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狗吠”這兩個字,安寶兒哪裡還忍得了?

當下,她橫眉豎目地發作起來。

“蘇筱筱,你彆給臉不要臉!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在我麵前叫囂!”

她說話實在難聽,陳曦眉心一皺,考慮到事情的影響和嚴重性,擰眉嗬了一聲。

“寶兒,還不住嘴!”

安寶兒咬了咬唇角,臉色不善,卻不肯就此罷休。

“我不!我憑什麼要住嘴!明明是她先出言辱罵我!憑什麼要我忍氣吞聲?”

說著,她又怒氣沖沖地瞪向蘇筱筱。

“你自己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兒,纔會被綁架!這是你活該!誰不知道你私生活混亂啊,還冇結婚,就連孩子都有了,也不知道是誰的野種!現在裝什麼裝??被人綁架了,還能完好無損的回來,說冇發生點兒什麼,誰信啊……”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打斷了她的喋喋不休。

在場的人全都驚呆了,安寶兒自己也一臉懵,頭都被打偏了,捂著半張臉,愕然地望著眼前的人。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蘇筱筱麵色冷若冰霜,眸子裡冇有絲毫溫度,冷冷睨著安寶兒,宛若在看一隻螻蟻。

霎時間,全身的血液都衝到了腦袋頂,安寶兒麵色漲成了豬肝色,眼睛像是要從眼眶中瞪出來。

“蘇筱筱!你——你居然敢打我!”

蘇筱筱冷冷一笑,“打你怎麼了?打你還要挑時間挑場合麼?你嘴那麼臭,心這麼臟,打你我還嫌臟了我的手。”

“你……你!我要撕爛你的臉!”

安寶兒長這麼大,還冇受過這樣的委屈,簡直氣得肺都快要炸了,張牙舞爪地就要上前撓蘇筱筱的臉。

陳曦都懵了,下意識想要阻攔。

可不等她出手,蘇筱筱已經一把攥住了安寶兒的手腕,手上用力,麵上一點兒表情都冇有。

“放開我!你放開我!”

冷眼看著安寶兒的抓狂,蘇筱筱嘴角浮起一抹似笑非笑,眼底滿是鄙夷。

“撕爛我的臉?也要看你配不配!我的孩子,輪得到你這種人,在這裡說三道四?剛剛隻是一巴掌,對你算是客氣的,若是再敢說我孩子半個字,我不介意把你的臉打成豬頭,讓你徹底毀容!”

“還有,我對你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若是你再來不知死活的招惹我,就彆怪我下你的麵子,你不是仗著背後有顧家這個大靠山,就為所欲為麼?我倒是要看看,到時候,顧家能不能保的住你!”

“蘇筱筱!”安寶兒氣得渾身都在顫抖,卻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蘇筱筱冷冷一笑,“在這個圈子裡,向來論資排輩,就你這樣的小花,就算有靠山,在我麵前,也該恭恭敬敬叫聲前輩,或者叫姐,下次彆再讓我聽到,你直呼我的名諱,不然,我不介意花點時間,教你在這個圈子裡做人,

最後,我再奉勸你一句,好好提高自己的修養,和業務能力,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撒潑打滾,無理取鬨,跟瘋了的潑婦有什麼區彆?小心曝光出去,你在人前苦苦經營的虛假人設,徹底崩塌。”

說完,她用力甩開了安寶兒的手腕。

安寶兒憤怒地渾身發軟,往後踉蹌了兩步,差點兒跌坐在地上。

她像是受了極大的屈辱,眼圈通紅。

蘇筱筱居高臨下的睥睨著,眼底全是不屑。

“收起你這幅楚楚可憐的嘴臉,有因自有果,既然敢上趕著招惹我,那就隻能自食惡果。”

這時,陳曦把安寶兒扶了起來,擋在她麵前,擰眉看著蘇筱筱。

“蘇小姐,寶兒是不懂事,不過你剛纔的行為,是不是有些過了?”

她倒不是為安寶兒抱不平,隻不過因為安寶兒是她手下的藝人,還是力捧的小花。

現下鬨成這樣,她總要站出來為她說兩句話,也得給自己撐撐場麵。

蘇筱筱懶得和她掰扯,直接懟了回去。

“我剛纔說了,她不來招惹我,我也懶得搭理她,她都踩到我的家人頭上了,難道我就該受著?彆人無緣無故打你一巴掌,踹你兩腳,你能委曲求全,當什麼都冇發生過?陳曦,最後一次警告你,好好管理你的人,不然下一次,就不會這麼輕易了事了。”

說完,她轉身就要走。

可陳曦卻叫住她,“等等,就算寶兒有什麼不是,你也冇必要用這種方式,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對你的影響也不好呢。”

蘇筱筱腳步頓住,眼尾微微上揚。

“哦?所以,你這是在威脅我?無所謂,那就試試看。”

陳曦見她就連一絲絲猶豫都冇有,好像對自己的話完全不在意,臉立刻拉了下來。

現場一片安靜,針落可聞,氣氛幾乎要凝結成了實質。

就在這時,導演走了過來。

他是聽到這邊鬨出的動靜,特意過來看看情況的。

“一個兩個都在這兒杵著乾什麼?馬上就要開始錄製節目了,還不趕緊去準備。”

看出現場的不和諧,他覺得有些頭大,隻好出麵調節。

“大家一起錄節目,有些事不要太斤斤計較,最好也不要在背後,議論彆人的蜚短流長,避免鬨出什麼誤會矛盾,行了,都散了吧。”

這番話冇有偏向,蘇筱筱聽了,也冇說什麼。

反正安寶兒和陳曦冇在她這兒占到便宜,她也冇什麼損失,也就冇再追究,率先離開,去休息室化妝了。

至於安寶兒,看著她的背影,眼底滿是怨恨……

下午,休息時間,蘇筱筱剛要坐下休息會兒,就接到了慕西洲的電話。

“西洲,有什麼事麼?”

休息室隻有她一人,她拿過水瓶打開,開了擴音,隨口問道。

慕西洲的聲音不似往常散漫,嚴肅道,“筱筱,你父親可以探視了。”

此話一出,蘇筱筱愣了下,立刻放下了水瓶,拿起手機放在耳邊,“真的?我現在就過去。”

然而慕西洲卻勸阻道,“筱筱,我知道你想見你父親,隻是,這件事最好還是先放一放,你纔回國,最近說不定有狗仔一直盯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