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筱筱不停地把玩著手裡麵的相機,眼神卻時不時地瞥向站在一旁伺機逃跑的狗仔。

看著他大汗淋漓的模樣以及那飄忽不定的小眼神,蘇筱筱突然上前一步,用手指狠狠地勾起了麵前男孩的下巴,逼著他不得不直視著自己的眼睛。

男孩瞬間被這一動作給嚇到了,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冇想到,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一個女子,手上竟然有這樣的力氣。

蘇筱筱收起了臉上的笑容,渾身氣場逼人,光是站在那就給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

“說,到底是誰派你來的?”

其實從一開始蘇筱筱就冇有相信過男孩說的話,因為如果他真的隻是一個新來的狗仔的話,又何必逮著她一個人不放,兜兜轉轉繞了這麼大的圈子,竟然還這麼的窮追不捨。

“我……我不是說了嗎,我真的隻是單純為了工作,冇有誰派我來,真的……”

蘇筱筱半眯著雙眼,顯然是還不相信他說的話,於是乎,她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些。

她冷笑一聲,“嗬,還是不肯說實話是嗎?你說你背後的人到底是誰呀,他給了你什麼好處,才讓你這麼死纏爛打的追著我不放?”

“你可彆怪我冇提醒你,以我如今的身份和地位,彆說是一個小小的狗仔了,就算是像顧家那樣的高門貴族,我也是不屑看他們一眼的。”

“你說,你好不容易得來的這一份工作,要是被我一句話給弄冇了,會怎麼樣啊?”

……

蘇筱筱一連串的話語讓麵前的狗仔驚慌失措了起來,冇錯,這份工作確實是他好不容易纔得來的,他家裡冇錢冇權又冇勢,要是知道蘇筱筱是這麼不好得罪的主,就是打斷他的腿,他也絕不會聽信那個人的話了。

看著男孩的反應,蘇筱筱嘴角微微勾起,很好,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怎麼樣?考慮好了嗎?要不要跟我說實話呢?”

蘇筱筱放下了勾著男孩下巴的手,臉上也浮起了一抹燦爛的微笑,不過這笑容落在狗仔的眼裡,卻是那麼的滲人。

他從小到大,一直安分守己,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先是被人當場抓包,又是被人威逼利誘,左是他的雇主,右是他這一輩子都招惹不起的人,如果不是為了生計,他真是這一輩子都不想得罪任何人。

狗仔微微垂眉,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在蘇筱筱注視的眼神下點了點頭。

“我說。”

“其實是一個我喜歡的小明星找到了我,她現在正在和陳思遠談戀愛,但是陳思遠考慮到自己的事業,一直不肯公開他們之間的情侶關係。”

“你還記得上次在遊樂園被狗仔偷拍的事情嗎?其實當時陳思遠是和她在一起,準備逛逛遊樂園的,冇成想,卻發現不遠處有一群狗仔,當時正好你領著兩個孩子也在遊樂園玩,陳思遠害怕他們兩個人會被拍到,於是將計就計,硬著頭皮和你們一同遊玩。”

聽到這裡,蘇筱筱心裡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原來那天,陳思遠是把自己當成他和他情人之間的擋箭牌了。

蘇筱筱冷笑一聲,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不出來喜怒。

“所以……你是那個小明星派來的?”

狗仔一愣,他冇想到,蘇筱筱竟然如此聰慧,他點了點頭,又繼續說道。

“因為她害怕陳思遠隻是嘴上說著利用你,心裡卻經不住你的誘惑,於是她找到了我,讓我跟蹤你,去拍一些你平時和男人來往的照片發給她。”

原來是這樣,偷拍自己平時和哪些男人有來往,然後她自己好在陳思遠的耳邊吹一吹枕邊風,杜絕陳思遠被誘惑的可能嗎?

蘇筱筱想著想著,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這女人,到底是對自己多冇自信呐,連自己的男人都要這麼算計,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

“那我問你,你拍我的照片是不是都在這裡了?”

蘇筱筱收回了臉上的笑容,抬起手搖了搖手裡的相機,眼神裡晦暗不明。

聽到她的質問,男孩連忙點了點頭,抬起袖子擦了擦自己額上的汗水。

“是,是的,隻有裡麵的這些,再冇有彆的了,求求你,放我走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偷拍你了,就算是有人借我一百個膽,我也再也不會來拍你。”

狗仔的聲音裡透著一股顫抖,明顯是真的被嚇到了,就連身體也忍不住的開始抖動了起來,就差給蘇筱筱下跪了。

瞧見男孩狼狽不堪的模樣,蘇筱筱也不打算繼續難為他,畢竟他隻是拿錢辦事的人,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毛小子,這次的事情,就算是給他一個教訓吧,希望能長點記性。

雖然這麼想著,但蘇筱筱對於狗仔的求饒不予理會,隻是又重新打開了相機,翻看起了裡麵的照片。

“你這拍照技術不行呀,看來回去得好好練練了。”

蘇筱筱一邊對狗仔說著話,一邊又在搗鼓著手裡的相機,原來裡麵有幾張照片拍攝的角度不太好,襯托的她有些黑乎乎的,並且還有些許的變形。

她熟練的刪除了幾張不好看的照片,隨後又粗略地從頭瀏覽了一遍,直到她覺著這些照片賞心悅目的時候,這纔將相機還給了傻愣在一旁的狗仔。

“行了,你走吧。”

蘇筱筱將額前的碎髮往耳後彆了彆,隨後從包包裡拿出墨鏡戴上,準備趕緊和助理彙合。

而當狗仔聽到蘇筱筱說的話以後,還有一些不可置信,他傻傻的站在原地,隨後吞嚥了幾口口水,顫顫巍巍的開了口。

“你……你是放過我了嗎?”

看著狗仔臉上略微有些震驚的表情,蘇筱筱也不跟他廢話,隻是點了點頭。

“那我……走了?”

男孩依然是不肯相信蘇筱筱會這麼輕易地就放過自己,於是他又再三確認,隻是他這麼一而再再而三的詢問,讓蘇筱筱瞬間覺得有些煩了。

“你煩不煩人呀?要是不想走的話,那我就報警了。”

一聽到“報警”兩個字,狗仔臉上立馬就出現了驚恐的表情,他不再有絲毫的遲疑,拿著自己的相機就灰溜溜地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