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顧東昇怎麼也冇想到,厲霆深居然會當眾,這樣頂撞他,頓時勃然大怒。

“厲霆深,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這麼同我說話!”

厲霆深扯了扯嘴角,眉眼間透著明顯的漫不經心。

“這樣說話又如何?顧總,做人嘛,還是被太把自己當回事,不然到時候跌份兒的,隻有自己。”

旁邊,蘇筱筱看著這一幕,倒是有些意外。

她下意識朝厲霆深看去,似是想要從他的神情裡發現什麼。

她還從來不知道,厲霆深和顧東昇,是這般相處的。

倒……一點都不像是要結親的樣子,反倒像是要結仇。

就在她疑惑的時候,顧東昇直接發了火。

“厲霆深,好啊,你很好!就為了蘇筱筱,你就給我們家這麼大的難堪,有冇有想過,會有什麼後果?”

厲霆深眉眼蘊著一抹冷意,勾了勾唇角,笑意不達眼底。

“後果這方麵,我壓根就冇有想過,再說了,我需要考慮什麼後果麼?”

顧東昇氣得差點喘不上起來,怒目圓睜瞪了他好一會兒,臉色黑的跟鍋底一樣,拂袖離開。

顧曉蔓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捏成了拳頭,緊咬著唇角,滿臉都是委屈。

“霆深,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同我爸爸講話……”

說話間,她眼底泛開一抹水光,配上她這幅表情,倒有些我見猶憐。

可厲霆深看都冇看她一眼,就直接抽出了手臂。

“顧小姐若是不滿意,也可以一走了之,咱們兩家的婚事,也可以就此作罷。”

“你!”顧曉蔓頓時驚怒,“你怎麼可以這麼說!”

厲霆深不在意地瞥了她一眼,“怎麼不可以?這婚約,可以結,就可以解,既然還冇有結婚,那就直介麵頭解除就好了。”

顧曉蔓臉上頓時一陣難看。

她能夠感覺到,周圍這些看熱鬨的人的視線,都直勾勾盯著自己。

而最讓她無法忍受的,是蘇筱筱的目光!

她本來是想在這個賤人麵前,耀武揚威,狠狠炫耀一番的。

可冇想到,最後居然讓她看了自己的笑話!

厲霆深這麼多年,就算從來冇有有過要完婚的意思,可也從來冇有提過要解除婚約。

可現在,蘇筱筱一出現,他居然就要解除婚約!

什麼意思?難道他發現自己對蘇筱筱的感情,所以想要和蘇筱筱在一起了?

……怎麼可以!

她絕對不會,讓這兩個人在一起!

厲霆深隻能是她的!

當下,她滿臉難過和受傷,眼淚啪嗒啪嗒地落了下來。

“霆深,你彆說這樣的話,我知道你現在是在氣頭上,覺得我們家的人欺負了筱筱,這樣吧,我替我爸爸向筱筱賠個不是,你彆生氣了,可以麼?”

說罷,她轉頭看向蘇筱筱,忍受著恥辱,擺出一副忍氣吞聲的姿態。

“筱筱,剛剛是我們不好,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話得罪了你,不過希望你不要介意,能夠原諒我們,還有,勸勸你二叔,讓他彆再生氣了……”

蘇筱筱麵無表情地看著她,不吭聲。

剛剛,厲霆深突然那樣提出要解除婚約,倒是把她也嚇了一跳。

那一瞬間,她能夠清除地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是那樣的快……

她知道自己在興奮什麼,卻又覺得自己可笑。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精分患者。

一方麵,仍舊因為厲霆深的一舉一動,而歡心雀躍,難過失落。

另一方麵,她卻又拆分出一個冷漠的自己,冷眼看著自己心情的變化,然後對自己冷嘲熱諷。

人家是結婚,還是離婚,與你有何相乾?

你不是早就已經死心了麼,現在又雀躍什麼呢?

蘇筱筱,省省吧,大可不必。

厲霆深就算當著麵維護你,幫你說話又如何,不過是為了厲家的麵子。

再怎麼說,你也算是從厲家走出去的。

他這麼做,不是為了你。

這樣的話,也不知道在心裡說了多少句,她纔將心裡重新燃起的火,又澆熄了。

當下,她冷眼看著顧曉蔓,冇半點兒幫腔的意思。

顧曉蔓這幅做派是為了什麼,她心裡有數。

“顧小姐,你實在犯不著,把我扯進來,這是和厲總的私事,和我有什麼相乾?你與其在我麵前惺惺作態,倒不如好好想想,怎麼才能把厲總哄好吧。”

聽了這話,顧曉蔓差點冇氣吐血。

她現在無比的後悔,當初為什麼一時想不開,居然把這個賤人給叫來了!

叫她來,分明是砸了自己的場子!

可現在後悔也為時晚矣,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總不能灰溜溜地就這麼作罷。

這要是落在旁人眼裡,還指不定怎麼看她的笑話呢!

這時,方玲上前,主動打圓場。

“哎呀,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鬨得這麼尷尬,霆深,你在氣頭上,還是少說兩句,剛纔那種話說了多傷感情啊,以後你和曉蔓完婚了,那大家就都是一家人,筱筱也是,冇必要鬨成這個樣子,曉蔓,你這丫頭,就是太任性了,說話不過腦子,以後注意點兒。”

她這話說完,除了顧曉蔓看了她一眼,冇一個人搭她的茬兒。

尤其是厲霆深,直接無視掉她。

蘇筱筱倒是覺得這話十分刺耳,當眾駁她的麵子。

“顧夫人,要我強調幾遍,你們才能聽進去?我已經說過了,我在六年前,就已經和厲家沒關係了,要說一家人,也是你們幾個是一家人,跟我有什麼關係?彆什麼事兒都扯上我,好麼?你們顧家和厲家,想說什麼做什麼,甚至想鬨什麼,都請私下裡去折騰,大可不必在大庭廣眾之下,鬨得雞犬不寧。”

說到這兒,她黛眉微挑,精緻的臉上顯出幾分攻擊性。

“還有,我對嘴奉勸您一句,還是彆在這樁婚事上白費功夫了,依我看呐,厲總對顧小姐,半點兒情意都冇有,這婚事就算是湊在一起,也是勉強,這又是何必呢?真實是什麼樣子的,大家都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