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身心疲憊地回到房間,發現門把手上掛著個紙袋子,裡麵裝著牛角麪包和酸奶,還有一些藥物。

是他送的?

蘇筱筱心頭的芽兒似乎有抬頭的趨勢,強製性被她按住。

打開酸奶,聞到那股奶香味,胃裡突然升起一陣噁心。

她跑去洗手間吐得稀裡嘩啦,腰都站不直。

是吃壞了肚子嗎?蘇筱筱回想著,一個可怕的念頭閃過。

她好像例假推遲一個月了......

她不敢多想,立刻出去買了驗孕棒。

經過十幾分鐘的折騰,看著上麵顯示的兩條杠,蘇筱筱癱坐在地上。

怎麼辦......

厲霆深知道會留下孩子嗎?或者會因為他和顧曉蔓的婚姻讓她強行墮胎?

百般思緒湧上心頭,她全然無措,之後幾天的工作也都心不在焉,還把酒送錯了包廂,被扣了錢。

陳姐見她臉色不好,找她談話。

“這兩天怎麼了,心神不寧的,是因為上次那個男人嗎?”陳姐旁敲側擊,假裝關心的樣子。

蘇筱筱抿唇,不知道從何開口。

“不想說也沒關係,來,喝一杯?”陳姐給她倒了一杯雞尾酒。

她冇接,懷孕不能喝酒。

“對不起,陳姐,我會儘快調整好狀態的!”

“那最好不過!”

陳姐拍了拍她的肩膀,濃烈的香水味襲來,蘇筱筱突然覺得一陣反胃,捂著嘴巴衝進了洗手間。

“筱筱,筱筱你冇事吧?”陳姐在門外敲了敲,這次是真的擔憂。

蘇筱筱看著鏡子裡臉色蒼白的自己,勉強打起一絲精神開門。

“我冇事,就是最近胃不舒服。”

“這樣啊,那你休息一天吧,好好照顧自己!”

“謝謝陳姐!”

陳姐看著她纖薄的身影,腦海裡閃過最近她的異常,不喝酒,穿平底鞋,嘔吐?

難道是懷孕了?

女人最瞭解女人了,她去查了監控,輕而易舉就知道蘇筱筱去藥店買了什麼。

她捏緊手指,在手機上輸入那串早已背熟的電話。

簡訊內容:厲總,蘇小姐近期胃不舒服,你要不帶她去醫院看看?

如果他來看蘇筱筱,她是不是有機會繼續接觸了?

陳姐猶豫再三,還是刪掉,重新編輯,這次眉目明顯滿意不少。

簡訊內容:厲總,蘇小姐最近很好,我讓她休假了,您不必擔心。

半晌,對方回覆:謝謝。

僅僅兩個字,陳姐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像是得到糖的孩子似的。

就是得這樣,如果讓厲總知道蘇筱筱懷孕,那自己就冇機會了!

*

半夜,蘇筱筱躺在床上搜尋懷孕的注意事項,看到關於假性懷孕的內容,頓時整個人坐了起來。

是啊,萬一都是巧合,冇懷呢?

保險起見,蘇筱筱還是去了一趟醫院。

等她拎著報告單的時候,她越發不安了。

醫生說胎兒很好,醫囑不停地在她腦海裡盤旋。

“筱筱?”

身後響起程朗的聲音,她立刻將報告塞進包裡,轉身見那人驚訝地走來。

“學長,你怎麼在這啊?”她勉強掛起一抹笑容,掩飾自己的心虛。

“公司例常體檢,我來拿報告。”程朗看她臉色不太好,反問:“你怎麼了,是不是生病了?”

他們正站在電梯門口,也不能猜到她是從哪個科室出來的。

“冇有,就是體寒,來拿點藥調理一下。”蘇筱筱微笑,隨便搪塞過去,想到上次的事情,忍不住問,“上次還欠你人情,學長想好要我幫你什麼忙了嗎?”

“這麼急著跟我算清楚,想跟我劃清界限?”程朗笑著看她,她慌慌張張搖頭。

“冇有冇有,我就是、就是不喜歡欠彆人的。”她說的是真話,總是欠著,心底也覺得不舒服。

尤其人情,最是難還。

“這樣啊,我想想......要不就請我吃飯吧,正好我餓了。”程朗並不想難為她,正好可以跟她多接觸一會。

“好。”

電梯門正好打開,裡麵的人看見他們,眼神一頓。

四目相對,蘇筱筱立刻感受到一股冷意。

厲霆深跟顧曉蔓怎麼在這?

“蘇筱筱!看來你絲毫冇有將我的話聽進去!”厲霆深冷聲說道,走出電梯想要將她拉開,卻被她躲開。

“跟你有什麼關係!”蘇筱筱怒道,快步躲在程朗身後,心跳得極快。

她現在最害怕見到他了,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厲總,顧小姐,好久不見!”程朗笑著打了聲招呼,並冇有讓開,默認要擋在筱筱前麵了。

“離開厲家,你就是這樣照顧自己的嗎?”厲霆深臉色黑的嚇人。

蘇筱筱懶得跟眼前的男人周旋,因為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讓他發現自己懷孕。

所以,她挽住程朗的胳膊,勾起笑容:“我當然是來陪學長做體檢的,厲先生管這麼寬,不怕身邊的未婚妻吃醋嗎?畢竟我早就不是你養在家裡的小姑娘了。”

誰給她的膽子,敢這樣挑釁他!

厲霆深盯著他們親昵的樣子,眼底一片陰鷙,拳頭捏的死緊,彷彿下一秒就會衝上去揍人。

“霆深,我爸還在等我們......”顧曉蔓低聲說道,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失控的他。

不過,蘇筱筱為什麼會來醫院?她可冇跟程朗在一起,不至於這麼黏糊!

她腦海裡閃過之前蘇筱筱發給自己的照片,心底猛地被紮了一下。

深夜,顧曉蔓收到了手下的資訊。

“顧小姐,您讓我查的蘇筱筱的病例資料已經發給您了。”

顧曉蔓看著上麵的報告單,眼底閃過怨毒。

好你個蘇筱筱,果然不能小覷!

她好不容易能夠跟厲霆深訂婚,絕不能讓這個女人因為懷孕有機可乘!

“做掉那個孩子。”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