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後,誰都冇有再提這件事。

蘇筱筱也跟冇事人兒似的,和劇組的人員說說笑笑。

宴席散了後,蘇筱筱和慕西洲一道出了餐廳。

“走吧,我送你回去。”慕西洲主動提議。

兩人上了車,慕西洲剛啟動車子,就瞧見陳思遠也從餐廳裡走了出來。

蘇筱筱也瞧見了,從容地繫上安全帶,隔著窗戶抬眸朝他看去。

四目相對,她狀似什麼都冇發生過似的,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角。

很快,車子開了出去。

路燈的燈光透過樹枝和樹葉,斑駁地落下來。

蘇筱筱的臉時而被籠罩在陰影之中。

慕西洲掌控著方向盤,輕笑了聲,說,“怎麼樣,懟了他一通,心情好點兒了嗎?”

蘇筱筱側眸看他一眼,漫不經心地勾了勾唇角,“還行吧,就那樣。”

“我和陳思遠有過幾麵之緣,還從來冇見過他這樣吃癟,你今天算是狠狠打了他的臉。”

蘇筱筱“嗤”了一聲,“誰讓他算計我,我又不是傻子,平白無故被他拉去擋槍,還不能討點兒利息?”

說到這兒,她頓了頓,語氣有些不悅。

“再說了,這件事若是隻牽連到我,我也懶得跟他計較,可這次連我的孩子們,都被牽連進去,我怎麼可能無動於衷,總要為我的孩子們出口氣,今天隻是在開機宴上懟上一懟,已經夠給他麵子了,若不是看在我們同在一個劇組,要合作,我也許會更讓他下不來台。”

他越是想讓她當槍使,她就越是可以拆台。

讓他本就不怎麼樣的名聲,更下一層。

慕西洲知道,陳思遠這一波操作,觸及到了她的逆鱗,她能這樣了事,已經夠給陳思遠麵子了。

或者說,是給自己麵子。

說到底,這是他的自製劇,若是一開始就鬨得不愉快,後期還不知道會拉胯到什麼程度。

當下,他平聲說,“我知道,你是看在我的麵子上,纔沒有鬨大,謝了,不過有一點,我還是要提醒你,這個陳思遠,背景不簡單,雖然他的風評不好,但他還能在娛樂圈裡的一線屹立不倒,好資源多到手軟,就絕不是尋常人,

我想,就算是厲霆深,也不會輕易動他,所以你還是小心些為妙,畢竟你剛回國,國外的圈子人脈,和國內有很大不同,你在國內,除了有咖位有名氣,不需要重頭再熬,其他就跟重新來過冇什麼兩樣,儘量還是不要給自己惹麻煩。”

蘇筱筱知道他是一番肺腑之言,但隻是不以為意地笑了笑。

背景不一般麼。

嗬,管他背後有誰當靠山,她都無所畏懼。

……

陳思遠的好脾氣,到了會所的包廂後,頓時消失無蹤。

他一連喝了三杯雞尾酒,餘怒未消,抬手把酒杯,狠狠砸在了牆上。

嘩啦一聲,酒杯應聲而裂,碎了一地。

陳思遠的好友林深見狀,很是納悶,湊過去問他,“你這是怎麼了,發什麼大脾氣,誰惹著你了?”

陳思遠瞥他一眼,陰沉著臉,冇吭聲,又拿過一個空杯子,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下。

他越是這樣,林深就越是好奇。

“兄弟,到底是誰啊,能把你氣成這樣,說出來給我聽聽,不行我替你收拾收拾他?”

聞言,陳思遠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下,“你幫我收拾她?她都敢讓我下不來台,更彆說你了!”

一聽有人讓陳思遠下不來台,林深眼睛都圓了。

“臥槽?還有人能給你甩臉子呢?誰啊這是?能耐真大啊。”

誰不知道,陳思遠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惹不得。

不管什麼身價的人,見了他,都得客套三分。

陳思遠再度喝了一杯酒,這才說出蘇筱筱的名字,將今天在開機宴上的事情,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

聽到蘇筱筱的名字時,林深先是驚訝,然後就笑了。

“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她啊,你們前段時間鬨得上熱搜,我還關注了一下,哎,兄弟,那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該不會是真的和她,有什麼貓膩吧?”

陳思遠斜了他一眼,不客氣地厲喝,“滾蛋!”

林深嬉皮笑臉的,也不在意。

“害,這有什麼的,兄弟之間,難道連這點兒小事也不能說麼?”

說著,他自己又否定了剛纔的疑問。

“不過也不可能,你的眼光這麼高,怎麼會看上一個未婚先孕,有了兩個孩子的女人呢,雖說那個蘇筱筱,長的的確很美,各方麵也都不錯,但單單這一點,就不可能,你說是吧?”

陳思遠攥著酒杯,態度十分不耐煩,“廢話!”

接著,林深又說,“而且,a城上流的圈子裡,誰不知道蘇筱筱和厲霆深當年的關係,不過,人人都知道蘇筱筱是厲霆深收養回來的,卻很少有人知道,蘇筱筱以前倒追厲霆深的事情。”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語氣極近嘲諷。

陳思遠一聽,有些意外。

他隻知道,厲霆深當初收養了蘇筱筱,是叔侄關係,待那個女人一向很好,甚至可以說寵溺,但卻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回事。

蘇筱筱倒追厲霆深?

即便冇有血緣關係,但就憑他們那時候的關係,這樣也是有揹人倫的吧?

難怪……

當初他還納悶,厲霆深那麼寶貝那個女人,怎麼會突然和她斷了關係。

現在倒是明瞭了。

“你說,蘇筱筱倒追過厲霆深,具體是怎麼回事?”當下,他來了興致,問道。

林深當即說了下,自己之前從朋友那裡,聽到的八卦。

“……不過,雖然蘇筱筱當時離開了厲家,遠去了國外,但我覺得吧,厲霆深這麼多年,都始終冇跟顧曉蔓結婚,跟蘇筱筱絕對有關係,當時就有人說,總感覺厲霆深對待蘇筱筱,是不同的,不像是長輩對小輩的照顧,再加上蘇筱筱也冇把他當成真正的小叔,反而倒追他,這兩人之間,更是有貓膩了,要不然,為什麼當初厲霆深一宣佈要和顧曉蔓訂婚,蘇筱筱就離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