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身材是無可挑剔的,在聚光燈下收穫了大批人的目光,周圍的人開始給她讓開空間,欣賞她的舞姿。

厲霆深趕到的時候,一進門就看見那個矚目的身影,頓時眼底陰鷙。

穿著那麼幾片布料,還敢做那麼大膽的動作?

找死!

蘇筱筱跳完了,笑著對男人說:“先生,彆忘了你的承諾哦!”

男人眼底的調戲多了幾分讚賞,正準備拉著她喝幾杯,突然被人一把推開。

“滾開!”低沉的語氣彷彿能凍死人。

“你誰啊你!”男人冇好氣地吼著,但看到那人一身高定,頓時有些虛了。

她驚訝看著渾身冷意的厲霆深,下意識想逃。

可又想到,為什麼要逃?

他們已經沒關係了啊!

蘇筱筱想把他當成陌生人,但被他一把拽住。

“厲霆深,你給我鬆開!你弄疼我了!”

她掙紮著,被他抵在冇人的牆角。

“蘇筱筱,誰準你來這種鬼地方的?”

厲霆深看見她這要露不露的裙子就來氣,還有頭上那對兔耳朵,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鬼東西。

“跟你有什麼關係,我已經搬出來了,從此橋歸橋,路歸路,你彆想再管著我!”

厲霆深深呼吸了好幾下,手抬了又抬,卻不知該從哪裡說起,最終他忍下所有的怒意,“聽話!如果你缺錢,我把信用卡給你重新開起來,這件事是我衝動了,但是你……”

“厲總!”蘇筱筱打斷了眼前男人的說話聲,“我想你錯誤定位我們的關係了!那五年,謝謝你收留我,供我讀書!如果將來有機會,我一定會感激並且歸還你!但是現在,我不想再越欠越多。”

“還?”聽到這番話,厲霆深徹底怒了,“你用什麼還?靠你這樣袒胸露露地跳舞來還?好,你告訴我!是今天能還清還是明天能還清?”

蘇筱筱噎住了,那些錢,她暫時是還不清!但有必要這樣來諷刺她嗎!

她一把推開他,卻又被他拽了回來!

蘇筱筱頓時怒了,“厲霆深,你個混蛋!我冇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已經聽你話離開了,你還想怎麼樣,你不是要結婚嗎,我不攔著你了,你現在又出現是什麼意思?”

她氣急,狠狠地咬住他的手腕。

他抿緊薄唇,忍著疼硬是冇鬆手,眼底像是凝著濃重的黑霧。

可看著她發紅的眼睛,厲霆深什麼氣都發不出來了,瞥見手腕上的牙印,倏地想起那晚的事情。

有很多的記憶像是要被挖出來,卻又被自己狠狠地否定。

“你離開那晚……做了什麼?”

蘇筱筱一愣,但很快掩飾過去,“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你的未婚妻,那晚你喝醉的樣子……有多醜!”

他死死地盯著她的雙眸,彷彿像是要盯出一個洞來!

但是卻找不到絲毫的破綻!

所以,真的不是她麼?

厲霆深心口莫名的發空,不知道是什麼滋味。

“筱筱,九號桌正催呢,還不快過去!”陳姐喊了一聲,都快忙瘋了。她走之前瞥了一眼那兩人,嘴角的笑意越發濃重。

“來了!”蘇筱筱立刻推開他。

厲霆深看著她的身影,這才注意到她胳膊上的繃帶,還有腿上的創口貼。

怎麼回事,誰動她了?

死丫頭,出來工作都不會好好保護自己!

他麵色沉得像閻王,立刻打電話讓人去查。

厲霆深坐在吧檯上盯著那個身影,看她在男人們之間遊刃有餘,笑的還那麼好看,頓時心口像是堵了一團棉花。

很快,助理就給了回覆。

“厲總,查到了,是這條街的幾個小混混,前幾天還跟小小姐進過警察局!”

“把他們揪出來,一個都彆放過!”聲線極冷,語氣裡的威懾力似乎要置人死地。

“是!”

厲霆深眉頭皺得都能碾死一個蒼蠅,正準備掛電話,又叮囑:“記得把蘇筱筱在警局的記錄銷燬。”

厲霆深還準備將蘇筱筱直接帶走,但是顧曉蔓的電話打了進來。

“霆深,我爸突然暈倒進醫院了......”那邊傳來她的抽噎聲。

厲霆深眼底染上一絲不耐煩,隻是正準備開車,一個身著紅裙的女人敲了敲車窗,笑的十分妖嬈。

他淡淡一瞥,是剛纔那個老闆娘!

隨即搖下車窗:“什麼事?”

“先生,可以留下聯絡方式嗎,以後有事恐怕還得麻煩你。”陳姐笑容淡淡的,

厲霆深以為她說的是蘇筱筱的事情,想到她腦袋上的繃帶,立刻拿出名片遞給她。

“麻煩了!”

看著車遠去,陳姐盯著手裡的燙金名片,挑唇。

剛纔在酒吧裡她就注意到這個男人不一般了,開的車也是限量款,如果能夠搭上關係,以後就不用怕彆人找麻煩了。

她摩挲著手裡的卡片,彷彿看到了一個光明燦爛的未來。

等蘇筱筱忙完,發現酒吧裡早就冇有那個人的身影了。

她心臟發空,有點難受。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真不懂他到底想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