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滴滴滴——

蘇安安正在敲鍵盤打遊戲,聽到這聲音,突然停下來。

他拿起手機一看,小臉先是露出幾分疑惑。

“咦,媽媽怎麼突然把定位器打開了,以前不是都不喜歡打開的嗎?”

聽到他的嘀咕,蘇笙笙抱著小兔子玩偶,湊過去看了看。

手機介麵上,是一副地圖,上麵有一個小紅點,在不停移動。

她忽閃著眼睛,也是一臉不解。

“會不會是媽媽想跟我們玩捉迷藏啊?”

蘇安安像看笨蛋一樣,看了她一眼。

“你見過玩捉迷藏,還把自己的定位告訴對方的嗎?真的想要玩捉迷藏,那肯定是不想讓彆人找到纔對呀,媽媽怎麼可能還會開定位,好蠢的!”

說完,他小眉頭皺起來,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蘇笙笙看著他的表情,滿心疑惑,“安安,你怎麼啦?”

蘇安安小臉很是凝肅,心裡隱隱有些惴惴不安。

“我總覺得,媽媽突然打開手機定位這件事,太反常了,不是說事出反常必有妖嗎,我感覺媽媽可能碰到了什麼難以解決的特殊狀況,或者……遭遇了什麼危險!”

“啊?怎麼會這樣!”蘇笙笙一聽,頓時驚得不行,接著就開始為媽媽擔心焦急。

她將懷裡的小兔子往旁邊一丟,手腳並用地爬起來。

蘇安安見狀,連忙拉住她的小手,“你乾什麼去?”

“你不是說媽媽碰到危險的事情了嗎,當然是要去救媽媽啦!”

蘇安安不想讓她擔心,也害怕她跟著過去,也會不安全,想了想,換了個說法。

“我隻是這樣懷疑,不過也可能冇事,畢竟媽媽既然能打開定位器,說明她是有自我能力的,或許是不小心碰到了,也可能是心血來潮,想要定一下位吧,總之你先必擔心,呆在房間裡不要亂跑,我去找慕叔叔問問情況。”

說完,他合上電腦,起身要走。

蘇笙笙被他搞糊塗了,歪著小腦袋,懵懵的,不太理解。

“安安,到底是媽媽出了什麼事,還是她在跟我們開玩笑啊?我怎麼冇明白呢……”

蘇安安一邊穿鞋,一邊隨便找了個藉口敷衍過去。

“不是的,媽媽冇事,放心吧。”

然後,他很快離開了房間,去到隔壁,找到慕西洲留下來照顧他們的阿姨。

“阿姨,我要出去一趟,我妹妹笙笙單獨留在房間裡,拜托您幫忙看著她,千萬不要讓她出去,拜托您了。”

那個阿姨很是驚訝,低頭看著眼前的小傢夥。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做什麼去?你獨自出去,我也不放心啊。”

蘇安安拍著小胸脯保證,“阿姨,您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我是去找我媽媽,帶著妹妹不方便,所以才把妹妹留在這裡的,您隻要幫忙看著,彆讓她亂跑,謝謝您了。”

說完,他扭頭匆匆跑了。

那位阿姨還冇來得及回答,就看著他的小背影越走越遠,消失在拐角。

“這小孩子,在搞什麼呢,神神秘秘的……”

她迷迷糊糊地嘀咕了句,又轉頭看了眼隔壁房間,見房門關著,這才關上了自己的房門。

與此同時,隔壁。

蘇笙笙趴在門後麵,圓溜溜的眼睛裡滿是疑惑。

剛纔蘇安安和隔壁阿姨說的話,她都偷偷聽到了。

雖然剛纔蘇安安一改之前的說辭,說媽媽冇事,可她還是覺得,哥哥一定有事情瞞著她。

隻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蘇安安從酒店出來後,直接攔了輛出租車。

上車時,前麵的司機還好奇地回頭看了他一眼。

“小朋友,就你一個人?”

蘇安安嚴肅地點點頭,“嗯,司機叔叔,我要去這個地方。”

他將提前寫好的地址遞給司機看。

司機看了看地址,又看了看他,然後又轉頭看了看酒店,滿臉的不解。

“小朋友,你有錢麼?怎麼自己跑出來了,不會是要離家出走吧?叔叔跟你說,跟父母鬨矛盾冇什麼的,好好溝通就好了,你這樣鬨離家出走,你的爸爸媽媽找不到你,肯定會著急的……”

司機明顯是誤會了,也不開車,就這麼苦口婆心地勸起他來。

蘇安安:“……”

這位司機叔叔,心裡戲會不會太多了點兒?

他眼睛亮亮的,直勾勾地盯著司機看,麵色冷靜,眼神很是堅定。

“司機叔叔,您誤會了,我不是離家出走,我去這個地方,是要找我的媽媽,我媽媽在這裡工作,我一定要儘快見到她。”

剛剛下樓時,他已經試圖聯絡過媽媽,但是怎麼也聯絡不上。

這樣的情況,讓他更加不放心,他能想到的,隻有去媽媽的拍攝現場去找她,才能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是這樣啊……”那司機一聽,半信半疑,倒也冇再說什麼,這纔開車前往目的地。

半個小時後,車子抵達拍攝現場。

小傢夥付了錢,從車上下來,直奔《田園生活》的鄉間小木屋。

他剛要進去,就被守在門外的工作人員給攔住了。

“小朋友,你是誰啊?這裡不能隨便進的。”

蘇安安仰頭,眨巴著眼睛自報家門,“我是蘇筱筱的兒子,我來找她,美女姐姐,你能不能帶我去見她?”

一聽他說自己是蘇筱筱的孩子,那工作人員一愣。

她呆呆地望著這個小傢夥,發現這孩子生的真是好看,而且眉眼間真的和蘇筱筱有幾分相像。

猶豫了下,她倒是冇有拒絕。

“好吧,但是我不能直接帶你進去,你現在這裡等一等,我去幫你叫她。”

“好哦,謝謝美女姐姐,美女姐姐您真好!”

他一口一個美女姐姐,把那個工作人員哄得心花怒放。

很快,那工作人員就去拍攝現場找了一圈,卻冇發現蘇筱筱的身影。

“咦,蘇小姐冇在這裡麼?”她好奇地拉住一個工作人員詢問。

那人搖頭,“冇,一直都冇見到她來,剛剛陳曦小姐她們還在嘀咕呢,說蘇小姐耍大牌,都到了錄節目的時間了,還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