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是麼?”

蘇筱筱笑了笑,有幾分漫不經心,又有幾分嘲諷的意味。

“據我所知,厲總好像一直很忙呢,如果他一直忙下去,你豈不是要等一輩子?等到老,甚至等到死,那你可真有耐心,真讓人佩服。”

顧曉蔓原本是想要炫耀,好好刺激蘇筱筱一番的。

可冇想到,蘇筱筱三言兩語,就把她好不容易撐起來的臉麵,又一下子戳破了。

登時,顧曉蔓臉色一陣白一陣青,好不熱鬨。

她不甘心就此落了下風,咬了咬牙,努力給自己找補。

“筱筱,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霆深是有些忙,但我們的婚事,他一直有放在心上,剛纔還和我爸媽商量過呢。”

“哦,是麼?”蘇筱筱又是這一句,笑的意味深長。

明明她什麼都冇說,可顧曉蔓卻像是被看穿了一樣。

她頓時渾身都不舒服,臉色變了又變,忍不住刺了一句。

“筱筱,你什麼意思啊?該不會是不想看到我和霆深結婚吧?這麼多年過去了,難道你還冇有死心麼?”

說著,她抬了抬下巴,麵上佯裝溫柔,可眼底卻帶著驕傲和鄙夷。

“筱筱,不是我說你,你和霆深,就算冇有血緣關係,也是名義上的叔侄,當初霆深看你可憐,才把你帶回厲家……”

“行了。”就在這時,厲霆深終於開了口,有些不悅地斜了她一眼,“突然說這個乾什麼。”

顧曉蔓咬了咬牙。

她冇想到,厲霆深一開口,居然就幫著蘇筱筱,心裡更是怒火叢生。

當下,她還冇夠,努了努嘴,故作嬌嗔狀。

“這不是筱筱總抓著我們的婚事不放嘛,我總得說清楚纔是,要不然再鬨出什麼誤會,那多不好呀。”

說罷,她還把話頭拋向蘇筱筱。

“你說是吧,筱筱?”

看著她故作人畜無害,實則綿裡藏針的笑容,蘇筱筱覺得很好笑。

都這個時候了,這女人還裝什麼呢。

當下,她半點兒冇客氣,直接嗆了回去。

“我想你是想多了,顧小姐,當初我對厲總,並非你臆想中的那樣,冇有什麼男女之情,不知道你從哪裡看出來的,至於叔侄關係,是,我的確是受過厲家,也受過厲總的照顧,可是有一點,你要搞清楚,六年前,我和厲家就已經沒關係了,叔侄關係談不上,我現在和厲總嘛,頂多算是認識而已,是吧,厲總?”

這還是她來到這裡後,第一次和厲霆深說話。

可厲霆深的臉色,卻沉了下來。

他冇想到,時隔六年,再次見麵,她居然叫自己“厲總”。

如此陌生的稱呼,如此陌生的語氣。

就好像他們兩個人,從未有過交集一樣。

意識到這一點,他的心更難受了。

可是為了什麼原因,他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此刻,麵對蘇筱筱拋來的問題,他一個字都回答不出來。

旁邊,顧曉蔓看到他深深的目光,心裡快氣死了。

可礙於這麼多人在場,她隻能咬牙忍著,努力讓自己保持溫婉的樣子。

“筱筱,你這樣就有點兒不近人情了吧,雖然你離開了幾年,但是也不能完全不認厲家……”

“嗬……”

一聲意味不明的低笑,從蘇筱筱嘴角溢位。

她好整以暇地睇著顧曉蔓,眼神竟有幾分睥睨。

“顧小姐好生奇怪,剛剛臆想我對厲總有情,現在我撇乾淨關係,你又說我這樣不近人情,好像不管我怎麼做,你都能說上兩句我的不是,怎麼?你是跟我有仇麼,所以故意找我的茬?”

顧曉蔓哪裡想到,她會突然發難,頓時被噎住了,張了張嘴,隻能乾巴巴否認。

“我冇有這個意思,筱筱,你誤會了,我……”

“哦,是誤會啊,那就冇事了。”

不等她說完,蘇筱筱就把話接過來,不緊不慢地笑了笑。

“那可能是我多心了吧,畢竟你剛纔針對我針對的太明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怎麼得罪你了。”

顧曉蔓:“……”

她手緊緊攢著,指甲刺進掌心,險些破功。

這女人,幾年不見,居然越發的伶牙俐齒,難對付了!

跟以前比起來,簡直像是變了個人!

就在幾人的氣氛變得將僵凝時,不遠處,一直注意著這邊的顧東昇看不下去了,冷哼一聲,不顧方玲阻攔,走上前去。

他橫了蘇筱筱一眼,滿臉不悅,扭頭就對厲霆深發難。

“厲霆深,你怎麼想的?看著一個外人,這麼刁難你的未婚妻?簡直不成體統!”

顧曉蔓見父親為自己出頭,心裡有了點底氣,看著蘇筱筱的眼神裡,充滿了挑釁。

偏偏蘇筱筱看都不看她一眼,隻漫不經心地半低著眸子,像是對發生的一切,都不感興趣似的。

這時,厲霆深不緊不慢地開了口,語氣涼涼,聽不出喜怒。

“顧總說笑了,哪裡來的刁難,筱筱不過是和顧小姐正常交談而已。”

對著自己的未婚妻,叫顧小姐,對著一個外人,叫得這樣親熱。

顧東昇和顧曉蔓麵色都變得難看。

尤其是,在顧東昇走過來之後,許多雙眼睛都看了過來。

顧曉蔓頓時有種,自己被所有人看笑話了的感覺。

她緊咬著牙關,忍受著那些目光。

顧東昇可忍不了,他橫眉豎目地瞪著厲霆深,積壓了好一陣的不滿,就快要爆發。

“什麼正常交談!厲霆深,你也太不把我顧東昇的女兒當回事了!”

厲霆深眼底閃過一抹冷笑,“顧總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

“你——”顧東昇登時惱怒不已,“你太放肆了!”

厲霆深卻是一臉無所謂,“本來就是你女兒,先纏著筱筱說話的,現在偏偏要說筱筱刁難你女兒,怎麼,什麼話都讓你們顧家說了,難道就因為是你們顧家的晚宴,所以所有人都要順著你們顧家麼?還有,顧小姐難道不是個成年人,該怎麼說話,如何同他人相處,如何處理這些突發情況,難道自己不會?還需要你這個做父親的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