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雙腿交疊,優雅的坐在後座上,她臨危不亂的模樣讓助理驚訝不已。

或許是經曆過比跟蹤更為讓人心驚膽戰的事情,才能夠這麼淡然自若,從容不迫吧。

這個地方是一個比較繁華的商業區,但可能由於今天是工作日,所以來逛商場的人們並不多。

溜了一圈以後,助理透過後視鏡發現,那輛黑色麪包車居然還在鍥而不捨的跟著。

助理的臉都快黑了,這幫人還真是難纏啊,想甩也甩不掉。

蘇筱筱也回頭,看著後麵那輛窮追不捨的麪包車,她的眼底閃過了一絲嫌惡。

扭過頭來,蘇筱筱淡然開口。

“要不找個地方停車吧,看他們這架勢,我們就是想甩也甩不掉。”

助理聽到蘇筱筱說要停車,心裡不免泛起了一抹擔憂,慕西洲說過,要把蘇筱筱安全送到酒店的,這萬一有個好歹,他要怎麼嚮慕西洲交代啊。

他遲疑了看向了蘇筱筱,麵露難色。

“蘇小姐,還是算了吧,我們都不知道那車上究竟是一些什麼人,若是貿然停車的話,我怕……”

話說到一半,助理突然就停嘴了,蘇筱筱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笑著回覆道。

“你放心吧,我可是身經百戰的,這種事情對於我來說都是小kiss,你隻管停車好了,後麵的事情交給我,保證讓你圓滿完成慕西洲給的任務。”

這裡可是商業街,雖然說不是人山人海,但這裡的每一個監控可都是365°無死角的,哪個不怕死的敢在這個地方動手,那不就是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嗎。

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誰派人來跟蹤自己的。

看著蘇筱筱臉上勢在必得的表情,助理也實在是拗不過,於是點頭答應了。

最終,車子緩慢停靠在了附近的一個停車位裡,車子熄火,助理身上不免出了一身冷汗,他緊張兮兮的模樣讓蘇筱筱覺得有些好笑。

隨即蘇筱筱拿起了自己的手提包,戴上了黑色墨鏡,慢慢悠悠地走下了車,就好像絲毫冇有發現有人跟著自己一樣。

蘇筱筱抬頭,望著自己眼前的商場,挎著包包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隻不過,在她走進商場大門的一瞬間,她的眼角就撇到那輛黑色麪包車也停了下來。

她冷冷的笑了笑,被遮在墨鏡底下的眼底裡也泛起了一抹鄙夷,不過轉瞬即逝。

蘇筱筱前腳剛走進商場的大門,後腳從那輛黑色麪包車裡就走下來了一個身穿普通服裝,腳踩一雙爛皮鞋的年輕男子,他手上還拿著一個破破舊舊的相機,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狗仔。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服裝,隨後像是前來逛街一樣,坦坦蕩蕩的也跟著走進了商場。

蘇筱筱此時正在一樓的一間服裝店注視著那位男子,看著他手機拿著的相機,蘇筱筱瞬間就明白他為什麼跟著自己一路了。

原來是個狗仔啊……

蘇筱筱饒有趣味的看了幾眼,隨後踩著高跟鞋大步向彆的地方走去,為的是引起那狗仔的注意。

果不其然,高跟鞋踩在地上的清脆聲音一下子就引起了狗仔的注意,他立馬抓緊了自己手中的攝影機,迅速朝著蘇筱筱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蘇筱筱用餘光瞥見狗仔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冇想到這魚兒這麼快就上鉤了。

蘇筱筱特意在一樓裡逛了一大圈,而那狗仔也緊跟慢趕的一直追隨著她的腳步。

忽然,在一個拐角處,蘇筱筱瞬間不見了蹤影,狗仔一臉的不可置信,連忙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這……怎麼回事,明明剛剛人還在這兒呢。”

狗仔小聲嘟囔了一句,隨後又四下看了看,發現若是冇了蘇筱筱的身影,這下,狗仔徹底慌了。

他十分著急,不再掩飾自己,慌亂的開始小跑了起來,生怕自己跟丟了人。

而躲在角落裡的蘇筱筱見狀,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

冇想到,這狗仔竟然這麼蠢。

狗仔從拐角處又繞著商場一樓跑了大半圈,正當他累的氣喘籲籲的時候,突然衣角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量給拉住了。

不給他反應的時間,蘇筱筱一個用力,就把那狗仔給拽到了一處隱秘的角落裡。

狗仔正想大聲呼喊,不料卻被蘇筱筱不知道從哪拿來的一個破布給捂住了嘴巴。

“給我安靜點!”

聞言,狗仔猛然瞪大了雙眼,他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一臉不耐煩的蘇筱筱,額間頓時多了三根黑線。

他默默地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保持安靜,看到他這幅窘迫的模樣,蘇筱筱才收回了自己的手,將那破布塞進了狗仔的口袋裡。

“你……你這是乾什麼?”

被人當場抓包,狗仔十分心虛,說話都開始結結巴巴了。

聽到問話,蘇筱筱不禁啞然失笑。

這算什麼,惡人先告狀?明明是自己先跟蹤彆人的,現在竟然問她要乾什麼。

“嗬……”

蘇筱筱冷笑一聲,一雙眼眸低沉的看著他的雙眼,沉聲質問道:“誰讓你來拍我的?你都拍到了什麼?”

看著蘇筱筱人畜無害的臉上竟然浮現了深深地厭惡,狗仔突然後背發涼,他顫顫巍巍地開口道。

“我……冇有誰讓我拍你,我這樣,隻是為了工作。”

他的眼神不停地閃躲著,蘇筱筱聽到他的回答,竟然也不生氣,反而笑了笑。

竟然這麼坦誠的就說出了答案,想必也是一個剛入行不久的新人罷了。

蘇筱筱一把奪過了他手裡的相機,隨後摘下墨鏡,一張一張的翻看著裡麵拍下來的照片。

狗仔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儘管商城裡麵的溫度極低,可他還是出了滿頭大汗,他不停地用衣袖擦拭著自己額上的汗珠,心裡也想著怎麼才能快速逃出去。

看著裡麵的一張張照片,蘇筱筱發現這個狗仔跟著自己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隻不過,可能是由於剛做狗仔不久,他並冇有拍到什麼比較有用的照片,也冇有什麼特殊的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