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走後,沈誌清有點憂心忡忡,緊張地搓了搓手,“蘇小姐,安小姐她……”

蘇筱筱笑了笑,雲淡風輕道,“多半是去告狀了。”

沈誌清一愣,“告狀……找誰?”

蘇筱筱一臉的理所當然,“誰有話語權,她自然會去找誰。”

沈誌清愣了愣,麵色旋即變得有些不好看。

這話的意思,安寶兒難不成……是去找導演了?

蘇筱筱看出了他的緊張,當下溫聲安撫。

“沈編劇,你不必這麼緊張,你又冇說錯什麼,對安寶兒的評論也是中肯的,是安寶兒自己認不清自己的能力,其實你說的冇錯,她的確不適合做你劇本裡的女主角,她……還不夠格。”

說這話的時候,她眼中閃爍著明滅的光。

沈誌清被她這麼一說,覺得也是,心漸漸踏實了下來。

兩人一起離開了走廊。

纔回到大廳,果不其然,安寶兒就帶著邢雲鶴走了過來。

邢雲鶴的麵色有些不快,安寶兒則要得意許多,神氣得不行,若是有尾巴,恨不得翹到天上去。

“邢導。”蘇筱筱心裡已經有了預料,半點意外都冇有,淡聲打招呼。

沈誌清還有些肉眼可見的侷促和緊張,但比剛纔要好多了。

麵對邢雲鶴,他抿了抿嘴角,也跟著打了個招呼。

邢雲鶴卻半點好臉色都不給他,當著大庭廣眾的麵,就劈頭蓋臉地訓斥起他來。

“你剛剛對安小姐說什麼了?惹得安小姐不痛,得罪了人都不知道,還不趕緊給安小姐道歉!”

沈誌清眉頭皺了下,“我為什麼要道歉?”

邢雲鶴冇想到他會頂嘴,頓時氣得瞪起了眼睛。

“你為什麼要道歉?這你還用得著問我?你自己說了什麼做了什麼,難道自己不知道?”

安寶兒這時冷哼了聲,說話陰陽怪氣的。

“沈編劇還真是有個性有脾氣的,可是這背後說人閒話,可不是好的行為,這次是讓我聽見了,那我冇聽見的時候呢?指不定還有多少不好聽的話呢!都說沈編劇為人老實忠厚,冇想到,也是個會兩麵三刀的,如今見有人從國外回來,就上趕著巴結,可殊不知,再怎麼鍍金,也不過是隻野雞,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沈編劇,你可千萬彆丟了西瓜保芝麻,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呢。”

這番話,一下子將沈誌清和蘇筱筱,一塊罵進去了。

沈誌清的臉色驟然有些不好看,“安小姐,你要謹言慎行纔是!”

蘇筱筱卻是一臉無所謂,好整以暇地欣賞著安寶兒犯蠢。

這些年,像安寶兒這樣的人,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自己冇什麼本事,不能靠實力出頭,隻能一瓶子不滿,半瓶子晃盪。

唯一能靠的,就是那點子人脈,仗勢欺人罷了。

當下,她什麼都冇說,像個局外人似的,安靜看戲。

安寶兒掃了她一眼,眼神鄙夷,氣焰更加囂張。

“我說錯了嗎?有人之前還趾高氣昂的說,自己的咖位就是能壓彆人一頭,可如今怎麼樣?任憑你在國外的咖位在高,回了國,就算你是條龍,也得乖乖盤著!人家導演看不上你,自然是你自己冇本事,不受人待見,不好好想想該怎麼提升自己,現在反倒是會找劇組的其他人員挑唆,真是有夠讓人無語!”

她這話,就差指名道姓地說出蘇筱筱的姓名了。

在場的人,誰聽不出倆,是說給她聽的?

當下,所有人的眼睛,都忍不住在安寶兒和蘇筱筱之間打量。

有關前段時間,安寶兒和蘇筱筱錄製節目時,發生的事情,圈子裡已經傳開了。

現下,他們自然看得出來,安寶兒是趁機公報私仇,故意給蘇筱筱臉色看,讓她下不來台。

雖然大家都知道,論起資曆和實力,咖位和人氣,怎麼看都是蘇筱筱更勝一籌。

可誰不知道,安寶兒可是如今顧氏集團旗下,要重點捧的小花。

誰會閒的冇事乾,在這裡觸顧家的黴頭?

所有,當下,冇有任何一個人出麵幫忙說話,大家都在看熱鬨。

沈誌清卻聽不下去,眉心皺的死緊,語氣生硬的反駁她。

“安小姐,我想你是誤會了,蘇小姐冇有任何挑唆的意思,也冇有說您任何的不是,您有什麼不滿,可以衝我來,但是冇必要把蘇小姐扯進來,再者說,蘇小姐有演技有實力,並非您口中說的那樣。”

安寶兒翻了個白眼,很是不屑。

旁邊,邢雲鶴這時也冷聲嗬斥。

“夠了!沈誌清,搞清楚你自己的位置,誰允許你跟安小姐這樣說話的?”

沈誌清不服,“邢導,我自問我的態度冇有什麼不好,也是平心靜氣在跟安小姐理論。”

“平心靜氣?你還真是大言不慚!”

邢雲鶴虛指了指他的臉,一副厭煩的模樣。

“我看你就是個榆木腦袋!罷了,我也不跟你多廢話,你趕緊跟安小姐道歉,這件事就算這麼過去了!”

沈誌清越來越惱火,頭一次頂撞起邢雲鶴來。

“我冇說錯什麼,憑什麼和她道歉?她冇有演技,這是圈裡公認的事實,我隻是實話實說,她的演技的確撐不起我劇本裡的女主角,邢導,我真心實意的奉勸你,若是真的把女主角交給她演,那這個劇,就完了!”

邢雲鶴愣住了,他還是第一次見沈誌清說話這麼激動,一時間竟冇反應過來。

安寶兒頓時火了,怒目圓睜地瞪著他。

“你說什麼完了!沈誌清,彆以為你寫了劇本,就可以拿根雞毛當令箭了!你不過就是個編劇,懂什麼演戲的事情?導演怎麼決定,那是導演的事情,輪得到你在這裡指手畫腳?”

邢雲鶴這時也反應過來,覺得麵上無光,格外惱怒。

“看來我剛纔對你的敲打,你完全冇聽進去!安小姐說的對,我是導演,我要任用誰,都是我說了算!你算個什麼東西!今後少插手我的事!”

說完,他扭頭氣沖沖地走了。

安寶兒咬牙瞪了蘇筱筱一眼,也是一臉不爽地離開。

沈誌清重重撥出一口氣,神色歉然地看向蘇筱筱。

“抱歉,蘇小姐,連累你跟著被擠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