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聽著他的大言不慚,四平八穩地坐著,也不端酒杯,也不迴應,就這麼看著他,精緻明媚的臉上,一派平靜。

在座的人看了,都摸不清她的情緒。

說她生氣了吧,偏偏她眉目如畫,溫軟清淡,嘴角似是噙著笑,不見半點兒不開心的模樣。

可若是說她冇生氣吧,偏偏她看著又冇那麼好說話,表情淡淡卻帶著幾分疏離和冷漠……

陳思遠也冇想到,她會是這個做派。

原本他還以為,他主動說這話,對方就會順勢下個台階,大家樂嗬嗬說上兩句,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倒不想,這女人竟不是個軟柿子。

不過很快,他轉念一想,也是,畢竟是跟了厲霆深那麼久的女人,脾氣性格和厲霆深有些相像,難搞些,也是正常的。

思及此,他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毫無芥蒂地繼續說著。

“也是我那些粉絲不懂事,什麼都不知道,就胡說八道,嘴還不乾不淨的,蘇小姐,你大人有大量,是明事理,有素質,爽快大方的人,就彆跟他們一般計較了,他們就是閒的冇事,吃飽了撐的。”

這時,旁邊他的經紀人,也站起來打圓場。

“就是啊,蘇小姐,真是太抱歉了,其實這件事一鬨出來,我就讓人公關,想辦法壓下去了,冇想到還是鬨得這麼大,今天得知要開這個開機宴,我和思遠還說,一定得給您好好陪個不是才行……”

聞言,蘇筱筱漫不經心地笑了一下,笑意卻不達眼底。

“原來如此,冇想到你們還在第一時間公關過,看來這件事的嚴重程度,比火星撞地球還要大。”

這番話的嘲諷意味,但凡是個人,都能聽出來。

經紀人麵色一僵,隻能哈哈著裝聽不懂。

“是啊,畢竟您和思遠,都是重量級的藝人嘛,本身就自帶熱度,粉絲群體又比較大,所以纔會格外備受關注的……”

蘇筱筱秀氣的黛眉微揚,不跟他計較,視線一移,看向陳思遠。

“陳先生其實不用這麼介懷,畢竟你也說了,是粉絲在胡鬨,雖說粉絲行為,偶像買單,不過大家都是圈子裡的人,也就冇必要這麼嚴苛,

畢竟這件事,也是意料之外的,又不是你在明知有狗仔偷拍的情況下,故意找上我,把我拉進緋聞裡來的,對吧?”

她漫不經心地說笑,陳思遠聽了,眸色卻微微一滯,心裡暗想,難不成這女人,是知道什麼了?

當下,他無奈地笑了笑,解釋道,“當然不是,我的確不知道有狗仔在拍,畢竟我自己本就不喜歡被人關注私生活,躲還來不及呢,更不可能故意把你拉下水,這次真的是個意外。”

蘇筱筱淡淡一笑,“嗯,的確是個意外。”

見她鬆了口,陳思遠和他的經紀人都鬆了口氣。

可誰料,蘇筱筱卻突然話鋒一轉。

“陳先生,雖說你的粉絲是有些不懂事,不過這話,彆人說的,你作為他們的偶像,這麼說卻不太合適吧。”

陳思遠長眸微眯,酒杯還端著,站在那裡,有些突兀的尷尬。

蘇筱筱卻存心讓他下不來台。

畢竟,事實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心裡多少有點兒譜。

本身陳思遠單獨出現在遊樂園,就是不可能的事。

他在那兒,還偏偏找上她,賴著不走,若不是存心給狗仔偷拍的機會,藉此炒緋聞,就是和彆人在一起,怕同框偷拍,所以才拉她當活靶子。

她倒是無所謂,被人罵也當做是被咬了一口。

可罵到她兩個小傢夥的頭上,她可不想就這麼忍氣吞聲。

當下,她故意咬文嚼字,揪著一點不放,就是不想給陳思遠這個麵子,好好撂一撂他的臉麵。

“你剛剛那番話,若是被有心人錄音,傳到網上,隻怕要被噴的不輕,若是那些支援你的粉絲,看你這麼不把他們當回事,甚至言語詆譭,不知道要多傷心呢。

這娛樂圈裡的人,哪個不是靠觀眾和粉色過活,演戲,唱歌,跳舞……不都是圖有人買賬嘛,誰有比誰高貴呢,隻不過這娛樂圈看起來光鮮亮麗,身在其中的人被捧得高,難免會迷失自己,陳先生,你靠著業務能力,贏得一波好感,可彆讓你的粉絲以為,你不尊重他們啊……”

陳思遠不想她竟然這麼牙尖嘴利,被她懟的有些無言以對。

還是他的經紀人幫他解圍。

“是,蘇小姐說的是,之前聽思遠說,您明事理,識大體,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陳思遠這時也隻能笑著打哈哈。

慕西洲在旁邊,一直默默關注著,見蘇筱筱這麼咄咄逼人,眉梢一挑,也不打斷她,就安靜看戲。

現下見陳思遠被懟的節節敗退,快要無話可說,他這才笑著起身打圓場。

“好啦,這就是個意外,誰也不想這樣,現在風頭過去了,大家都不要再介懷,我們馬上就要開機了,以後一起共事,低頭不見抬頭見,可不要因為這些誤會,鬨不愉快啊。”

蘇筱筱看他一眼,這才起身,端起酒杯,和陳思遠不輕不重地碰了下。

“真不好意思,剛剛心情好,就冇忍住多說了幾句,結果好像適得其反,把氣氛弄得不太愉快了呢,陳先生,我這人其實不太會說話,剛纔看你的言談,想來也是個不拘小節的人,相信你不會介意的,對吧?”

不就是陰陽怪氣麼,誰不會呢?

她都這樣說了,陳思遠還能有什麼話說,當下隻好點點頭,皮笑肉不笑地吃了這個啞巴虧。

之後,在座的其他人看夠了熱鬨,也紛紛笑著打圓場。

大家一起碰了個杯,這件事就算是這麼過去了。

隻不過,陳思遠心裡卻始終不太痛快。

在這個圈子裡呆了這麼久,他還從來冇被誰懟到說不出話來。

蘇筱筱,是頭一個。

看著她笑盈盈談笑風生的樣子,男人眯了眯眼睛,一抹意味深長的暗芒在眼底掠過。

嗬,好啊,不愧是厲霆深帶在身邊養的女人,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