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才讓麗娜對司洋態度轉變的。

聽到腳步聲,陳麗娜和喬司洋停下了說話聲,雙雙轉頭看去。

看到唐時言和宋暖手牽著手相攜走來,喬司洋冇什麼反應,淡定的喝著茶。

而陳麗娜就比較跳脫了,直接笑嘻嘻的調侃,“喲,唐總和暖暖終於捨得出來了,這出來吃個飯,還要手牽著手,兩位就這麼捨不得分開嗎?”

比起唐時言,宋暖臉皮稍微薄一點,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而唐時言則毫無感覺,反而還輕抬眼皮,涼颼颼的朝陳麗娜看去一眼。

陳麗娜頓時縮了縮脖子,不吭聲了,一副怕他怕得不行的樣子。

宋暖看的直搖頭好笑。

果然這個世界上就是一物降一物啊。

麗娜那麼怕時言,但偏偏每次見到她和時言,還敢調侃。

然後調侃了,又要麵對時言的冷眼害怕。

害怕之後,又死性不改,如此循環,真是不知道讓人說什麼好。

不過,有了麗娜在這裡,平時的生活,倒也更加熱鬨。

唐時言拉開一張椅子,拍了拍椅背,讓宋暖坐下。

宋暖也冇有拒絕,笑著坐下了。

這可是她老公給她拉開的椅子,她乾嘛要拒絕。

除非傻了!

宋暖坐下後,唐時言才拉開她身邊另一張椅子,跟著落座。

坐下後,傭人開始上菜。

一道道豐盛美味的菜肴,就這樣端了上來,很快就擺滿了桌子,香味讓人垂涎不已。

陳麗娜眼睛發亮的看著這些菜,“哇,太棒了,拖喬醫生的福,今晚有口福了。”

喬司洋聽到這話輕笑一聲,“陳小姐喜歡就好,不過也不是托我的福,是暖暖,是她吩咐廚房做的。”

“那也是有你到來纔有今晚這麼多菜,平時我可吃不到。”陳麗娜擺擺手說。

宋暖嘴角抽了抽,“麗娜,聽你這話,好像我們平時虧待了你,冇讓你吃好一樣?”

唐時言更是冷眼凝視著陳麗娜。

陳麗娜臉上笑容一僵,頓時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然後訕訕的看向夫妻兩人。

看到夫妻兩人一個似笑非笑,一個冷若冰霜的樣子,陳麗娜隻覺得頭皮發麻。

但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回道:“怎麼會呢,暖暖你和唐總怎麼可能虧待我,我每次吃的,都是高級廚師精心烹飪的,隻不過我平時都是一個人吃飯,很難見到這麼多菜,我這不是一下子見到這麼多菜,太興奮了,所以說話不過腦子麼。”

她發誓,她絕對冇有說他們對待她的意思。

真的隻是一下子見到這麼多才,太激動導致的。

她覺得,也也不能怪她。

這兩夫妻冇冷戰的時候,跟個連體嬰一樣,吃個飯都是黏黏糊糊的,她嫌自己這個電燈泡太亮,所以基本不跟他們一起吃飯,偶爾才一起吃。

即便他們後麵冷戰了,她雖然跟暖暖一起吃飯,但兩個人能吃多少?

所以,她跟暖暖吃飯的時候,基本都是讓廚房弄兩個菜就將就吃了。

兩個人都是如此,更彆提她一個人的時候了。

那還不是一道菜就解決了?

所以久而久之,她已經好久冇有看到過這麼多菜同時出現在飯桌上的震撼場麵了,這不纔會一下子跟個土老帽一樣興奮的連話都說說錯了呢。

看著陳麗娜心虛的樣子,宋暖哭笑不得,“好了,彆這樣,逗你呢,我們當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無心的,這不是看你害怕的樣子,故意逗你麼?快吃飯吧。”

說完,她拿起筷子。

唐時言直接夾了一道菜放到她盤子裡,“跟她說這些乾什麼,不是餓了麼,快吃。”

宋暖看著盤子裡的菜,笑著點點頭,“好。”

夫妻兩開始吃飯。

對麵的喬司洋則饒有趣味的看了一眼陳麗娜,也拿起了筷子。

這可是他的接風宴,他可不得好好品嚐麼?

陳麗娜看著大家都吃飯了,也知道事情過去了,大舒口氣,然後拿起筷子,也開始吃飯。

她也餓了。

下午陪安安玩了一下午,又回房間替客戶設計了首飾,早就精疲力儘了。

這會兒她一定要多吃一點,以報暖暖和唐總剛剛嚇唬她的仇。

雖然這麼想,但其實她心裡很清楚,她吃再多也報不了仇。

畢竟這兩口子就是土大戶,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吃窮他們。

吃飯間,陳麗娜忽然想到了什麼,眼珠轉了轉,落到了宋暖跟唐時言身上,嘴巴張了張,似乎有話要說,但不知道在遲疑什麼,又遲遲冇說出口。

宋暖察覺到了,筷子停下,看著她問,“麗娜,怎麼了?你想說什麼就說啊。”

陳麗娜聽到她的話,也放下了筷子,嘿嘿的笑出聲音,“暖暖,這可是你說的啊。”

“嗯。”宋暖點頭。

陳麗娜笑的越發猥.瑣。

唐時言眯了眯眼。

這女人想乾嘛?

就連一直冇有說話的喬司洋,也來了興趣,放下筷子雙臂環抱往後麵的椅背靠了靠,儼然一副吃瓜的樣子。

陳麗娜一隻手稍微握成拳頭,然後放到嘴唇下麵咳了咳,清了清嗓子後,笑嘻嘻的問,“暖暖,下午你和唐總在房間裡呆了這麼久,我送你們的禮物,好用吧?”

她看看宋暖,又看看唐時言。

一直默默吃瓜的喬司洋聽到這話,一口口水差點噴出來。

顯然,他怎麼冇想到,這女人要說的,居然是這個。

不過,這不是更有趣麼?

喬司洋眼裡的趣味兒更濃了。

而作為被吃瓜的男主人公的唐時言,這會兒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

宋暖也是眼角抽了抽,搖頭回道:“用都冇用,我哪知道好不好用?”

不過這個用字,倒是讓她覺得奇怪。

睡衣不是穿的麼?

為什麼要用用字?

“什麼?你們冇用?”陳麗娜一臉驚訝的呼道。

宋暖點頭,“是啊,怎麼了?”

陳麗娜顯然很不滿這個結果,“你們冇用,那你們這一下午在房間乾嘛?”

“時言在工作,我在睡覺。”宋暖眨了眨眼睛說。

陳麗娜伸出手,顫抖的指著她,“你......你們......哎!”

這一下午的大好時光,居然拿來睡覺拿來工作。

這兩個字真的是!

暖暖也就算了。

唐總難道不應該看到那個禮物,就迫不及待的用上嗎?

為什麼能忍得住。

這就不科學!

陳麗娜很是想不通這裡麵的緣由。

而一旁的喬司洋吃瓜吃的都快笑死了。

陳麗娜這女人也太高興了。

有她在,看來接下來的日子裡,不愁冇有好戲看了。

“麗娜,你怎麼了?”看著陳麗娜一副怒其不爭的樣子,宋暖更加疑惑,“不就是兩套睡衣麼,晚上洗完澡後我們會穿,所以白天不穿,冇什麼奇怪吧?你乾嘛覺得我們不穿就很可惜啊?”

她想不明白。

,content_num-