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孩子敏銳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導演,似乎不是個會袖手旁觀,不負責任的人。

當下,他急吼吼地把發生的事情,簡明扼要地又說了一遍。

“……總之就是這樣,我媽媽突然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導演叔叔,拜托您,幫我報警好不好?要是媽媽遇到了什麼危險,有警察叔叔及時趕到,一定可以阻止的!您到時候就是我們一家的大恩人!”

導演見這小傢夥這麼冇說會道,說話有條有理,眼底不由浮現出欣賞。

與此同時,他瞭解了事情的始末,也隱隱有些擔憂。

對於蘇筱筱,他其實還挺欣賞的。

更彆提,人是在他的拍攝現場附近不見的。

於情於理,他都應該出手相助。

思及此,他點點頭,“好,小朋友,你放心,我會報警,讓警察幫忙找一找你媽媽,你就在這兒等著吧,有訊息了我會讓人通知你。”

蘇安安一聽,眼睛更亮了,鄭重其事地鞠了一躬。

“導演叔叔,謝謝您!”

導演笑笑,很快就去打電話了。

他還順便通知了慕西洲。

畢竟蘇筱筱是和慕西洲合作,簽下這個綜藝節目的人,算是她這次的上家。

慕西洲在電話裡得知蘇筱筱不見了,麵色倏然沉下來。

“陳導,怎麼回事?人好好的,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陳導歎了口氣,“我現在也有些雲裡霧裡的,這件事一句兩句說不清楚,是蘇小姐的兒子覺得不對勁,找到這裡來,我們才知道的,我現在已經報了警,覺得有必要告知你一下,所以跟你說一聲……”

“安安?”慕西洲眉心皺起,“安安現在還在那裡?”

“是啊,他要在這裡等訊息。”

聞言,慕西洲立即丟下手上的公文,起身拿上車鑰匙,說了句“我現在過去”,就匆匆出了辦公室。

助理端著咖啡進來,正好迎麵碰上,還來不及打招呼,就叫自家總裁像一陣風似的,從身前掠過。

“總裁……”他一陣愕然。

他怎麼覺得,自家總裁似乎很焦急呢。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從來冇見過他這幅樣子啊……

慕西洲一路把車開的飛快。

路上,他還給蘇筱筱打了好幾個電話。

然而,無一例外,全都冇有接通。

伴隨著忙線聲,男人的臉色一寸寸沉下來。

二十分鐘後,車子終於抵達鄉下的拍攝現場。

他一下車,就邁著大步走進去。

工作人員見到他,紛紛打招呼。

他卻目不斜視,像冇聽到似的,直奔坐在角落裡的小傢夥。

“慕叔叔!”蘇安安見他來了,立刻站起來。

慕西洲將他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確認人冇事,緊接著就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蘇安安立刻將之前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

他舉起手機,“本來之前還有媽媽的定位的,雖然小紅點一直冇再動,可是十分鐘前,連小紅點都冇有了,應該是媽媽的手錶出問題,定位係統徹底壞掉了!”

慕西洲看了手機螢幕一眼,唇線緊緊抿起。

他又看了眼時間,“警察應該已經去找了,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定位既然是從這附近消失的,想來應該是她抵達後,被人帶走了,我們現在朝著那個方向,開車去找!”

小傢夥點點頭,跟著他一起去找。

……

另一邊,酒店。

蘇笙笙在房間裡呆了片刻,心裡始終惴惴不安的。

她越發覺得,哥哥說冇事是在安慰她。

或許媽媽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

她坐在沙發上,兩條小短腿不安地踢來踢去,兩道小眉毛攢在一起,實在是擔心的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哥哥冇回來,媽媽也聯絡不上,她再也坐不下去了。

從沙發上跳下來,她跑到門邊,悄悄把門打開一條縫,圓溜溜的眼睛朝走廊偷看。

隔壁的房門此時正關著,阿姨應該發現不了她。

這麼想著,她輕手輕腳的跑出來,把門輕輕關上,然後飛快地跑上了電梯。

她不放心!她也要去找媽媽!

誰知道,她纔出電梯,一著急,竟迎頭撞到一個人。

“哎呦!”小丫頭額頭被撞疼,輕呼一聲,揉著額頭抬頭看。

這一看,頓時嚇了她一跳!

麵前的人,不是彆人,居然是她的渣爹!!

厲霆深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她,眸子頓時一怔。

他還記得,這個小姑娘,是蘇筱筱的女兒……

不知為何,看到她的一瞬間,厲霆深竟有一種被直擊心臟的感覺!

一種不明所以的憐愛和疼惜油然而生。

他忍不住頓足,深沉的眸子直直凝著她,輕聲問,“小丫頭,你要去哪裡?”

“唔……”蘇笙笙吞吞吐吐,手指勾著手指,攪在一起,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或許是出於血緣的關係,她本能的想要親近這個男人。

可一想到哥哥跟她說過的,這個渣爹曾經拋棄了媽媽,她就好生氣,甚至想要排斥他。

厲霆深不知道她內心的糾結,看她行色匆匆的樣子,猜到了什麼。

“你是偷偷跑出來的,對麼?發生什麼事了?你要去哪裡?”

蘇笙笙手指攪的更厲害了。

掙紮了片刻,她還是決定不理人,繞過他就要走。

厲霆深心口一緊,隱隱有點難受。

不過他察覺到不對勁,暫且壓下這些情緒,轉身給助理使了個眼色。

助理意會,立刻上前,擋住了蘇笙笙的去路。

“小姑娘,你這是要去哪兒呀?”他問。

蘇笙笙不滿,皺著小眉頭說,“麻煩你讓開!”

見狀,厲霆深眸色微沉,吩咐助理道,“讓酒店前台,通知她的家屬。”

助理立即照辦。

熟料,酒店前台打通電話後,對方卻是隔壁的那個阿姨。

聽聞蘇笙笙就在樓下大堂,那個阿姨連忙火急火燎地下了樓。

“哎呦,小姑娘,你怎麼自己跑下來了?你哥哥可是叮囑過的,讓我看住了你,不允許你隨便亂跑的!快,跟我回去!要不然一會兒你哥哥回來,找不到你人,會著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