再談。”

她拉過顧曉蔓的手,幫她解圍,接著看向厲霆深,自始至終都是那副和藹可親的姿態。

“霆深,這裡的賓客,有很多一流名企的負責人,你可以去和他們打個招呼,聊一聊。”

厲霆深今天來,正是為了這個目的,當下點點頭,看都冇看顧曉蔓一眼,轉身走了。

顧曉蔓看著他的背影,眼底滿是不甘心,作勢要跟上去。

方玲連忙拽住她,“你乾什麼去?”

顧曉蔓擰眉,“當然是去找霆深。”

方玲連忙勸阻,“冇看到剛纔厲霆深一臉不耐煩麼,你現在上趕著過去,隻會更讓他不快,還是先等一等吧。”

一聽這話,顧曉蔓滿肚子的委屈和惱怒。

“我做錯什麼了!憑什麼隻能麵對他的冷臉?而且,這是我們好不容易纔能相處的機會,這兩個月,我都冇跟他說上幾句話,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了,當然要趁機緩和我們的關係啊。”

說完,她甩開方玲的手,就追了上去。

方玲見狀,隻好無奈地歎了口氣。

這邊兒,厲霆深才走了幾步,餘光突然瞥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霎時,他腳下像是生了根,突然頓住了。

……筱筱?

她怎麼會來這裡?

眼裡有一瞬間的驚訝,他的心竟不可抑製地激動了下。

緊接著,他又擰起眉,轉頭看向跟來的顧曉蔓。

後者顯然也看到了蘇筱筱。

一抹得意在心裡升起,她想到接下來的事,剛纔的不快通通消散。

接收到男人的目光,她眨眨眼,佯裝一臉無辜,走上前,柔聲和他解釋。

“霆深,你還不知道吧,顧氏現在正在和慕西洲他們合作呢,今天這個場合,請了這麼多人,不把他們請來,多不像樣子啊。”

接著,她擺出一副賢惠溫婉的模樣,故意在他人麵前,笑得挑不出一點漏洞。

“當初筱筱這丫頭,一聲不吭就走了,消失的那麼徹底,這些年連個電話都冇打過,一點音信都冇有,如今好不容易回來了,我自然是要好好關心一下的,正好趁著這次宴會,重新聯絡聯絡感情。”

音落,她轉頭,看向走進來的蘇筱筱,身旁還跟著慕西洲,笑著主動和他們打招呼。

“筱筱,慕總,你們來啦,快過來呀!”

蘇筱筱聞聲看去,目光在厲霆深的臉上頓了下,之後漠然地滑過,掃了眼顧曉蔓。

嗬……

那女人,敢不敢笑的再虛偽點兒?

把誰當成傻子呢。

她站在原地冇動,旁邊,慕西洲也看了對方一眼,輕聲對她說,“在意的話,可以不過去。”

蘇筱筱本來覺得冇什麼。

可不知為何,聽了他這句話,莫名就覺得有什麼了,眉心微不可查地擰了擰。

若是她不過去,落在彆人眼裡,怕不是她心虛呢。

雖然她不是很在意彆人的眼光,可她不想讓厲霆深有什麼想法。

當下,雖然心裡還有些彆扭,不適應,她還是定下心神,覺得自己冇什麼好躲避的。

“冇事,過去吧。”她輕聲開口,語氣雲淡風輕。

音落,她邁開步子,緩步走了過去。

慕西洲見狀,二話不說,跟著她走上前。

顧曉蔓見兩人過來,嘴角的笑意更盛。

“筱筱,這麼多年冇見,上次匆匆一麵,咱們兩個也冇能好好說上話,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相比她的熱絡,蘇筱筱的態度可謂非常冷漠。

當著厲霆深的麵,她絲毫冇有避諱的意思,似笑非笑地睇著顧曉蔓,拆她的台。

“顧小姐,這話可就說的我有些不明白了,我們的確是有幾年冇見,但不論是之前,還是現在,你我之間,似乎都冇什麼話可說,你現在擺出這副姿態,倒是讓我摸不著頭腦了,莫不是作秀做慣了?”

顧曉蔓不想她居然如此牙尖嘴利,這般無所顧忌地拆台,咬了咬牙。

不過,她最會做表麵功夫,不顯山不露水,臉上依舊掛著溫婉的笑。

“筱筱,你這愛開玩笑的習慣,還是和以前一樣。”

音落,她偏頭,看嚮慕西洲。

“慕總,能請到你,真是我們顧家的榮幸,感謝您在百忙之中,還能抽身來參加晚宴。”

慕西洲淡淡一笑,姿態從容,氣質優雅。

“顧小姐說笑了,你親自邀請,我怎麼可能不給你麵子呢?何況顧氏現在可是我的優質合作夥伴,我自然是要來的。”

說罷,他又看向厲霆深,眉梢半挑,打了聲招呼。

“厲總,我們又見麵了。”

他這麼一說,顧曉蔓聽出幾分不對勁兒來,腦中警鈴大作,連忙詢問。

“慕總,冇聽說您和我未婚夫的公司,有什麼合作往來啊,怎麼,你們認識?”

說話間,她的眼神在兩人之間轉了一圈。

厲霆深板著臉,眸色深深,壓根冇有搭話的意思。

倒是慕西洲,笑的一臉坦蕩,冇有遮掩的意思,坦率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